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笔下的田园归隐生活让无数人为之向往。

在竞争激烈、处处“内卷”的现代社会有许多人更是喊着要“逃离北上广”,去追求诗和远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中就有些人想要模仿深山中的修道士,去过隐居一般的日子。

位于陕西的终南山,古时候便是许多厌倦世俗之人的隐居之所,是道教中人的修行之地。

如今是一个4A级景区,但现在的终南山内,还有一些真正的隐士,这也是世界范围内少有的。

然而,现代社会也滋生了一些虚假的隐居现象,商业的利爪也伸往终南山这片清净之地,他们打着修行名义的人在终南山上招摇撞骗,疯狂敛财,使得此地乌烟瘴气。

导致终南山不再像诗人笔下“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一般的净土模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1 隐居圣地

终南山是秦岭中间的一段,横跨蓝田县、长安区、鄠邑区、周至县等区域。

秦岭是中国南北方的分界线,这样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终南山拥有完整的山地生态系统以及生物多样性,动植物资源都丰富得很。

很多人去了终南山之后的感觉就是气候宜人、风景优美,大多数生态风貌都还比较原始,拥有众多秀峰、异石、幽谷、清流、古道等,素有“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起来,终南山是因为秦岭才有这样优越的自然环境,但是,终南山远远要比秦岭先出名。

我国最早的历史地理文献《尚书·禹贡》中就有提到终南山之名,《诗经》中一共收录305篇周代诗歌,其中多篇提及“终南”。

例如《小雅·节南山》中的“节彼南山,维石岩岩”,《国风·秦风·终南》则写道“终南何有?有条有梅”。

当然,终南山的人文历史,还要比它的风景名胜有名。众所周知,终南山是中国道教的发源地之一,现如今终南山楼观台的说经台,就是当年老子的讲经之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道教中的主流派系全真教也是在终南山创建的,其创始人王重阳弃官归隐,来到终南山中,并在里面挖凿墓穴,在墓穴中苦修两年,这个墓也被人称为“活死人墓”,如今在终南山还能参观得到。

此外,终南山也是佛教的第二发源地。中国的佛教有八个宗派,其中五个宗派的祖庭或中心寺院都在终南山中。因此,在终南山,我们也能遇到不少修行的和尚。

就是因为这样的人文历史,使得终南山自古以来就是隐士们的退守之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古代的隐士有好几种,有想退出朝野、不问红尘的士大夫和知识分子;有想把归隐当成做官捷径的人;有专心修行的道教中人和佛教中人;有不远万里从他国来的人……

历史上,在终南山隐居过的名人并不少见,相传,姜子牙入朝前便在终南山隐居,后辅佐周武王建功立业,成为一代名相。

“汉初三杰”的张良功成身退后“辟谷”于终南山南麓的紫柏山,终身不问世事。

唐朝诗人王维在终南山置别墅,在这里写诗作画礼佛,就这样度过了下半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康熙时期的关中名士李雪木为了逃避做官,隐居到了终南山主峰太白山一带,甚至在山中用槲叶写文题诗,最终汇成《槲叶集》。

现代社会,仍有不少人会到终南山隐居。人们归隐的原因可能各不相同,但终南山始终都是隐居的第一选择。

藏传佛教上师益喜宁宝堪布从2003年开始就在终南山上行持,他曾感慨过,终南山隐居修道的传统由来已久,当地的村民也都很尊敬到此修行的人,在山中盖一处茅棚,往往能得到村民们的支持,当地的林业部门也不会过度干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佛教律宗祖庭净业寺方丈本如法师则认为,终南山有多位得道高僧,自有一种“直通人心”的气场,正如高鹤年先生所说的:“名山修道,终南为冠。”

2013年,有一个名叫刘景崇的广东百万年薪老总想辞职隐居,他的老板耗资百万,在广东帽峰山替他盖了一个仿终南草堂的“草堂下院”,但刘景崇觉得帽峰山“气场不够”,最终辞职离婚,独自一人躲进了终南山。

