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世纪90年代起,酒就已经融入了曼哈顿人的血液当中,而努力实现财务自由的华尔街人,难免会借酒消愁,对酒当歌,问人生几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每周90小时残酷的商海论战后,华尔街不可避免地沉沦在了酒精中。这些位于世界之巅的顶尖大脑们,似乎对酒精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渴望。从19世纪60年代“美国鸡尾酒之父”杰瑞汤玛斯在下曼哈顿开启第一家沙龙酒吧开始,酒就已经彻底征服了华尔街。

而时至今日,曼哈顿却早已不是《华尔街之狼》和《美国精神病人》中演绎的鸡尾酒和烈酒的天下了。啤酒占领了布鲁克林,伏特加占领了皇后区,属于曼哈顿的,则是葡萄酒。在过去的25年间,华尔街的酒文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1976年的“巴黎审判”后,葡萄酒便重新走进了美国人的视线,80年代加州的葡萄酒浪潮更是瞬间席卷了美洲大陆,使餐酒以年均39%的速度疯狂增长。至于那些与华尔街息息相关的超高端名庄酒,从1991年至1999年仅仅不足十年的时间内,12支木箱装的销售额便从240万美元增长至1010万美元,成为了华尔街上新贵阶层的象征。

“高端葡萄酒正以一种啤酒和烈酒从未有过的趋势崛起,且达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它表现出你生活的品质和一种审美,”从1983年便开始在纽约从事葡萄酒贸易的一个酒商如是说,“波尔多和加利福尼亚依旧占据着主流,这代表着90年代时华尔街精英们从烈酒中保留下来的口味:雄壮,饱满,奔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记忆中,葡萄酒是金融界社交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跨过欧亚大陆来到美洲,并建立起一座贯穿欧美的桥梁。这座桥梁上承载着的不仅仅是贸易,更是一种品饮的艺术和自然的馈赠,难怪会得到华尔街人的青睐。

“金融江湖中每一代都有英雄兴起,会是什么人?谁也不知道!”

如果说葡萄酒界也算是一个江湖,那么罗伯特帕克无疑是这个时代的一匹黑马,一瓶瓶葡萄酒在他的笔下便排出了先后。这位前巴尔信贷银行的法律顾问有着其他人无法比拟的优势,而其中一项能够深切影响到华尔街人的即是他那商界精英口味。“葡萄酒之父”罗伯特帕克在波尔多酒吧中的发家史相信大家已经耳熟能详,现如今他一手缔造的《葡萄酒倡导者》以及百分制帝国正运用着银行家们最熟悉的语言如试卷评分般地给出指导意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高于90分的买不到,低于90分的卖不掉。”在种口味已经改变了世界葡萄酒格局的时代下,似乎所有的酿酒师都不禁向利益低头,开始酿造一种银行家和科学家、投资家和企业家通吃的酒文化:高酒精,饱满,浮夸。

另一方面,市场也在面对评分之困,天平向无争议正在倾斜并倒向“葡萄酒皇帝”的一方。而这只是华尔街影响葡萄酒的一个缩影。

一位J.P.摩根的总裁表示,如果在餐桌上无法对一瓶酒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就极有可能被排除在整个讨论之外。“现在,我已经能同那些葡萄酒爱好者夸夸其谈上30分钟了。”他笑道,“这就是展现人格魅力赢得合同的时刻了。”

现在,华尔街的收藏家可能会有数千瓶的藏酒,这其中包括啸鹰、帕图斯、赛奎农等膜拜酒。在餐桌上把酒言欢已成为金融界聚会活动之一。毕竟好酒难得,让合伙人记住自己的方式莫不是以一瓶对方苦苦寻觅的绝世佳酿相赠为最佳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华尔街的酒文化同样潜移默化着曼哈顿甚至纽约城的餐饮界。葡萄酒吧?那是手中拮据的金融小开们的去处。一家拥有如字典般厚重酒单的餐厅,方能博得金融界大佬的青睐。

在《纽约时报》的餐厅评论中,取得最高评价的便是Veritas,一个事实上更接近于带有餐厅功能的酒窖。“Veritas可能是餐饮界的新出路,因为在这里,葡萄酒远比食物更重要。”餐厅评论家Ruth Reichl在他的餐厅指南上这样写道。酒单和侍酒师,正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受到重视。

然而不确定因素却始终存在着。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到世卫组织宣称新冠疫情结束,伴随着大量信贷机构的倒闭和创业公司的诞生,对葡萄酒的需求开始出现下降,整体结构也发生了改变。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如金砖国家崛起,也飞速推动着葡萄酒价格。在过去25年间,顶级葡萄酒价格增长了三倍有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3年,罗伯特帕克的退休似乎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不久之后,其他地区也会出现专注于本地的地区酒评家。但是由于口味的差异化,是否还会出现下一个如帕克般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评论家呢?我们不得而知。而华尔街的口味或许也会跟权柄一起交给下一个世代,就像葡萄酒取代烈酒那样。不过正如古龙说的,“不管最后酒醒会多么消沉颓废情绪低落,在喝酒的时候总是快乐的。”

酒精,始终流淌在华尔街人的血液里,流淌在哈德逊河中,成为金融人除资本外最重的东西,我把它称之为“酒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