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运动会,如期举行。

医院后面的员工活动场,显得格外热闹,各个科室都派出了本科最强劲的运动健将,看来都是铆足了劲,势必一场血拼。毕竟奖品也很丰厚,更重要的是,为了名次,有些科室主任放言,获胜参赛人员,还可以补休一天,怎么可能不心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值班,也没有门诊,淑芬跟李姿圆还有科室几个护士,提前来到活动场,趁着人少,在赛道边占了个好位置,随后贾惠娟跟她们科室的人也到场了,贾惠娟挤着淑芬站她旁边。

“淑芬,我是专门给你们科来加油的。”“谢谢,我也是专门给你们科来加油的”。两个人握了握手,表示互相感谢。第一场比赛是“火速救援”,5个科室一组,第一组,恰好就有消化科跟心内科。

“谁分的组呀,让人怎么加油嘛。”贾惠娟皱着眉头叫嚷道。淑芬看了贾惠娟一眼,“各加各的油,你就别为难了。”“你看你,人家是真心的”,贾惠娟笑着说道。“我对你还不了解。”淑芬回敬道。“果然好闺蜜”,贾惠娟双手抱拳,接着压低声音:“顺便问个事,你跟李元杰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淑芬“嗯?”了一声,笑而不语。这时,恰好比赛哨声响起,贾惠娟一转脸,好像忘了刚才让她感兴趣的问题,卖力的对着心内科喊道:“心内加油,心内加油”。淑芬看到消化这边,王建军跟张初之抬着刘小萌,刘小萌虽然躺在担架,但是双手抓紧担架两边,尽最大努力保持平衡稳定。三个人还是相当卖力的。

听到贾惠娟卖力的加油声,淑芬她们也不甘示弱,战场无兄弟,一定要盖过贾惠娟的声音喊道:“消化加油,消化加油。”李姿圆听到两个人这嗓门,只能边喊加油,边不断拉拉淑芬跟贾惠娟,让她俩悠着点。最终心内科以一步之差,领先消化科,贾惠娟欢天喜地的跳起来:“哎呀,淑芬,多有得罪了。”

“没关系,你们也不过是个倒数第二”。贾惠娟伸手握住淑芬的手,努力抖了抖,“恭喜你们倒数第一”。

两个人还在彼此推让下,李姿圆无奈地打断她俩,“好了、好了,赶紧走吧,第一,第二的都没你俩这么张扬”。这时刘小萌、张初之和王建军垂头丧气从跑道一头往淑芬她们这边走来。快到大家跟前的时候,刘小萌突然转身看到王建军说道:“咦,王医生,你跟着我干嘛?”。

显然王建军被刘小萌突然这么一问,也有点楞住,看了眼张初之,露出一副可怜的表情,好象是说,我做错了什么?

张初之看到王建军的表情,觉得有点好笑,心想,你是怎么了,平时不是挺能跟大家辩的嘛,但是还是帮王建军打圆场对刘小萌说道:“不跟着你,跟着谁?”。“不是的师傅,我是来找淑芬她们,你们也找吗?”刘小萌一副迷惑的表情。

“啊,找淑芬,对,我们也是来找淑芬呀,对吧淑芬”,说完,张初之偏了下头,故意大声问淑芬。“你们仨输了,好意思找我们吗?”李姿圆笑着回答。“你看刘小萌小朋友,我们仨输了,给科室丢人了,没脸见人了,要不我们仨走吧。”“对,要不我们三个一起吃个什么吧”,王建军赶紧附和。

刘小萌看了眼王建军,略显鄙视,又看了眼张初之,转身又看了看淑芬她们:“师傅,我不跟你们去,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完了,还嫌弃我们俩了”张初之笑着对王建军说,王建军略有点失望看着刘小萌。

“不是,王医生,你最近怎么看我怪怪的,我有点心里发毛,要是还是上次的事情,不行我俩说清楚吧,我当时真的是嘴快,说话没注意,你好男不跟女斗,别介意。”听刘小萌说起之前的事情,王建军赶紧伸出兰花指,对刘小萌摆摆手,略显尴尬解释到:“没有、没有,我那个,我都忘了,嘿嘿。”

