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按:“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百岁高龄去世,中文媒体和自媒体很多评论的文章。小编也来蹭蹭热度,带大家看看瑞典隆德大学的历史学教授在瑞典媒体发表的评论基辛格一生的文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被很多人爱戴,但也被更多的人憎恨

亨利·基辛格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国务卿。他帮助美国摆脱了越南战争,并被评为美国最受欢迎的人物。然而,他也经常站在压迫者的那一边,做出了几个致命的错误决策。现在,他在100岁高龄时去世了。

作为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是最具争议的美国政治家之一。他被许多人爱戴,但也被更多的人憎恨。有人认为他杰出,也有人认为他是恶魔。他既被誉为救世主,也被控告犯有战争罪。1973年,他与北越在巴黎和谈的首席谈判代表勒·杜克·托一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后者直接拒绝接受奖项,因为当时战争仍在进行中。

尽管在美国受到广泛批评,基辛格仍然是一个活生生的美国梦成功的例子。他曾经是一名移民男孩。在哈佛大学完成学术研究并且获得博士学位后,他迅速成为美国最受尊敬和最有影响力的安全政策专家之一。在20世纪60年代,他担任肯尼迪和约翰逊总统的顾问。当尼克松于1968年入主白宫时,基辛格被任命为国家安全顾问。五年后,他成为国务卿,并一直担任这个职务到1977年卡特成为总统后。

在关键时期,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常常受到道德原则或至少是道德修辞的指导。政治和意识形态学说,如自由和民主,贯穿美国外交政策。这些原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冷战以及后来的军事干预中不断地被援引。

尼克松和基辛格却很少依靠这些原则。基辛格几乎不被空泛地理想或关于自由的空洞修辞所迷惑,而是显得是一个彻底的现实主义政治家:他的行动是无情和理性的。美国外交政策应该由国家利益来指导。他以马基雅维利的思想(小编注: “政治无道德”是哲学家马基雅维利的名言)将政治成果置于道德和意识形态学说之上。他的行动准则是实用主义和妥协。他认为,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应建立在实际政策和权力上,而不是伦理道德。他更相信自己地直觉和经验,而不是宏大的社会学理论。他获得成功地方法是政治灵活性和外交技巧。

他的现实主义政治思想从他的博士论文中就可以看出,该论文讨论了19世纪上半叶欧洲最杰出的两位领导人,奥地利的克莱门斯·冯·梅特涅和英国外交大臣卡斯特雷。两人都在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上努力恢复欧洲的权力平衡,并倾向于选择脆弱的秩序而非革命和混乱。基辛格的结论之一是,公民并不总是能够看到或保护自己免受严重威胁,因此需要强大的领导者来指引他们。权力平衡思想也导致了欧洲出现了较长地和平时期,他认为,这是一个榜样。

基辛格可能最重要的外交成就之一是使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正常化,自1949年毛泽东上台以来,中美关系一直很冷淡。1971年,他秘密访问中国,为尼克松一年后的访问奠定了基础。基辛格的出发点是中国希望重回大国行列,因此愿意积极回应美国的接触。这种正常化改变了国际政治地图,建立了两国之间的一种反苏联联盟。他把亚洲大国纳入全球战略的雄心同时也是走出冷战思维的一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尽管冷战言论存在,但美国依然致力于与共产主义中国建立良好关系。这样一来,挑战了苏联,改变了国际权力游戏的局势。冷战时期的两极世界观变得更加复杂。新的全球政治方程式的关键词是权力平衡。

在中国的外交成功也使基辛格成为国际名人,并多次登上《时代》和《新闻周刊》的封面。他在名人圈子里如鱼得水,经常与名人和好莱坞明星来往。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基辛格是1973年美国最受欢迎的人物。

