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和圣制从蓬莱向兴庆阁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作应制 盛唐 · 王维

渭水自萦秦塞曲,黄山旧绕汉宫斜。

銮舆迥出千门柳,阁道回看上苑花。

云里帝城双凤阙,雨中春树万人家。

为乘阳气行时令,不是宸游玩物华。

王维,唐河东人,祖籍太原祁县,字摩诘。肃宗乾元中迁尚书右丞,故世称王右丞。以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尤长五言,多咏山水田园,与孟浩然并称王孟。

清徐增《而庵说唐诗》云:“吾于天才得李太白,于地才得杜子美,于人才得王摩诘。太白以气韵胜,子美以格律胜,摩诘以理趣胜。太白千秋逸调,子美一代规模,摩诘精大雄氏之学。”《许彦周诗话》认为:王维“自李杜而下,当为第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维的诗词水平不必多说了,其出名的诗很多,亦是盛唐的一大诗家。那他这首七律如何?

风格秀整,气象清明。文字绝对的是盛唐气象,比较大气恢宏。首联写渭水自萦,黄山旧绕,每句以两地名组合,一下子营造大的山水画面,王维本身就是山水画圣手,其文字亦如是。

首联起的有气势,从远处大画面切入。那么颔联把镜头拉到眼前,銮舆看花,阁道留辔,宛然便在无数山围水抱之中间。此二联句法严明,互相交错的画面感很强,山水画层次分明。

颈联再转到远观镜头,以云里雨中,进行天上人间对比。“云里帝城”、“雨中春树”八字有深意,看似写客观景物,其实与后三字缀连,“双凤阙”,言上畏天眷;“万人家”,言下恤民岩。亦为最后一联的说法,作衬托铺垫。“雨中春树万人家”此句兼具情景,乃是一幅非常生动的春雨画面,如在眼前,大句笼罩,气象万千,可谓名句。

尾联是奉劝也是赞颂,故采用直接说教方式说出。圣上出行不是为了游玩的,是为了行时令。结意寓规于颂,臣子立言,方为得体。应制诗应以此篇为第一。从应制诗的写法来看,尾联无可厚非,但是从一二三联的这种写法,并刻画的画面来看,尾联这样写,稍微拉低了分数,比起其他联弱了许多,遗憾。

但总的来说,王维此首七律起的完整,联多神采,结有回护,雅诗正礼。盛唐用字只如此,不类小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春雨 唐 · 李商隐

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

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

远路应悲春晼晚,残宵犹得梦依稀。

玉珰缄札何由达,万里云罗一雁飞。

李商隐, 唐怀州河内人。字义山,号玉溪生。登进士第。工诗文,曾从绹学章奏,因习骈体,与温庭筠、段成式齐名,时号“三十六体”。商隐为晚唐大诗家与骈文名家,与杜牧并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并称“温李”。

其咏史、咏物、无题诸篇,及七律、七绝二体,成就尤高。其近体诗寄慨身世,情调感伤,多用象征暗示,情思意境朦胧,尤为其诗思想内容与艺术风貌之显著特征。其诗渊源颇广,而宋玉之感伤、杜甫之沉郁、李贺之象征对商隐影响尤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商隐的本首七律是一首情诗。因春雨而引发出许多怀思的情愫,有追思、有梦境、有挚情、有画意,极尽情思之苦,最后连情书都无法寄出,更可知这种思念的无奈而又无尽。

首联的二句采用直切内心情感的写法,应该是写李商隐流转金陵的寥落之态。白门在今江苏省南京市,即金陵。时间、地点、人物与情感,首联都全盘托出。后续几联应都是围绕这个主旨展开描写与叙述的。

颔联两句是描写经过当时的旧居,然后见到室空无人,只能自己笼灯独自离开。以画面描摹的方式呈现,比较生动具体,更能打入读者内心。

因为颔联写室空无人,那么颈联就转到写人在何处。颈联上句说明人在天涯远处啊,是不是这时在对春晚春暮春残感到悲伤呢。下句由此生发,递进到梦中。人在天涯无法相见,只能梦中相见。此联上下句采用流水对,非常自然而韵味悠长。

