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双旗镇客栈 (我们在这个尘世上的时日不多,不值得浪费时间去取悦那些庸俗卑劣的流氓。)

伴随着个人直播等自媒体行业的兴起,人们似乎不再在意娱乐圈的问题了,因为他们本身似乎也成为了娱乐圈中的一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人们总是要找到一个可咨吐槽的行业来放逐自己过剩的精力。哪个行业可以填补娱乐圈留下的空白呢?当然是教育圈——无限度指责教师群体、攻讦教师群体的道德,成为人们乐此不疲的一件事、容易产生共情的一件事。

被当作污浊娱乐圈替代品的教育圈,新近仍旧发生了许多事,人们都在煞有其事地义愤填膺。

比如,有这样一件事:辽宁省鞍山市某地,一名年轻的学生家长手举身份证,站在自媒体的镜头前,像举报罪大恶极的通缉犯一样,举报自己儿子的老师体罚了自己的儿子,并导致其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这名年轻的学生家长所述,她的孩子在读小学四年级,因为学习差和写字慢,被老师多次批评。

她的孩子没有正确对待教师的批评:没有承认错误和虚心接受,而是进行了“顶撞”。面对自己儿子的顶撞,涉事教师违反了职业道德,没有保持冷静克制,而是用拳头击打了自己孩子的胳膊。

事情发生之后,该名学生的家长当然没有善罢甘休,她没有从自己孩子身上找问题,而是找到了教师,要求教师换个方法教育。

在学生家长的干预之下,这名教师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但事情没有就此止步,这名学生家长发现自己孩子走不出被教师批评和体罚的心理阴影,罹患了严重的抑郁症。

故此,这名学生家长开始实名举报这名教师,将之视为不共戴天的仇人。

我不知道局外人看完这个案例之后作何感想,我作为一名在教育第一线冲锋了二十五年的教师,只感到脊背一阵阵发凉——欲语还休,欲语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问题出在人们都不够理性的基础上!我永远认可古斯塔夫·勒庞所著《乌合之众》中的观点:人群一旦形成了群体,智商几乎为零!群体的最大特点是:偏执、易怒、疯狂和容易接受暗示!——学生家长这个群体,从来没有理性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无限感慨于学生家长的得寸进尺:一开始是对教师施加于学生的严重体罚表示抗议,我理解;当教师已经放低姿态的情况下,学生家长开始对教师施加于学生的轻微体罚(应该称之为“惩戒”)也表现出了强烈的抵触心理;再往后,当教师像奴仆一样完全低下头,唯唯诺诺的时候,学生家长又对教师教育学生的批评权利、管束权力大加挞伐——即便自己孩子错了,那也表现得理直气壮!

甚至,目前的学生家长群体几乎将教师视之为无限责任体:孩子一旦从脐带上离断,教师群体就应该是自己孩子义不容辞的父母——教师群体需要为自己孩子的生活和学习负起一切责任,更要“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不是这样吗?朋友们如果关注我的文字,今年七月份,这件事还没有发生,我就记录过这样一件事:吉林某地一名学生已经大学毕业,但其父母竟然转而将自己孩子初中一年级时就读学校的任教教师推上了被告席,直指这名教师曾经对自己孩子使用过暴力,导致其子同样罹患了抑郁症,诉求是要求这名教师为自己孩子今后的生活负责!

下图是佊时涉事学生家长贴出的来自于医院的证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魔幻吗?咄咄怪事吗?我都不知道怎么评价这种魔幻的教育故事——简直是一种新型的、八旗子弟式的、推陈出新的碰瓷方式,完全碰撞出了一种新高度:人类良知碎裂一地的新高度!

而今,换个壳子,这个故事再度发生!

您仔细梳理过上述案例的各个细节了吗?我来帮您梳理一下!

首先,这名学生家长的孩子就读小学四年级,而小学四年级的孩子正是学习和品德形成的最关键时期——所有在一线工作过的教师都知道这一点!如果说一二年级孩子的坏可能还属于无意识,三四年级之后孩子的坏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坏!如不及时纠正,这种孩子就是校园里呼之欲出的霸凌施加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也就是说,我可以肯定一点:这名孩子的家庭教育一定不及格,其家庭教育甚至还和学校教育势成水火、互为犄角之势。平时,这名孩子的父母一定没有灌输给孩子正确的三观!

