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了mRNA疫苗技术的两位“功臣”,卡塔林·卡里科和德鲁·维斯曼。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张文宏教授在10月4日发表于“华山感染”公众号上的文章中点评mRNA疫苗技术获得诺贝尔奖时称,“mRNA疫苗技术的落地,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又一次“盗火”,预示可能会带来生物医药领域的巨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张文宏称,人类识别外来病原体的核酸并诱导强烈的炎症反应,通过炎症反应消除病原体,这是人类进化中形成的保护机制,是人类在自然界生存数百万年的免疫力密码。

“mRNA疫苗技术的落地正是绕过了人类数百万年形成的核酸识别与炎症反应,让mRNA疫苗实现在体内靶向分子的表达。”张文宏写道,“这一技术落地是人类科学的又一次底层技术突破,会带来我们难以预计的生物医药领域巨变。”

张文宏称,与历史上的减毒活疫苗、灭活疫苗,以及重组蛋白疫苗不同,mRNA属于核酸疫苗,在新冠疫情中首次用于人类对抗疾病,系通过直接注射mRNA在体内表达特异性蛋白来保持持续的免疫应答,建立很强的免疫力。

“由于在疫苗的制造工艺上不需要再进行蛋白的表达和纯化,只要合成基因就可以了,对疫苗的制造工艺而言是一次极大的技术突破,用于应对新冠这样的突发传染病,优势非常明显。”张文宏评论道。

他认为,更重要的是这类技术的临床应用从此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通过mRNA 技术用于疫苗的研发和应用,以及应对大流行的成功,标志着人类掌握了直接输注核酸在体内表达所需要的疫苗成分或者其他疾病治疗所需要的蛋白组分,对于肿瘤性疾病、遗传性疾病、免疫性疾病,将带来极大的前景。”张文宏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