关注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3,方能阅读全文。

我本来写好了,也安排了定时推送,但是上午一看,被打回了,于是临时改推送了一篇戴比尔斯与河南人关于钻石相爱相杀的文章。

经过删改,看看放到这里能否推送出去。

许家印这个事情,是地产问题,也不仅仅是地产问题。打个形象的比方,杭州前些年有过一段时间P2P不停地暴雷。

许家印现在的问题相当于他在地产的幌子里,做进去了很多类似于P2P的骚操作。

一件事,牵扯的人少,那是经济问题,牵扯的人多,那就是政治问题了。

我们就比如高频交易,如果你只是利用了一些技术与金融手段,使得机构产生了损失。

那这就是一个正常的法务问题。

就像咱们昨天说的,法律这个东西,你很难用对不对来定义,只能说官司你打赢了,就是对的,打不赢你要被处罚。

但是这个仅限于强者对强者的游戏。

就像你开车在路上,汽车撞汽车,这是一个法律问题,到底谁的责任,全责还是对方全责还是分摊责任,是有一套流程来梳理的。

我们考驾照的时候都学过,汽车与行人之间遵循的并不是汽车与汽车那套逻辑。

你的教练考官都培训过,明确告诉你汽车与行人摆在一起,汽车是强势方,因为人是肉做的,汽车是钢铁做的。

所以法律界定上,永远偏向行人,作为司机,你要主动躲着行人走,否则就是你的问题。

由此才引来了碰瓷儿的行业,以至于进而打开了行车记录仪的产业。

你想通这一点,就会清楚,如果做高频交易,搞得无数普通家庭破产,甚至要跳楼,那么问题的性质就变了。

即便在美国市场也不可能让你这么玩。

所以我说,人少,那是个经济问题,人多那就是政治问题。P2P这种东西,牵扯那么多人,那么多家庭的时候,就已经不是金融创新,而是非法集资了。

现在许家印面对的就是这个问题,你到底是金融创新,还是非法集资,需要进号子里,好好讲一讲。

我想,这位前首富,他自己多多少少也是有预感的。

所以他像日本战国时期那个著名的表里不一的真田昌幸一样,两头押宝。

自己的大儿子,生活朴素,作风低调,从来不介入到金融行业,就像昌幸的长子,目标是求稳,继承家业。

与此同时,许家印通过各种分红,明知企业亏损的前提下,依然分红,把很多钱,挪到了美国。

一个求稳,另一个就是求进,他的小儿子,十分高调豪奢,看着不像地产商,倒像P2P的作风。

因为主管金融,所以此时此刻,小儿子和老爹一起进去了。

除此之外,许家印还在美国尝试申请破产保护,为什么在美国呢?就是要保护他分红给自己的那部分财产。确保他在被清算破产后,提前转移分红的钱,还能留给大儿子。

这是什么意思呢?我打个形象的比方。

假如有一个渣男,背着老婆找了小三。

他把夫妻共同财产转移到小三的名下的同时,还以夫妻的名义申请了大笔负债,然后把现金再次转移到小三名下。

此时此刻提起离婚。要求原配分担债务,却不分享财产。

如果是一个家庭,那就是一场财产转移官司,如果这个渣男是针对几十万,上百万的原配,那就已经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了。

所以,要他们父子配合调查。

老胡今天上午有件事说的对,许家印受到法律的保护,他可以依法来伸张自己的权限。

这句话我认同,但是我要补充下半句。

这个问题的复杂性我讲的很清楚了,的确,这个世界充满着漏洞,有人钻空子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涉及如此庞大的群体,我们同样要拿起法律的武器,依法来保护多数人的权益。

这是一场法律框架内的较量,许家印,到底有没有问题,我们静待调查结果。
关注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3,方能阅读全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