同时,他也为与苏联的关系缓和铺平了道路。最重要的是1972年的峰会,尼克松和勃列日涅夫签署了所谓的盐协议,限制了军备竞赛。作为现实主义政治家,他承认苏联是一个对手,并寻求通过与莫斯科的合作实现全球权力平衡。

基辛格的实用主义路线和缓和政策因为缺乏明显的意识形态特征而招来了批评。保守派认为,这种政策意味着苏联可以继续以美国为代价建设军事武器库,而自由派则认为他忽视了铁幕另一侧的人权缺失问题。

尼克松继承的越南战争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基辛格的战略是“光荣和平”。因此,他开始与北越进行秘密谈判。同时,他建议尼克松加强轰炸并将战争扩大到柬埔寨和老挝。谈判与暴力升级相结合,批评者认为这导致战争从1969年延长到了1973年。

美国对可信度、权力和影响力的执着从一开始就关闭了越南和平之门。在智利,基辛格站在了压迫者一边,支持推翻民选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此外,他还被指控背叛伊拉克库尔德人,或者更准确地说:鼓励他们在1974-1975年对抗萨达姆·侯赛因,然后抛弃了他们。基辛格还因涉嫌参与东帝汶的种族灭绝和为南非种族隔离制度洗地而受到指责。他也未能理解年轻示威者的理想主义。

基辛格的现实主义政治思想不仅源于他作为二战士兵的经历,还与他的种族身份有关。他1923年出生于德国一个正统犹太中产阶级家庭,年轻时每天要花数小时学习塔木德。在30年代的德国,他每天都面临着反犹太主义,包括被禁止上学和踢足球。1938年,他的家庭逃离纳粹的迫害,定居在纽约,但仍然生活在一个德国犹太亚文化圈中。因为他和其他犹太学生一样在校园中被隔离,基辛格从未真正融入哈佛的学生生活。

当然,种族背景的影响是难以准确衡量的。基辛格来到美国,对美国政治体系充满信任,对他来说,美国是他抵御纳粹德国暴力和仇恨的堡垒。他是外来者,但坚持美国社会的基本价值观。

然而,基辛格关于领导力和政治艺术的所有著作,与他在30年代德国目睹的德国犹太人的被动完全相反。他本人不愿公开讨论自己犹太背景的重要性,淡化他对纳粹主义的经历,也并不认为童年的经历是理解他的政治和战略思维的关键。

同时,他在政治核心圈中经常被提醒自己的种族身份。尼克松经常攻击所谓的犹太阴谋,并在媒体、大学界和商界中都能看到犹太敌人。这些人在尼克松的眼中不可靠且不美国化。此外,总统还与那些对犹太人“不软弱”的顾问为伍,有时甚至称基辛格为“我的犹太小子”。

然而,尼克松和基辛格共享现实主义政治观点。他们都是局外人,从某种意义上说,相互依赖。尼克松依赖基辛格的才华和处理外交政策的能力,而基辛格则在尼克松身上看到了一个强大的总统,拥有实施有争议的政策的权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两人彼此亲密无间。

基辛格可能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美国国务卿。1977年卸任后,他并未闲下来。作为评论员和顾问的工作、大学职位和自己的咨询公司,都证明了他持续的影响力。在伊拉克战争期间,这位前国务卿还定期与布什总统会面。

他职业生涯的一个特点是学习历史的雄心。部分来自自己的经历,部分来自他的学术工作。加上基辛格本人早已成为历史的一部分。他帮助美国摆脱了越南战争,尽管策略非常有争议,并开始与冷战对手如苏联和中国进行谈判,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将他们孤立起来。

人们有充分的理由指责他达成肮脏的妥协,阻止公众对外交政策的审视,进行强硬的谈判,行使冷酷的现实主义政治,无情的实用主义,以及对人权的侵犯。尽管如此,他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僵化的冷战态势的解决。

参考新闻:
https://www.svd.se/a/abz274/henry-kissinger-alskad-av-manga-hatad-av-fler

请关注北欧模式备用号“新北欧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