刘景崇是否会在终南山一直隐居下去,谁也不知晓,但他这个辞职隐居的新闻,确实体现了终南山的魅力所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著名汉学家比尔·波特曾到终南山探访隐士,后来把自己在山中的所见所闻撰写成了著作《空谷幽兰》,一度引起了热烈的反响。

许多人更是因为《空谷幽兰》所描写的隐逸文化、隐士生活以及终南山美景,而萌生了去那里当隐士的想法。

当然,隐居者们毕竟不是神仙,也只是凡人,要远离世俗进入终南山,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上山之后,在山中要么就住简陋的茅棚,要么就住在山洞里,不管是哪种,都没有水、没有电,甚至没有一件像样的炊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隐士们往往会自己开垦一小块土地来种植蔬菜瓜果,靠此维持自己的生活,至于油盐、米面这些,则要靠周边村民的布施。

或者是山外亲朋好友、居士的供给,但由于交通不便,要拿到这些也十分困难,因此,懒惰的或者没有坚定意志的人,是无法在终南山里生活下去的。

终南山现代最有名的隐居者,大概是被称为“第一隐士”的但侯大师。

三十年间,他一直都待在终南山中修行,一日三餐便是清白菜。在这段时间里,但侯大师一直在做的事情便是读《道德经》,而每次在不同的状态、天气下读《道德经》,他都会有不同的参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虔诚的佛教徒王芝霞从43岁开始正式皈依佛门,在终南山上一待就是四十多年,年逾九十,仍继续着她艰苦地修行。

这些甘于清苦的修行者,或许是当代真正的得道高人。

02 房价上涨?隐居培训?

终南山上,有的是像但侯大师、王芝霞这样不问世事的隐居者,他们往往深居简出,不问世事。

有许多人看了《空谷幽兰》之后,纷纷到终南山去探访隐士,可一般都是“寻隐者不遇”。很多隐士在做自己事情的时候,是不想被外人打扰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隐居之风”却不知什么时候起,在当代社会中盛行了起来。2018年,终南山上的道士就有五万之多,但其中有许多都是招摇撞骗的假道士,以及另有所图的人。

假道士们看重了越来越多游客会到终南山去感受当地的修行之风,便早早在入口处等候,逢人便说“你我是有缘之人,我为你指点迷津”这类话术。

然后为其算命或是兜售道符,甚至建起了莫名其妙的道士观,骗游客们捐香火钱,美其名曰“捐得越多,神仙就越能保佑你”、“这是行善积德的好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初到终南山的游客还以为这些人真的是修行的道士,想着捐钱真的是在做善事,便心甘情愿把钱交给这些假道士。等到反应过来上当受骗时,假道士们已经溜之大吉。

被骗的多为老人,因为很多老人都信奉神佛,防范意识也不强,在假道士的蛊惑下,就让自己的养老金或是多年来攒下的积蓄,落到了别人的口袋中。

假道士们利用他人的信仰,在终南山上行招摇撞骗之事,久而久之,无非是在消耗人们的善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由于上终南山寻求清净的隐居者越来越多,山上房子的价格、租金竟也水涨船高起来。

山里的房子多是早已搬出去的人遗留在这里的,若是没人联系房子主人,这些破旧的房子早已都被人遗忘了,不想近几年到山上找房子隐居的人络绎不绝,房东们觉得有利可图,便趁机涨房租。

以前一年几百块的租金,现在涨到了一千多块,但前去打听的人还源源不断。

有一个房东,在终南山上边有座老房子,那是他祖父建的,已经十几年没人住了,要不是有人托村民问他,他还不敢相信这么破的房子都有人要租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稍微气派一点的房子,现在一年的租金都不止一千多块钱了,而房价的涨幅更是令人惊讶,在山上买个房子甚至要比山下城里的房子贵。

