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解放战争时,苏克之率部包围营口,先奉命用火力佯攻扰敌,旋即又接到命令:“不能真正向守敌射击。”指战员们皆莫名其妙。

苏克之于1919年5月出生在河北省深县,1938年参加八路军,时任辽南军区独立师团长。

1948年2月19日,苏克之和全师刚刚解放了鞍山,吴瑞林就发出了命令:“进军营口!”

苏克之率领的3团是解放营口的先头部队,很多战士就是营口人,听到这个命令,他们高兴得跳了起来,大喊:“好啊!要回家乡了!”大家兴奋得欢呼雀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苏克之的指挥下,马不停蹄,人不下鞍,直奔营口,180公里的路程天黑前就赶到了,部队很快完成了对营口的包围,对营口形成了大军压境之势。

包围圈形成后,苏克之接到了命令:“用火力佯攻扰敌。”一进攻,又接到命令:“不能真正向守敌射击。”

以后,上级的命令一个接一个,让他有点莫名其妙,主要意思就是“假打”!战士们很是生气,说:“在外面打仗爽得很,没想到解放自己的

家乡,却要缩手缩脚的。”苏克之:“坚决服从命令!”

就这样,苏克之耐着性子等了四五天。24日凌晨,他终于接到了战斗的命令,从凌晨打到中午,3团战士使出了吃奶的劲,猛打猛冲,可是,眼看就要打进城内了,又接到“佯攻,不要真打”的命令,战士们只好缩了回去,这样他们一直“假打”到第2日下午5时,结果又接到命令:“暂停进攻。”

苏克之这时已知晓秘密,但干部们嘴巴翘得高高的:“我们独立师虽然不是主力,可是什么时候打过这样的窝火仗?”

苏克之命令:“连以上干部开会。”

在会上,苏克之宣布说:“营口城内的国民党暂编58师即将起义!”

这时,大伙才明白,原来这几天的佯攻就是想促成国民党暂编58师起义,几天的怨气一跑而光,一个个“嘿嘿嘿”地笑着。

“国民党暂编58师起义了,但是营口还驻有国民党新编第3交警总队及国民党第52军前进指挥所的警卫营等近万人。”苏克之说,“我们独立师的任务,一是协助起义的58师顺利撤出营口;二是消灭剩下的万余守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即,司令员吴瑞林宣布:“今晚总攻营口城!”晚七点整,起义部队发出了三颗信号弹,独立师也回发了三颗信号弹。随即部队兵分三路,像箭一样向营口市内插去。

很快,3团的三路攻击队伍翻墙越屋与敌争夺拼杀,直逼交警的老巢瑞昌成大楼。

瑞昌成大楼是一座砖木结构的三层楼房,像一座城堡似的易守难攻。交警3总队的司令部就设在这里。交警3总队是蒋军中精锐的王牌部队,是

由臭名昭著的大特务戴笠的警卫部队改编而成的,受过美军的正规训练,全部是美式装备,战斗力强。

敌人一受到攻击,立即利用各楼层的窗户封锁着正面,并从三楼顶上向四面投手榴弹和发射炮弹。

为了减少伤亡,团长苏克之心生一计,决定智取。他令战士:“把52军军长郑明新和交警3总队队长李安押来。”

国民党52军军长郑明新和交警3总队长李安是被58师起义前扣押的。他们被押解到瑞昌成大楼前后,苏克之说:“到东邻的那个半圆形的门斗里喊话,叫里面的人投降。” 于是,郑明新和李安两人向部下指名道姓地劝降。他们一喊话,果然有一部分官兵从小门跑出来投降。可是,随即几个顽固分子高喊着:“谁出去就打死谁!”

接着,他们用火力封锁大门,把小门也重新关死了。苏克之再次下令:“围歼瑞昌成守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营杨海水接到命令后,立即带队发起攻击。8连副连长张东组织机枪向楼顶射击,掩护爆破组对大楼进行爆破。几个战士冒着楼上射下的密集子弹,把一个大炸药包靠在了瑞昌成东山墙上。随着一声山摇地动的爆炸声,坚固的瑞昌成东山墙被炸出一个大洞。战士们冒着硝烟和炮火,勇敢地冲进了大楼,和敌人展开了近距离的拼杀。

副连长张昊刚冲上三号楼,就在一个拐角和一个喊着“坚持抵抗”的军官撞在了一起,他一把将敌军官抓了过来,手枪指着他的脑门:“叫你的部下快投降!”

这个军官就是52军军长郑明新的警卫营营长。他一喊话,这一部分敌人立即停止了抵抗,战士们顺着走廊逐屋把敌人清剿干净。至26日晨五时左右,战斗胜利结束,共歼敌3093人,营口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苏克之率124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首站黄草岭,他率部阻击迂回江界之敌,阻击美韩军三个师的进攻;第三次战役中,他在18小时内连续打了10仗,首先突破三八线。苏克之多次获得志司总部嘉奖。

1955年9月,苏克之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2012年12月31日,苏克之在广州逝世,享年93岁。致敬苏克之将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