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现代物流报全媒体记者 李刘洋 通讯员 胡富君

在11月24日召开的2023年长沙国际物流与交通博览会高峰论坛上,湖南省现代物流学会副会长、长沙理工大学智能交通与现代物流研究院院长卢毅教授所作以“历史和现实的两大世纪工程对湖南湘桂运河建设的启示”为题的主旨演讲,引起与会者积极和热烈的反响。为此,本报记者专访卢毅教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记者:请您谈谈粤汉铁路建设情况和对湖南发展的意义。

卢毅:粤汉铁路无疑是湖南19世纪末、20世纪初遇到和抓住的一次重大的世纪机遇,且付出艰辛努力和重大牺牲,取得卓绝成功。第一,湖南近代抢抓粤汉铁路机遇,艰辛努力,加快了社会经济变迁。1935年出版的《湖南年鉴》中介绍:“自光绪中叶以来,湘省官绅,莫不努力于交通发展”。近代湘籍人士对粤汉铁路建设极为用心是有原因的。19世纪末,受甲午中日战争战败刺激,维新变法运动蓬勃兴起。此时湖南巡抚陈宝箴,在湘大力举办新政,办学堂、办报纸,湖南风气大开,由全国的保守省份一跃而变成维新运动的核心省份。为争取粤汉铁路项目规划建设落地湖南,湘籍维新运动主角谭嗣同在《湘报》上发表《论湘粤铁路之益》。熊希龄与蒋德钧作为湘绅代表赴武汉做通张之洞,盛宣怀等人工作。在湖南自巡抚及以下的大小官员的热情呼吁和执着努力下,光绪二十四年,粤汉铁路落地湖南的方案终获朝廷准许。第二,湖南以高度的热情推进粤汉铁路建设,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和牺牲。一是积极支持粤汉铁路的勘察工作。二是联合湖北、广东的三省士绅共同发起赎路废约运动,反对外国借款,自行筹集资金修建铁路。三是大力推动粤汉铁路湖南段的工程建设。四是做出了重大牺牲,据资料记载,粤汉铁路株韶段,动用工人最多的时候,达到18万人,3400人在筑路过程中牺牲。中国南北大通道约1100公里的粤汉铁路历经40年建设,1936年全线通车。粤汉铁路在湖南境内里程占总里程近60%,由北向南穿越湖南省,让湖南打破“封闭”,从此与世界更紧密相连,极大影响了近代湖南经济社会的变迁,是近代湖南崛起的重要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记者:您认为湘桂运河与粤汉铁路一样,是湖南的世纪机遇,为什么。

卢毅:湘桂运河是汉-湘-桂通道的重要组成航段。汉-湘-桂通道是国家“四纵四横两网”高等级航道的重要“纵”向通道之一,北起汉江、连长江、过洞庭、沿湘江、经湘桂运河段、接桂江、通西江,过平陆运河、入北海,全长2562公里。其中,湘桂运河段(永州萍岛-桂林平乐)全长约300公里,包括34公里分水岭地段,目前处于断航状态。建设湘桂运河是汉-湘-桂通道尽早实现高等级航道全线贯通的关键控制性工程。今天,湘桂运河又是湖南21世纪遇到的一次重大世纪机遇。抓住机遇,以湘桂运河建设为契机,有助于加快实现“三高四新”美好蓝图。百年前的粤汉铁路启示今天的湖南,世纪重大机遇,百年不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抓住湘桂运河中国连接长江与珠江的南北内河水运大通道,湖南南向出海的江海大通道建设机遇,以此为契机、为抓手,就能极大增强湖南交通经济区位优势,加快湖南“三高四新”战略实施。湖南有必要像当年对粤汉铁路一样,上下一心全面认识和高度重视湘桂运河建设,众志成城加快推进湘桂运河建设。