正因如此,许多人炒房都炒到了山里来,终南山现在不仅是热门的旅游景点,还是普通人住不起的昂贵“山区房”地段。

另一些和炒房者“相伴相生”的人,则是到终南山开民宿的商人,毕竟到终南山的有钱人也不少,有些人并不愿意住简陋的房子、体验清苦的修行生活。

于是,民宿的店主们便会大肆宣传他们的民宿,吸引人们到民宿居住,而有些民宿明明也普普通通,价格却高昂得可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终南山的另一个商机,便是隐居的产业化。

有一些人竟然在终南山进行所谓“隐居培训”,把隐居生活渲染得十分危险,向一些有意前去隐居的人推销一套套课程,其中包括如何盖房、如何种地、如何防范蚁虫蛇兽等。

先不说这些课程有多少用处,反正单单费用就高得离谱。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会去购买这些课程。

此外,隐居圣地终南山还养活了一大批只图商业利益的网红,他们企图在这个地方实现现代社会的“终南捷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些网红并不是真正的隐居者,只不过是假装在山上隐居,拍摄一些“隐居生活”的片段放到网上,以此博取眼球,赚取流量。镜头之外,他们仍过着现代社会的生活。

03 隐居不等于逃避

上万人在终南山“隐居”,大部分却不是真的想远离世俗,而是不断攫取终南山的商业利益。

大量游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但却留下了一堆垃圾,破坏了终南山的环境。

假道士横行,破坏的则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还消耗了真道士的名声。这些现象不免让人痛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终南山当地的居民,往往过着淳朴自然的生活,他们对当地的历史文化也抱着一种尊敬的态度。

在他们眼中,终南山是一片圣地,那些利欲熏心的人,是在玷污这片难得的净土,曾有人忧心忡忡地说道:“这里都快被他们给毁了。”但对于这些人,居民们也只是愤怒而无奈。

有人便向相关部门举报终南山的种种乱象,相关部门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到终南山隐居的道士需要进行登记,驱赶没有营业执照的小商贩,处理一些违法乱建行为等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都收效甚微,而终南山上还有很多真正的隐士,自然也不能“一刀切”。

当地的管理处试图以涨租金的方式,来驱赶一些别有用心之人,但是,这个措施让清修的真道士们苦不堪言,他们本来就没有多少钱,到终南山上无非是想进行纯粹的修行,高额的租金却让他们不得不下山去,到别处寻找清静之地。

不能逼走利欲熏心的人,反倒逼走了真正的隐士,这也让相关部门头痛不已。

实际上,终南山的热门隐居现象,是值得我们深思的,是车水马龙的现代都市容不下人了吗?是竞争激烈到有些人已经活不下去,想要隐居避世了吗?是越来越多的人看破红尘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不少想到终南山隐居的人,只不过是内心迷茫,暂时找不到生活的方向,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于是才跟风隐居,想到一片清净的地方逃避生活。

这些人,不乏几年间干过好几份工作,却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也有在大学和周围人格格不入,于是愤然退学,躲进深山的。

他们以为自己到终南山就能有真正的修行,就能在田园生活中找到人生意义。

事实是习惯了现代都市生活的他们,根本不善于用土地养活自己,也受不了山上清苦的生活,在深山里生病了也找不到医生、找不到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谓人生意义,在于自己的内心深处,根本不在终南山上,他们躲进终南山仍旧迷茫,于是在不久后便又下山去面对一地鸡毛的现实。

当然,也有一些隐居时间久了、失去生活勇气的人,在山上生了病也不肯下山,就那样死在简陋的房子里。

对人生感到疲倦时,找个地方逃避一下无可厚非,但我们终究要重新面对现实,正视人生的方向。

隐居从来就不是逃避那些在终南山修行的隐士,大多热爱生活,心中也自有他们的信仰和理想,只是这种信仰和常人不同而已。

修行者中不乏藏书万卷、学问深厚的人,他们不过是到一个清净的地方去好好进行自己的学术研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正如终南山内的智者所说:“你无论走了多少地方,看到多少东西,你要始终保持你内心纯净的种子不被污染。”

所谓“大隐隐于市”,大概也是这么个道理。不管身处深山,还是身处闹市,保持内心的明净,才是真正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