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伯在外面做生意,赚了不少钱,前两年回老家,花100多万修了一栋两层高的小别墅,准备给自己养老,结果待了几个月,二伯就回城里了,那房子到现在一直空着。那时家里穷,孩子又多,没钱读书,二伯十几岁的时候,就出门打工了,去厂里应聘,人家看他身高矮,加上年龄又小,就不敢用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二伯没办法,只好去饭店当服务员,每月能挣几百块钱,干了好几年。后面,有个亲戚在北方开饭店,二伯就跟着去了,学会了炒菜,当了几年的厨师。二伯会为人处世,还有经商的头脑,他心里明白,给别人打工,一辈子都发不了财,要想挣大钱,只有自己当老板。二伯有了经验后,就自己开饭店,通过十几年的摸爬滚打,生意越做越大,开了六家连锁饭店,早已实现财富自由。有了钱后,二伯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开豪车,住别墅,在城里房子都买了几套。

二伯当上大老板后,工作繁忙,很少有时间再回老家了,就算回来,待几天就要回城里,每次二伯走的时候,总是依依不舍。主要是二伯十几岁就离开老家,对老家有一种特殊的情怀,脑海里无数次憧憬着老家的田园生活。二伯还时常跟我们念叨他小时候的事,和几个小伙伴一起放牛、割草,夏天的时候,还去河边捉泥鳅,很怀念儿时的生活。二伯说等自己快要退休的时候,就回老家盖一栋房子,给自己养老用,老家山清水秀,民风淳朴,住着就舒服。

前两年,二伯退休了,把饭店交给了表哥打理,和伯母一起高高兴兴回了老家,准备盖房子,可想象总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当初爷爷去世后,留下的老房子就归大伯和二伯了,老房子已经几十年,破烂不堪,面积就一百多平,还加一个小院,平常没人住,偶尔二伯会回去住。大伯成家后,自己在村里修了一栋房子,这几年,还在城里买了房,家里条件不算差。二伯想把老房子拆了,在原来的地基上盖房子,但得经过大伯的同意,毕竟这老房子也有大伯的份。二伯就提着礼品去了大伯家,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想让大伯点头同意,只要大伯同意,钱的事就好商量。

大伯听了,和大伯母商量了一下,就点头同意了,但前提要二伯补偿他十万块钱,这明显就是坑人,他知道二伯有钱,就坐地起价,要知道在我们这个偏僻的农村,别说十万,就是一万块钱,也没人要。二伯也觉得贵了,让大伯少一点,结果大伯一分不少,态度还很强硬,二伯为了盖房子,圆自己的田园梦,还是答应了,给了大伯十万块钱,这才可以在老家盖房。二伯盖房子前前后后花了四个多月时间,终于完工了,一栋两层的小别墅,看着就气派,里面装修也不错,总共花了50多万。

没过几个月,二伯就搬进新房住了,搬家那天,还请了很多亲戚朋友,办了几桌酒席,很热闹。二伯刚搬进去没多久,让人头痛的事就来了,隔三差五就有亲戚来借钱,二伯的堂弟几年都没联系了,突然跑到二伯家来,见自己的堂弟来了,二伯也很热情,端茶倒水的。两人寒暄几句后,二伯的堂弟就开始说正事:“你也知道,我儿子年底准备结婚了,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结果女方要12万彩礼,我们刚买房没多久,实在拿不出钱了,所以就来找你周转一下”。

二伯听了,就明白堂弟是来借钱的,而且是借钱娶儿媳妇,如果不借的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何况堂弟还是第一次来开这个口,二伯也不好意思拒绝。二伯想了想就问道:“堂弟,你准备借多少”?二伯的堂弟说道:“不多,十万块就行,等我挣了钱就还你”。二伯听了,只好借给了他。二伯刚借钱没多久,二伯的表哥又带着两瓶酒来到二伯家,二伯做了一桌饭菜招待他,几杯酒下肚后,他就开门见山地对二伯说:“老弟,你可要帮帮我,这几年生意不好做,我亏了一点钱,现在你表嫂又生病,要花不少钱,家里实在拿不出来了,想找你借5万块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着说着表哥就哭了起来,二伯看到了,只好安慰他。其实二伯心里也很为难,如果借的话,这笔钱就很难再要回来了,如果不借的话,表嫂就没钱看病,总不能见死不救。最后二伯不忍心拒绝,还是借了。谁知道,后面来借钱的亲戚越来越多,有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也跑来借钱,说是二伯的远房亲戚,结果连二伯自己都不认识,也没听说过。二伯没有借,那些亲戚就在背后说二伯抠搜,有钱了就了不起,反正各种难听的话,二伯听了气得不行,差点高血压都犯了。

二伯刚开始回老家生活,还觉得新鲜,在院子里种点花花草草,还有蔬菜。当生活一段时间后,才发现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村里大多数年轻人都去了城里,偶尔才回来,村里就剩一些老人和小孩,再也没有往日的热闹场景,邻里之间都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平常走在村里,连说话的人都没两个,太清静了,没有一点乐趣,小时候的玩伴也都搬到城里去了。晚上很早各家各户就大门紧闭,不像城里灯火通明,只有待在家里玩手机。

老家交通也不怎么方便,离镇上二十几公里,平常买菜得要一两个小时,离县城四十多公里,去一趟都不容易,不像在城里方便,随时都可以逛街。后来,因为一件事,让二叔狠心地搬回了城里。有次,二伯和二伯妈去山上看到蘑菇了,高兴得不得了,就采了一些回去,晚上用肉炒着吃,可能是没炒熟的原因,到了半夜的时候,两人上吐下泻,一直往厕所跑,特别是二伯最严重,肚子痛得不得了,人都快休克了。

二伯妈不怎么严重,连忙给村里的司机打电话,让他帮忙送到镇上医院去,给50块钱车费,人家压根就不去,说大半夜的要睡觉。二伯妈没办法,只好给我打电话,我当时在镇上,就答应了,只好开车去老家接二伯他们。我到了二伯家,二伯痛得躺在床上,额头汗水直流,我赶紧扶二伯起来,送他去医院,一路上我开得比较快,生怕二伯出问题。好不容易到了镇上医院,大半夜的,科室就两个医生在值班,医生给二伯打了一针止痛药,还输了液,总算没那么痛了,但还是拉肚子。

二伯不放心,又去县城的医院,检查出得了急性肠胃炎,医生给开了一些药,二伯吃了才总算好些了。经历这件事后,二伯就怕了,主要二伯有高血压,他怕哪天自己高血压犯了,那就麻烦了,如果在城里还不用担心,十几分钟就能到医院,医疗也可以。而在老家,交通不方便,看病也不方便,去一趟县城就得一个小时,医疗就别说了,只能看一些小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二伯在老家待了几个月,就开始后悔了,觉得老家的生活跟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本以为回老家养老,过田园生活,结果回来了,田园生活没过上,自己还受罪。二伯养好了病,就收拾好行李,和二伯妈一起回城里去了,二伯说老家的别墅,没有他城里的别墅住着舒服。后面,二伯就很少再回去,我问二伯,怎么突然回城里住了。

二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老家交通不方便,医疗也不行,老家都没几个人,清静得让人害怕,偶尔回去住几天还可以,长期住的话就算了,还不如城里舒服。偶尔过年的时候,二伯会回来玩几天,看到满屋的灰尘,又不愿打扫卫生,干脆去县城住宾馆,现在,二伯老家盖的房子就一直空着,很少有人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