张初之听王建军和刘小萌之间对话,看到王建军的表情,抿着嘴,觉得两个人今天有点意思。“那就好,那我俩说清楚了,你别记仇呀,你这人吧,虽然心眼小点,但心不坏。”

这话说的张初之和淑芬两边人都听到了,贾惠娟倒吸一口气,对李姿圆和淑芬小声嘟囔:“你说这孩子是不是傻呀,平时工作中也没看出来呀。”“哪里是傻,是有点意思。”淑芬对李姿圆笑着说,李姿圆也是点点头。

“你俩啥意思?”贾惠娟问道。大家笑而不语。刘小萌毫不忌讳把话说完,王建军张大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缓了一阵,挠挠头:“是呀,我人其实挺好的”。刘小萌认真点点头:“嗯,那我走了”。

张初之看了眼王建军,说到:“我俩走吃个什么去,那一帮女人,没意思是吧”,说完拉着王建军跟淑芬她们招招手,反方向离开。刘小萌走近李姿圆她们,李姿圆拍拍刘小萌肩膀:“这趣味运动会还是有点意思是吧。”

刘小萌撅着嘴:“没意思,都输了”。“没事的,你看你贾惠娟姐,人家不也挺坚强了。”“就是,刘小萌,没事的,虽然你们只是倒数第一。”贾惠娟不甘示弱的安慰道。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医院初衷不过就是让大家工作之余放松下。

随着哨声再次响起,换了新的一个科室,四个人给别人让出位置,回住院部去了。这时贾惠娟想起刚才的话,“淑芬,我刚才是不是问你和李元杰的事情?”“嗯”,淑芬小声应道。“你俩”,贾惠娟一脸八卦表情,“你俩?”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别乱想,我是问候李元杰去了,好歹也是大事情”。“得,我懂了~”,贾惠娟一副我根本不相信的表情,“这问候我给满分。”“你们在说什么?”刘小萌并不是太了解淑芬跟李元杰的情况,看着两个人说的跟打暗语,又一脸迷惑。

“没啥,没啥”,淑芬、李姿圆、贾惠娟三个人互相看了看,淑芬有点不好意思快走了几步,李姿圆跟上,贾惠娟赶紧搂着刘小萌脖子我后面说,“刘小萌,你们科输了,你不打算请你的贾姐姐吃个冰激凌?”。

就听刘小萌在后面惊呼道,“你都这么胖了,还吃冰激凌,冰激凌热量那么高,你都没有想过减肥嘛。”“小妹妹,冰激凌是凉的,哪里来的热量呀,快点请我吃一个吧,求求你了”,贾惠娟一边给刘小萌撒娇。就听刘小萌无可奈何说道,“行、行、行,你胖,你有理,门诊小卖部,你吃多少买多少。”

下午,淑芬门诊,在导医处签到,碰巧,看到李元杰,两个人相视而笑,没多言,却觉得和平日比较有所不同。一进消化科门诊,淑芬看到门口等候椅,已经坐了很多人候诊。淑芬开门诊门,突然三个年轻男人,不由分说先挤进诊室,淑芬看了三个男人一眼,告诉他们不需要挤,因为门诊电脑是有顺序的,大家按挂号顺序看病,三个男人无动于衷,继续挤进诊室里,然后坐在检查床上。表现出一副谁先进来谁先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淑芬又强调一遍,三个男人装聋作哑。都是按秩序看病,淑芬心想,即使你表现出来这样,我还是会按照大家挂号顺序看病,除非病重和年纪很大的人。淑芬打开电脑,叫第一位病人,是个一对年轻情侣,三个男人一看开始骂骂咧咧。

对女孩问诊时,三个男人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淑芬有些生气,对他们说道,“麻烦请到外面等着,现在是女病人,你们在跟前,我无法问诊”。说到这,三个男人理直气壮道,“我们先来的”。但是看到淑芬已经给女病人看,又极不情愿离开诊室,堵在诊室门口,不让任何人进门。

淑芬给女孩看完后,开检查单让做检查,刚准备叫第二位病人,这时三个男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其中一人指着淑芬喊道,“你这个大夫是傻X吗?我们先来的,你看不到吗?”。