其次,当这名学生的学习出问题时(实质上是品德出了问题——你不是一直鄙视小学的课程难度,一再吵吵:小学的课程一点都不难吗?但凡品德好那么一点点、态度端正那么一点点,学习怎么可能惨不忍睹?),教师采取了正确的教育方式:批评!

然而,这名孩子的反应呢?据他母亲说:顶撞!顶撞了老师!

您知道现在孩子的“顶撞”具体形式是什么吗?你不要以为现在人们的素质有多高,我可以告诉你:现在的人们骂起人来更凶,句句不离脐下三分和江湖黑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反正,我经常听到出自于学生之口的校园脏话——和他们父母的生殖器往往相关!但教师群体往往只能息事宁人:被骂对象是教师,教师只能淡然一笑;被骂对象是学生,教师只能不痛不痒地教育两句——还能怎么办?

当前的教育生态先行推定教师有罪,在这种教育生态之下,我们允许当事教师站出来据理力争吗?愿意听听当时的顶撞细节吗?你们不愿意!这名孩子的母亲轻描淡写:顶撞,但我可以合理猜测:这名四年级的孩子一定进行了肆无忌惮的语言国粹表演!

我只想问问大家:如果你在大街上被一个孩子当面“问候”你家的全部女性(假定你还不是需要拥有“师道尊严”的教师),你到底会保持冷静,还是会同样选择“击打胳膊”?!我请你大声告诉我,一定不要遮遮掩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这名教师只是用拳头“击打”了这名孩子的胳膊——我想问问大家,你们觉得:用拳头“击打”胳膊,这种行为到底是不是一种狂烈、残暴的体罚?可不可以理解为:这仅仅是该名教师实在控制不了被激发出来的冲动情绪的举动呢?

再次,这件事发生之后,根据这名学生家长的叙述,涉事教师已经赔礼道歉,承认了错误,事情完全可以画上句号;但这名学生家长又自述:随后发现自己孩子罹患了严重的抑郁症——这算什么呢?

这可不可以理解为一种找后账?而且,这种找后账除了污损整个教师群体的名誉之外,几乎没有解决的办法——你说怎么办?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名教师已经赔礼道歉了,你还要怎么样?让他纵身一跃,让他“自挂东南枝”,让他“举身赴清池”吗?总有一个法律界限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往大了说,抑郁症是非常严重的精神疾病,影响一生的生活;难道要教师彻底、真正地成为这名学生家的奴仆,为这名孩子负责一生?!

我又为什么说这种找后账是在污损整个教师群体的名誉呢?

退一万步说,即便这件事的起因、经过、结果,全部都是教师的错,教师也应该成为这个家庭的奴仆,为他们打一辈子工,或者直接交出生命,赎回罪过这件事也仅仅是个例!

把一个个例拉出来弄得国人皆知,这究竟是在审判一个人,还是在审判整个教师群体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以打个不恰当的例子:你我都知道“六扇门”的声誉如何,但你什么时候看到这种情况发生——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议论“六扇门”的龌龊了?

绝对不是“六扇门”足够清白——仅仅是不允许你妄议!

为什么不允许你妄议?因为我们一旦开始议论,要不了多久,这个行业就会面目全非,这个现实的根基就会浮动,“九鼎”会落到谁的手里都非常难说!

从这一点来说,一只无形的手不允许人们议论“六扇门”,但却允许议论教师的是与非,仅仅就是因为教师群体需要成为人们的情绪垃圾箱——承载乌合之众的负面情绪,并不是教师群体真的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

不过,乌合之众永远意识不到这一点,他们乐在其中,无限放大自己的快乐。可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意识到:在这种情绪高潮里,他们正在渐渐溺死自己的孩子、溺死所有人的未来!

不相信?我原本准备畅议一下同样发生在辽宁省某地的“无法无天的孩子转入新班级,新班级全体学生集体罢课”的热点,但限于篇幅我就不再讲了;我只想说明一点:我们限制了教师的权利,一些“人性本恶”(荀子说的,不是我说的!)的孩子就会肆意释放自己的恶意,终有一天,所有人的利益都会被破坏得千疮百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只有自己饮下这杯苦酒,没有其他办法——我们“自作孽”,我们已经无法回头!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