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双旗镇客栈 (我们在这个尘世上的时日不多,不值得浪费时间去取悦那些庸俗卑劣的流氓。)

什么是悲剧?毁掉自己珍爱的东西之后,再去怀念拥有它时的种种好处,那一定是一种悲剧。教育,似乎就在不可挽回地走入一个悲剧里,无法自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教师的过度举报,正在毁掉教师群体

教育圈好像取代了娱乐圈,时不时就有一些吸引人们眼球的新闻出现,供人们在茶余饭后倾倒情绪的垃圾桶。

没有情绪垃圾桶怎么能行?我们需要不同行业之间的掣肘,只有不同行业之间掣肘,一些既得利益者群体才能火中取栗,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所谓先进的教育理念;比如,教育界中盛行的包括“县管校聘”、“末位淘汰机制”、“教师轮岗”等等所谓改良。

教育圈子之外的人们受益了?不,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受益,他们也不过是教育界的韭菜——不断被他人收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看不得将教师群体视为情绪的垃圾桶,但我还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

时至今日,教师群体甚至失去了批判学生的权利,面对学生,似乎只能如同家奴一样无限度表扬、再表扬。

如果教师群体中的某个个体仍旧有着放不下的执念,想要重拾过去那种淳朴的、“一是一、二是二”的教育风气,他就极有可能会成为负面新闻中的某个素材:教师批评和体罚学生(目前的很多体罚,叫做“惩戒”应该更合适),导致学生罹患了抑郁症。

对于教师的所谓恶行,现在的学生家长群体已经不谈“遍体鳞伤”四个字了,“抑郁症”开始大行其道,成为教师新的罪名。什么叫做抑郁症?某种程度上来说,所谓抑郁症,不过是现实里,信奉弱肉强食禽兽理论家庭的父母,巧妙暗示自己孩子,让他们去做一个绝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罢了。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从来不认为校园霸凌问题可以在一两代人之间得到解决——不但得不到解决,反而会更加严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玄之又玄的“抑郁症”一旦提出,某个教师个体或某些教师个体就会成为牺牲品被献祭——这些教师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公开的话语权。

这些教师的职业前途将会尽弃,最宝贵的声名也会扫地。每个曾经将之视为工具人,榨干其每一分每一秒的管理者,也会迅速与其完成切割——哪怕这些教师纵身一跃,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其个人工作账号也会被迅速移出工作群。总之,这个教师或者这些教师会像垃圾一样被丢弃!

不相信?您还记得那名23岁的郑州女教师吗?您还记得东莞那个三十多岁的男教师吗?他们都不过是在上个月自行终结了生命,您就那么健忘?当他们纵身一跃之后,相关方面再也不理他们遗属分毫,他们的遗属不得不大声疾呼,寻求人们扩散他们的诉求,您忘了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过度举报,是在校园中埋下了雷;这些雷,我们终究要来自己踩

过度举报,是在校园中埋下了雷;这些雷,我们终究要来自己踩

昨晚,我写了近期一则对教师过度举报的事件,这里不再赘述;今晚,我想谈谈对教师过度举报之后的恶果。

学生家长举报教师体罚自己孩子,导致自己孩子罹患抑郁症的新闻发生在辽宁;但人们没有注意到,就在这件事发生的同时,同样是在辽宁某地某校,一名学生表现得乖戾而嚣张,根本不服从教师管教。

当这名学生将原来班级闹得鸡犬不宁之后,学校不得不出面把他调换到一个新的班级(义务教育阶段,不允许开除学生)。但当这名学生进入新的班级之后,新班级的四十多名学生竟然全部罢课,并声明:这名学生不离开本班,他们就绝对不会进入本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被排斥的学生做出了哪些事,我们必须捋一捋。

一种说法是:这名学生在校期间并不学习,反倒表现出非常强的攻击性,完全不遵守学校纪律。

他与本班学生产生了矛盾(矛盾大小和矛盾冲突的过程不明),受害方的学生家长寻求了报警处理。除此之外,他还与班主任老师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不得不离开原来所在班级。

这种说法不被一些所谓的知情者认可,他们给出了另一个版本:当考试成绩出炉之后,这名学生不但威胁全班学生(威胁的细节我们不得而知),还采用“下跪”、“抱住教师大腿,又哭又闹”的方式哀求教师不能把这个成绩告知自己父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诉求合理吗?当然不合理!教师要想替他瞒住真相,要么编造一个绝好的成绩,要么假装自己工作不够积极,还没有批改出考试成绩——这都是把教师置于不仁不义之地的做法,解决不了问题。

但是,这名学生不管那么多,他的诉求是:不能让自己的父母知道自己的成绩;至于教师为难不为难、背锅不背锅,他全然不管。

在教师拒绝了他的这个要求之后,这名学生开始“图穷匕见”——他用我们博大精深的国粹语言肆意攻讦、威胁、辱骂教师,导致这名教师直接住进了医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管哪一个版本是事实真相,我们基本都可以还原出这样一名学生:学习不努力,脾气很爆裂。

我们完全可以合理推测:这名学生平时就是一名“打遍全班无敌手”、“扰乱全班无敌手”的存在。

如果事实不是这样,学生家长们,你们的解释是什么?难道他新转入班级的学生和学生家长都是是非不分、善恶不辨、反应过激的人,唯独这一名学生是好人?

补白

补白

上述两件事情做一个对比,我们不难发现:学生家长们极度排斥教师对孩子的教育,其实质就是在校园里埋雷。等到埋雷埋到了一定程度,这种“不受欢迎的学生”出现在自己孩子身边,开始无限侵害自己孩子生活的时候,我们才多少醒悟过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这个时候的醒悟又有什么作用呢?我们已经踩到了地雷上,我们只能等候这个地雷的爆炸,把我们炸得支离破碎!

最后,大家不要狡辩,我给大家贴出一个某网友的观点,你会发现:许多学生家长就是那种传销成功学的产物,毫无理性可言。他们根本不管是与非,黑与白,只管发表自己惊世骇俗的言论:霸凌教师和其他孩子的孩子,将来都是人中龙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这样的学生家长在,我们的教育不过处在午夜十二点钟左右,距离黎明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不是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