淑芬眼睛一瞪,非常严厉地指着他的男人说“请先拿开你的手指,我是按顺序叫的病人,这是医院规定,我再一次强调,看病是按电脑挂号顺序来的,并且也请注意语言文明。”

“我们不管你们什么规定,老子挂完号,来门口时,一个人都没有,老子就是第一个,必须先看”。淑芬觉得没有要妥协的余地,也不让步。这时,听到诊室里有人吵架,敞开的门口,已经围观了很多病人。

“你们来的早,还有人比你们更早,电脑挂号时间是按顺序生成,没有人可以调整,你们这么强词夺理,那以后是不是谁都可以想插队就可以插队看病?”三个男人被说得无法反驳,就拿出一副流氓赖皮架势。其中一个与淑芬对峙,“谁知道你们的那个什么电脑时间能不能改。你当大夫自己心里最明白了,电脑在你手里,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然后转头对门口的病人大声问道“你们说对不对?”没有人响应,也没有人说话。

“说不定大夫还收红包了”另一个看到没人迎合,赶紧附和,对着门口继续吆喝。

“你说什么?谁收红包?把话给我说清楚,不要以为你是病人,就有资格给我泼脏水,拿出证据。”淑芬听到男人口无遮拦更加生气。“证据?你们私底下收了我们能看到?没收红包能让别人先看病?装的好的很呀”。最后一个男人也不甘示弱。

淑芬气得浑身颤抖,简直不可理喻,随手拿起电话,准备向医务处及门诊导医报告。离淑芬最近一个男人冲过来,准备夺下淑芬电话,陪着女朋友还没出门的男孩,正好站在淑芬跟男人中间,迅速用手挡了男人一下,才没有因为男人的冲动,让淑芬受伤。

又一个男人对着门口大声喊道“快看,大夫上班打电话,打电话了,不务正业,这就是证据。”帮淑芬挡住男人的小伙正色道“我们没有给红包,我也不认识大夫,大家都是按顺序排的,我们早上就挂的号。”最前面的男人根本不听,推开小伙,准备伸手打淑芬。

另外两个一唱一和的说,“你们认识也不会说的。”淑芬瞪着眼睛,看到朝她冲过来的男人,也不示弱,“你今天碰我一指头试一试,”。男人就跟疯了一样,伸着手就要往淑芬脸上扇。这时门口有人大声喝道,“想干嘛?”

所有人停下,回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诊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一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场,把三个男人都震住了。

淑芬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却一时半会想不起来。随后跟着进来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太太,中年男子转身,把老太太慢慢搀扶到淑芬旁边的诊椅,在年轻情侣跟前坐下。淑芬看到老人,才想起来,是自己一个老病号,中年男子是她的儿子。

男子遗传了这老太太不怒自威的模样,老太太更显得从容、大气。老太太坐定后,缓了口气,然后看了三个男人一眼,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快90岁的人了,都老老实实地在外面等着叫号,你们这些年轻人,排队就很难嘛?”三个男人看着老人,气焰明显没有刚才嚣张,但还是有点不依不饶,有个男人说道,“我不管,我管的是我先来,我就应该先看。”

“谁证明?我还觉得我们老太太先来的,我怎么没吆喝?我告诉你,我们老太太有心脏病,对我们老太太说话小声点,把我们老太太吓着了,别怪我不客气,我外面还陪着几个兄弟。”中年男子怒视着三个男人,暗示他们外面还有人,打架也要看人数。三个男人互相望了望,没敢再吭声。

门口又一阵涌动,有人让大家让一让。是消化科朱主任来了,随后还跟着科室几个大夫。主任跟几个大夫站到诊室中间,李姿圆多走了几步,站到淑芬旁边,用身体靠着淑芬,淑芬看到这一刻,才觉得说不出的委屈,眼圈一红,只是忍着没落泪,又很感激的看着坐在诊椅保护自己的老太太。老人家看到淑芬看自己,伸手握住淑芬的手。

朱主任并不知道大闹诊室的人是谁,环顾了一圈,也就猜出大概,对着三个男人问道:“我是消化科主任,有什么事情跟我说”。三个男人看到主任,有点矮三分,但是又不能露怯,一个大着胆子用不耐烦语气说,“你们大夫看病给人走后门”。

