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新四军夜袭日军据点,一战士摸进去,正准备动手,却不小心碰破水缸,响声惊动日军,顿时枪声大作,日军被打急了,放火阻止,不料风向一转,火反而烧向日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话说新四军的第一、二支队在茅山地区抗日仅半年时间,就陆续取得新丰、句容等一系列战役的胜利。同时,新四军在该地放手发动群众,开展统一战线工作,不断扩大武装力量。

新四军一系列动作使日军惊恐万分,他们随即调集大量日伪军驻扎茅山地区,设据点、封交通,进行“扫荡”,残酷执行“三光”政策。

而新四军则与其针锋相对,采取游击战术灵活打击日伪军。在此期间发生的延陵战斗,就是新四军一次最具代表性的战斗。

1939年2月,除夕前三天,新四军一支队二团团长收到司令员陈毅命令:一营迅速进入战斗状态,准备攻打延陵。

一营进入江南之初,就在延陵开展工作,但后来在日军的“扫荡”之下,一营不得不撤离延陵。自此,延陵沦陷,成为了日军的一个据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此前情报,日伪军在此地共驻扎有两个中队,其中日、伪军各一个中队,共计二百人左右。其战斗力分布情况较为集中,其中,在荣炳、珥陵、宝堰有一百人,在延陵有一百人。

延陵作为中心据点,一旦开战,荣炳、珥陵、宝堰三地日伪军能够迅速支援。

经过周密部署,二团团长与一营营长张铚秀决定在除夕之夜,趁日伪军放松警惕之时发起突袭,打他个措手不及、出其不意。

其中,一连和常备队作为主要力量进攻延陵,营部及预备队随其活动;二连、三连负责丹阳、珥陵,宝堰、荣炳的警戒工作。

准备妥当后,除夕下午一营自句容出发,绕道小路行军约七八十公里后于深夜十一时左右到达延陵附近,各连队、常备队、预备队按照此前部署到达战斗位置。

根据日伪军在延陵的位置,一连及预备队进行作战任务分配:

连长带领二排及常备队一个班负责攻打昌国寺日军;副连长带领一排及常备队负责攻打伪军碉堡,务必歼灭伪军中队;指导员带领三排堵住日伪军逃跑通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先说副连长攻打伪军碉堡的战斗,此碉堡是延陵的守门,共有三层,只有先打下它,才能顺利攻打昌国寺。

碉堡没有楼梯,全靠木梯爬上爬下,但现在已是深夜,木梯已被撤走。同时副连长发现,碉堡除了一个哨兵心不在焉的执勤外,并无其他警戒。

一排正在琢磨怎么上去时,这时一个喝多了的伪军站在碉堡二层往下撒尿,尿了一排某战士一脸,他怒气冲冲地对众人说道:“我来搭人梯,你们踩着我爬上去!”就这样,一排战士爬到了二层。

正在喝酒赌钱的伪军反应过来时,为时已晚,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的脑袋,伪军见状只得投降。

战士们正欲上三层时,一伪军放了一枪,随后被战士们制服。昌国寺日军打来电话问询情况,一战士急中生智说道:“太君,枪走火了,你们吃好喝好,这边没情况。”

糊弄完日军后,一排及常备队的战士们将碉堡中的伪军捆在最底层,留下几人看管,随后前往昌国寺支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根据侦查,昌国寺日军都住在厢房中。连长此刻已赶到昌国寺附近,收到碉堡被端消息后,他带领二排悄悄靠近日军伙房,打算从伙房打洞进入厢房,又命一小队战士爬上厢房顶。

进入伙房后,一小战士不小心打破了水缸,惊动了厢房中的日军,随即向我军发起猛攻。连长见此,命令厢房顶的战士们向日军猛烈射击。

日军见其腹背受敌,窘迫之下点燃院中稻草,企图阻止新四军进攻。连长根据风向,将火引至厢房,顿时厢房燃起熊熊烈火。

借此机会,我军向日军疯狂射击,击毙了大部分日军,有一部分侥幸逃脱至藏经楼等地。

连长一边命士兵搜索厢房,一边又迅速派兵追击残余日军。一日军躲在厢房床下,趁二排长不备,从后面抱住他的腰,两人扭打在一起,在战士们的帮助下,活捉了这个日本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后来,连长又整合力量向残余日军发起猛攻,但因缺少武器装备,进攻没有成功。战斗持续到了初一早晨五点半左右,一营长张铚秀下达撤退命令。

这次战斗共歼灭日伪军九十多人,活捉日军一人,缴获了不少枪支弹药,在战斗力量有限的情况下,重挫日伪军,取得阶段性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