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过去一周,“中国爆发肺炎”被西方媒体不遗余力地报道,并在社交平台成为一个话题。有的还耸人听闻地称,“中国正在经历一场大规模的肺炎爆发,儿童病因不明,儿科医院已经不堪重负。”

在中国以外发生的相同疾病病例,也成为西方媒体关注的目标,比如在丹麦和美国。世界卫生组织也要求提供更多信息,并要求北京方面做出回应。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官员回应了世卫组织的调查,提供了近期儿童肺炎和其他呼吸道疾病病例的所需数据。世界卫生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国当局表示,没有发现任何不寻常或新型病原体,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寻常的呼吸道疾病临床表现”。

此事周四还惊动了中国外交部。印度一名记者问,“由于近期中国大陆呼吸道疾病病例增多,台湾卫生部门敦促老年人、幼儿以及免疫力较差人士避免前往中国大陆”。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称,“你提到的不是一个外交问题。中国卫健委已经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就相关问题作了介绍。到中国旅行、经商、留学都是安全的,大家无需担心。”

中国卫健委在官网上称,“近日,一些地方儿童呼吸道疾病病例数量明显增加,儿科诊疗服务任务繁重。”为此,卫健委发出通知,要求“最大限度满足儿童就医需求”。

《今日俄罗斯》评论称,这一次似乎没有太多需要担心的。致病病原体已经确定不是一种新型病毒,因此不会像新冠那样对人类构成独特的新威胁。它是一种对某些抗生素有抗药性的肺炎,通常会引起轻微的流感样症状。事实上,上面提到的丹麦每隔几年就会发生全国性的疫情。

西方媒体为何对一种常见的肺炎不惜笔墨?目的是对它投以怀疑、不确定性的角度,引发对“新疾病”的恐惧。对于这些西方媒体来说,来自中国的负面报道,可以带来大量的读者和观众,从而带来丰厚的广告利润。

这次疫情的解释要简单得多,而不是隐藏在秘密和恶意背后的神秘政治阴谋:冬天来了,在过去的几周里,一股突如其来的寒流席卷了中国。随着冬天的到来,感冒和类似流感的疾病接踵而至。然而,还有另一个因素需要考虑。这是中国自2019年以来的第一个“开放”冬天,生活恢复正常,没有封控或预防措施需要考虑。

同样,从流行病学的角度来看,随着免疫力的提高,新冠不再被“谈虎色变”。因此,多年来被掩盖的旧疾病正卷土重来。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西方媒体危言耸听的报道。

纵观历史,当一种疾病出现威胁社会时,把一群“其他人”当作替罪羊一直是人类的一种特征。比如发生在100多年前的西班牙流感,造成数千万人死亡。尽管它可能源自美国,但西班牙却成了替罪羊。

美国政治分析人士汤姆福迪评论称,对于中国的一种普通疾病,西方主流媒体乐于进行危言耸听的报道,不仅仅是对新冠疫情的恐惧,还有对中国的种族主义歧视。他写道,”在西方的刻板叙事中,西方被描绘成文明、干净、卫生和有序的,而东方世界则是肮脏、不卫生、疾病肆虐和不文明的。”

俄罗斯政治分析人士铁木尔·福缅科认为,随着新冠疫情已成为旧闻,西方媒体将利用一切机会,把一场普通的冬季疫情描绘成某种险恶的东西。他写道,“这种思维方式在东西方的地缘政治动态中尤为重要,西方国家认为自己天生就是优越的,是世界文明的最高标准。把东方世界作为替罪羊已经司空见惯,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和强国,作为疾病爆发的源头‘加害’西方”。

正是在这种阴暗心理的作用下,西方媒体把一种普遍的疾病,“归咎于中国政府的疏忽、恶意或两者兼而有之”。这与新冠疫情爆发时,中国成为替罪羊何其相似?尽管有更多的证据,把新冠疫情的源头指向美国得堡生物实验室,然而,湖北和武汉仍蒙受不白之冤。

“中国肺炎爆发”再次被炒作说明,昔日的嫌疑犯,又像往常一样挑起事端。

随着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中国病”可能占据更多的西方媒体头条,因为对疾病的恐惧,特别是对与中国有关的疾病的恐惧,这样媒体的销路会很好。从新冠疫情到“中国爆发肺炎”。这告诉我们,为了服务于西方的霸权,疾病如何被“武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