“走什么后门?说清楚点,怎么走的”,主任看看淑芬,淑芬没说话。“大夫按顺序看的病人,我们没走后门”,年轻情侣中的小伙怼了一句。主任明白大概事情,“那你们有什么证据?还有我上来时,还听你们门口喊着说大夫收红包,也给我拿出证据来。大夫收红包,医院有行政处罚,举报有奖励,但是如果没有,就是诽谤”,主任一字一顿的说着。

三个男人,再次互相看看对方,被主任最后一句话,说的心虚,还有点强词夺理道:“你们收红包我们能看到?”“那收你们的嘛?”主任紧随其后追问。“没有”,三个人小声答道。

“既然你们没有看到,也没有收过你们的,那就是收红包没有证据了?门口病人们都可以作证,也就说,你们只是随口就给我们大夫泼脏水,这应该算诽谤吧。那,这个事情,就有意思了,怎么样,是看完病咱们走司法程序,还是你们现在当着门口病人给大夫道歉澄清事实?”主任义正严辞。

在门诊面对这样无理取闹的病人实在太多,忍让的结果,就是纵容。三个男人互相看来看去,想必还在琢磨什么对策,沉默许久,一男人说道“澄清可以,先给我们看病”。

“看病可以,必须先澄清,然后门口排队,按顺序看”。朱主任毫不示弱,一副威严不可侵犯。这时门口有病人喊道:“就是,大家都在排队,出来排队”,很多人附和着“对,排队看病。给大夫道歉。”

三个男人看情况,不占上风,对着诊室门口的病人喊道:“排队就排队,没说不排”,灰溜溜的挤出诊室,给自己找了台阶下。主任看到三个男人离开,走到老太太跟前,弯下腰,靠近老太太说道:“老人家,不好意思,耽误您看病了。”显然,主任以为三个男人是插了老太太的队。

淑芬赶紧解释清楚。朱主任又赶紧对老太太以及身后的中年男子和年轻人情侣说了声谢谢。

老太太淡淡一笑,摆摆手,松开握着淑芬的手,自己慢慢站起来,说道:“没关系,姜大夫人好,这是应该的,我反正老骨头了,什么都不怕,我看这些年轻人,敢把我怎么样。”说完还对门口“哼”了一声,显得特别可爱。主任听了扶着老太太,笑着说:“看您老人家说的,您这精神头,好得很。我们非常尊重您。”

诊室恢复了一片和谐。李姿圆在耳边跟淑芬说道,淑芬才知道,刚才主任是准备跟几个大夫去胃镜室调试新进的胃镜,恰好听到消化科门诊吵架,才能这么及时赶过来。然后主任转身对淑芬说道“淑芬,你回去吧,后面的门诊我来上”。

“主任……”,淑芬还想说什么,主任摆摆手。“这种心情,也上不好门诊,回住院部看病人去吧。没事”。李姿圆拉了拉淑芬,意思就按主任说的吧。淑芬只好离开,再次跟门诊的人们说了谢谢。

还没出门,就听到有人喊道“麻烦让让”。是医务处单群书处长,跟着两个工作人员。“奥,朱主任也在,我听门诊导医台说你们消化科吵架,就过来看看,没什么事吧,是跟病人吵架?”看到诊室一片祥和,单处长有点吃不准什么情况。

“恩,单处长,刚解决完,小事情。”主任明显不想再多说什么。看了眼单处长,笑了笑。“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朱主任您辛苦了,我就回了”,单处长例行公事的把大家环视了一圈,然后抬手,跟朱主任说再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主任也摆了摆手,目送单处长离开。李姿圆愤愤不平小声嘀咕:“现在来有屁用,从来没问过大夫怎么样,有没有事情,只要病人不闹事,他们就皆大欢喜。”

淑芬一下子想起刚才那个张牙舞爪的男人,如果不是自己的老病人,可能真的被打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在医闹里,医院一直都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医生没有对错,就像李姿圆说的,只要病人不闹,就都不是事,所以医闹零成本,才会纵容这种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