记者:今年江淮运河建成,您拿湘桂运河与之比较的结果如何。

卢毅:今年8月19日上午,江淮运河九条集装箱航线开航仪在合肥派河港举行。此次河南省周口港、淮滨港与安徽省阜阳港、合肥港、芜湖港“五港联动”,正式开通江淮运河九条集装箱航线。这是足以载入中国航运史册的大事。2016年12月29日,引江济淮工程正式开工建设,总投资949.15亿元。江淮运河是引江济淮工程的重要部分,是平行于京杭大运河的我国第二条南北水运大通道,也是我国在建规模最大、路线最长的人工运河,航道总里程约355公里,其中二级航道约186公里,三级航道约169公里。比较江淮运河和湖南要建设的湘桂运河,两者具有同样的世纪工程价值。具体讲,江淮运河与湘桂运河一样,具有世纪工程的三大价值。第一,都是我们民族的千年之梦。灵渠也称湘桂运河、兴安运河、陡河,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兴安县境内,全长36.5公里。灵渠建成于公元前214年(秦始皇三十三年),迄今已有2200余年的历史,与成都的都江堰、陕西的郑国渠并称为“秦代的三大水利工程”。今天要建设的湘桂运河也被称为现代版的“灵渠”。同样,江淮运河的开凿最早可追溯到2200多年前的先秦楚国时期,到1800多年前的三国时期又作了大规模重修,现今留存的这条古江淮运河遗迹也称曹操河。今天的江淮运河可谓是现代版的里程百倍的“曹操河”。江淮运河、湘桂运河都有古代运河的前身,两地故事异曲同工,都是开凿在2000多年前,这两条运河的建设一样都是在圆我们民族的千年之梦。第二,都是解决同样的航运难题。安徽、湖南内河航运发展具有相似的基本面貌,长江从安徽南部贯穿,淮河从北部贯穿,安徽省坐拥两条贯穿东西的水运大动脉;长江经过湖南北部,珠江在湖南南部临近的广东、广西,湖南处于两条东西向的水运大动脉之间。两省水运遇到一样的困境,就是境内没有河流将这两条动脉联通,实际造成了两省所在区域航运的南北割裂,难以成为航道网络枢纽省。反观江苏有东西横向平行的长江和淮河,同时境内还有一条京杭大运河纵向连接了长江与淮河,使得苏南、苏北通过运河连为一体。且无论是货物北上还是南下,周边省份都要通过江苏,所以江苏成为我国内河航运最发达的省份。江淮运河、湘桂运河的建设,分别使安徽、湖南所在区域形成长江、淮河、江淮运河,长江、珠江、湘桂运河“两横一纵”“工”字形航道,结束淮河中上游与长江中下游、珠江下游与长江中游航道不贯通的历史。第三,都是为提升航运战略地位。湘桂运河、江淮运河都是国家规划“四纵四横两网”高等级航道的重要“纵”向通道之一的核心连接段。江淮运河、湘桂运河可以分别实现安徽省所在区域长江、淮河干线,湖南省所在区域长江、珠江干线的互联互通,开辟出通江达海新通道,为产业、城市发展提供优质运输服务支撑,为加速本省流域经济、枢纽经济,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提供千载难逢的机遇,加速形成和大幅度提升安徽、湖南“拥江近海、江河交汇”的航运枢纽战略地位,不断完善安徽江淮及沿淮地区、湖南“一江一湖四水”地区航运网络,形成通江达海新优势。江淮运河建成让淮河中上游地区到长江中上游地区之间的水运无需再绕道京杭大运河,可以缩短200—600公里的运距,显著降低运输成本。同样,相比经长江口出海,湘桂运河将有效缩短长江中上游地区货物至北部湾水运里程约1200公里。江淮运河与沙颍河、合裕线、芜申运河等,构筑起一条纵贯皖豫苏三省的水运主通道,连接长江经济带、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合肥经济圈、中原经济区,必将改变皖豫两省现有运输格局,提升安徽水运枢纽地位。同样,湘桂运河也将打通一条贯通湘桂粤三省的水运主通道,连接长江经济带、长株潭城市圈、北部湾经济区、粤港澳大湾区等,重点变革湘桂两省现有运输格局,湖南水运枢纽地位会形成和得到巩固。

记者:最后想请教您,湘桂运河对湖南具有的重要战略意义。

卢毅:一是湖南对外开放的第二条江海新通道。湘桂运河将使湖南继有东西向长江,第一条对外开放江海通道的基础上,增添南北向的第二条江海新通道。而且这条新通道从北到南贯穿湖南境内里程约1000公里,与一江一湖四水构成湖南全域航道网,成为湖南航道运输的主动脉。如西部开发战略实施因长江而大见成效,湖南“三高四新”战略也将因湘桂运河大放异彩。二是湖南发展内河水运枢纽省的区位优势。国家“四纵四横两网”高等级航道中的“一纵”汉湘桂运河与“一横”长江干线形成的国家水运网“十字中心”交汇于湖南,湘桂运河可谓使湖南一举具备全国内陆地区少有的内河水运枢纽省的交通比较区位优势,与沪昆京广两条全国铁路交通大动脉交汇湖南的交通区位优势,一同构成全国少有的综合交通运输优势,为湖南更好发挥“一带一部”区位优势,打造内陆开放新高地提供了强有力的战略支撑。三是纵横湖南全境的运量世界前列的航道。长江、珠江两条航道货运量居世界航道第一、第二位,一条长江航道货运量就与全国铁路货运量基本相当。相比长江口出海,湘桂运河将有效缩短长江中上游地区货物至北部湾水运里程约1200公里;湘桂运河沟通长江、珠江两大水系、珠三角两大经济区。纵贯湖南全境约千公里的湘桂运河,将与长江、珠江一同成为运量世界前列的航道。四是带动湘桂合作发展湘桂运河经济带。以湘桂运河为交通轴,有效带动沿线经济节点和产业发展,引产业沿通道集聚,构建区域纵向经济走廊,依托运河运输优势,共建长株潭城市群核心,发挥水系交汇节点效应,建设岳阳、永州、桂林、梧州等区域性交通枢纽;加快资源开发和产业赋能,带动湘南和桂北等欠发达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构建“一轴一廊一核多枢纽”的空间结构,形成功能合理、网络健发展协调的运河经济带。五是大幅提高湖南的向海经济发展水平。湘桂运河大大克服了湖南内陆地区背离海岸的劣势。如粤汉铁路强化湘粤关系,湘桂运河一方面强化湘桂经济关系,另一方面深化湘粤经济关系。在时空上,强化湖南与粤港澳大湾区、西部陆海新通道、北部湾经济区、东盟区域的交通联系,助推湖南发展向海经济,在新发展格局建设、交通强国战略实施中,走在前列,让湘桂运河成为继粤汉铁路之后,湖南又一次能够抓住的世纪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