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双旗镇客栈 (我们在这个尘世上的时日不多,不值得浪费时间去取悦那些庸俗卑劣的流氓。)

2019年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慢慢成为历史,我们正在走入后疫情时代。

如果说后疫情时代对我们有什么影响,那大概就是人们对呼吸道疾病、发热疾病有了更深程度的认识。

如果呼吸道疾病和发热症状出现在自己孩子身上,人们更会提心吊胆,不敢大意和怠慢。学生家长的第一反应就是为自己孩子请假,然后带着孩子去医院看病——这是人之常情,教师们不可能不理解。

但我没有想到,像这种顺理成章的事情,也能成为今天教育热搜榜上的话题——好像以往没有学生因病请假一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您可以去翻看一下今天的教育热搜榜单,我绝对没有信口雌黄!今天,高居前几位的热搜话题中有这样一则——媒体:学生不必带病做作业应是共识

热榜从11月26日《新京报》报道开启热度:当前,北京进入呼吸道传染病高发。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市教委表示,要最大限度保障学生健康安全,做好师生健康监测,确保师生不带病上班上课;学校对学生患病期间的作业一律不做硬性要求,不建议患病期间赶、补作业,一切以孩子身体为重。

当这个话题成为热搜之后,你想过背后潜移默化的蝴蝶效应吗?你想过这个话题在暗示什么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文章描摹了医院输液科室里的场景:学生一边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下输液,一边在读书写字,补上落下的课程。

文章更是进一步解读说:显然,很多时候,家长的态度也受到学校的影响。比如,倘若学校教师暗示家长,要多关心孩子的成绩,家长就会让生病的孩子“病不离岗”,带病学习。

不知道媒体出于什么样的心态能够写出这样的文字,难道他们还觉得今天的家校对立不够尖锐吗?

这种引发热搜的文字分明在将教师置于“残害孩子健康”的位置上,因为教师会“暗示家长”,让家长残害孩子的健康成长。

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很容易让并不理性的学生家长群体怒从心头起,不自觉地就对教师群体的恶感更添一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实际上,而今的教师群体已经相当卑微:唯愿学生和学生家长不再过度举报自己,他们已经很少再对孩子做出学习方面的要求。

我经常看到这种教育真实:如果学生的作业经常没有写,教师万般无奈之下把情况告知学生家长,学生家长要么冷冰冰回应一句:“知道了”——像极了雍正皇帝在奏折上写“朕知道了”;要么就干脆开始冷嘲热讽,指责教师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没有让自己孩子燃起对学习的热爱之情,去主动完成作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们会说:“教育孩子学习(包括写作业),全部都是教师的责任,为什么要麻烦我们家长?”潜台词是:我们学生家长只管生育。

我不知道各位同行的做法是什么,反正,每当我遇到学生生病后要去就医的情况,我不但光速同意学生家长的请假要求,更是提都不提补写作业的事儿——我甚至不要求他们装模做样地把书包背回家。

还不止如此,任教二十五年以来,我对学生从来都是这样说:如果下午六点钟放学之后,你们认认真真写作业,写到了十点钟还没有写完,你们可以即刻睡觉,我一定不会批评你们!前提是:你们认认真真写作业了,而不是在磨洋工

当然,在最近五年,我甚至已经不再检查学生的家庭作业完成情况了,以免和“护犊子”的学生家长们产生龃龉,给自己找不痛快。

可在这样的教育生态下,官方媒体竟然把“学生不必带病做作业应是共识”做成了热搜,这分明是在引导一种“仇师仇校仇教育”的风潮,分明是在暗示学生家长:你们孩子正在被教师摧残,摧残到了“带病做作业”的地步,这不是在刻意丑化教师形象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教育生态走到今天,本应该形成合力的学校、家长、教师三方已经逐渐生出不可弥补的心理罅隙。

理性的媒体不应该无视当今教师极度卑微、学生家长极度狂傲的现实,去恶意揣测教师群体,炮制出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将教师群体推到学生家长的对立面。

舆论声场很重要。如果媒体一定要这么做,我们只能看到家校撕裂的现状越来越剧烈——这是“亲者”更愿意看到的愿景,还是“仇者”更愿意看到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