尾联从梦见转到现实,想到信书要如何寄?“万里云罗一雁飞”,是不是就是靠这只大雁呢?能不能寄到呢?可靠吗?以一幅画面的形式来表达这种心情,思人而难聚,孤独而无助的各种忐忑心态。

以丽语写惨怀,一字一泪。用比作结,不知是泪是墨,李商隐真有心人。在写闺情思怀这方面,李商隐是真的有独到之处。本身七律手法周正,四平八稳,比较雅致蕴藉,标准的很,但个人以为略偏于哀婉而小家子气。一二联偏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临安春雨初霁 南宋 · 陆游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陆游,宋越州山阴人,字务观,号放翁。少有文名。高宗绍兴二十四年应礼部试,名列前茅。工诗、词、散文,亦长于史学。其诗多沉郁顿挫,感激豪宕之作,与尤袤、杨万里、范成大并称为南渡后四大家。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等。

首联一开始就直切主题,写自己的感受,为全诗定下一个情感基调,这个到是与李商隐的那首类似。但是陆游用了一个巧譬,感叹世态人情薄得就像半透明的纱。此句的手法非常好,将不形象的感觉转化为可触摸感受的事物,通感技法。世情既然如此浅薄,何必出来做官?所以下句说:为什么骑了马到京城里来?言外之意就是对这客居寂寞与无聊的生活感到深深无奈。此联上下句采用“年来”“谁令”衔接,故流畅自然。“世味年来薄似纱”虽文字简单,但味道十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颔联的“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大佳,是陆游的名句,语言清新隽永。诗人只身住在小楼上,彻夜听着春雨的淅沥;次日清晨,深幽的小巷中传来了叫卖杏花的声音,告诉人们春已深了。此联为白描写法,纯粹的刻画景物说明。文字浅显而自然,平淡之中而又极具情绪。诗人听了一夜的春雨,并未入眠。在这春夜里他为何事辗转反侧呢?那远远传来的如断如续的卖花声,又能给他一些什么样的愉悦和抚慰呢?不能。

“小楼一夜”是过去,“深巷明朝”是将来。“听春雨”是眼前,“卖杏花”是之后,这种反复对比,营造一种情绪的变化,一种很幽微的孤独与对岁月年华的无奈之感。此联即是顾随先生所说的“知觉情”中的最高境界,透出情感。不说情而读者能感情。

在这种幽微孤独与岁月年华的无奈之后,那诗人该怎么办呢?转到颈联描写。上句写诗人无聊,只能自个在写东西,下句则自己在煮分茶。这里的分茶不是分给别人,而是当时宋代喝茶的一种茶艺。泡茶之后,在分杯面的茶泡沫,分出各种形状。这是一种多么无聊的状态?此联采用223的句式结构,而且多用实词意象密集铺陈描写,句子比较实在。能够压住上一句的疏朗。

尾联虽不像古人抱怨“素衣化为缁”(晋陆和作《为顾彦先赠好》:“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却也声称清明不远,应早日回家,而不愿在所谓“人间天堂”的江南临安久留。此句有言外之意,看似是写眼前春雨春情,或者还是写个人归家的离怀。但实际是写对现实的不甘,不想在这江南烟雨中蹉跎了保家卫国的壮志啊。

陆游这首七律,写得清丽隽永,各联比较均衡,没有很明显的跛脚句子。文字平淡简单,但韵味却十足。尤其颔联两句,在一幅活色生香的江南烟雨画面外,蕴含有十足的情味,十分耐品,故此成为了千古名句。

终上所分析,从我个人的偏好来说。陆游的这首七律虽然写的不是大场面,但是各联均衡,句子更能令读者体微入情,可排第一。而王维的那首,比较恢弘大气,前三联非常刚健而具有画面感,只尾联为了应制而稍弱,可排第二。至于李商隐的虽然也很好,但从格局与描写手法来看,还是略欠小家子气了,也无亮眼出彩之句,故只能排第三了。

你们认为呢?或者最喜欢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