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边境地区有一处领土,宽度仅8米,却是连接我国通往日本海的战略要地唯一通道,如果没有这一条狭窄的领土,我国东方第一村将孤悬海外,那么你知道这一领土是哪里么?它的价值究竟有多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被夹在两国之间的最窄领土

位于我国东北吉林省珲春市与防川村之间有一处狭窄的江堤路,其长度约为888米,宽度仅有8米,却被视为我国最狭窄的一处领土,名叫洋馆坪堤路,这里实际上是图们江的江堤,南侧便是图们江,跨江与朝鲜相望,北侧与俄罗斯接壤,两地之间由高大绵长的铁丝网阻隔,整条大堤呈弓字形分布,高出江面约2.5米,坐落于珲春市敬信镇通往防川村的公路上,其终点便是防川村,防川村位于珲春城以东70公里处,地处张鼓峰山脚下,其东西长约1公里,南北宽0.5公里,面积仅139平方公里,是我国唯一一处位于中俄朝三国鼎足地带,这里距离中俄土字碑仅数公里,沿图们江前行15公里,便是海岸线,登上瞭望塔,便能清晰的远眺日本海,区位优势十分明显,且这里结合了中俄朝三国文化渲染,民俗风情独特,旅游优势十分明显,有着东方第一村的美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洋馆坪堤路则是连接防川的唯一通道,被誉为天下第一堤。

实际上这里原本只是一条狭窄的土路,1957年,图们江洪水泛滥,将这一连接防川的唯一通道冲毁了,我国防川村因此孤悬海外,成为了一处“飞地”,导致防川村的百姓要想进入内陆,不得不从俄罗斯或是朝鲜绕道,但由于当时边防局势严峻,借道的方式常被邻国拒绝,这一情况持续了长达近30年,直到1983年,我国耗费500万元资金,以青石填江,在图们江上筑起了这座洋馆坪堤路,防川村这才重新与祖国手牵手实现互通,1992年,为了防止这一领土再度被图们江的洪水冲毁,我国又再度对其进行了加固,并以柏油铺路,更方便了防川村与内陆的沟通往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东北出海的遗憾

回顾历史,失去外东北一直都是无数国人心中的一大遗憾,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沙俄迫使清朝签订《瑷珲条约》,我国因此失去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乌苏里江以东则成为了清俄待议区,而当时我国法理上还拥有外东北东侧1.2万平方公里海岸线,东北地区依旧能够自由进出日本海,然而清朝却并未将这一出海口放在心上,甚至任由沙俄在此随意勘界,1859年,沙俄要求清朝承认其私自绘制的一份边界地图, 1860年北京条约签订后,我国再次失去乌苏里江以东直至海岸线,以及包括库页岛在内的4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吉林因此彻底失去所有临海领土,图们江出海口则因此便成了俄朝两国的界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沙俄并未就此罢休,而是继续在边境地区私自挪动界碑,将界碑从距离图们江出海口的46里处移到了30里处,1881年,沙俄这一行为被清朝官员吴大澂发现,于是他不惧威胁,据理力争,在他的斡旋下,俄方终于妥协,并在1886年与清朝重新签订《珲春东界约》以及《中俄查勘两国交界道路记》,土字界碑从图们江出海口30公里处,迁至27公里处,同时还增加了拉和萨两处界碑,我国收回327平方公里领土,另外还获得了图们江的出海权,珲春也曾凭借这一出海口,一举发展成为东北地区重要货物集散地,以及开放型经济支点。

然而进入20世纪30年代,日本占领东北地区,并试图将手伸向西伯利亚,苏联为防止日本异动,在1938年封锁了图们江出海口,并在防川村附近与日军交战,史称张鼓峰事件,张鼓峰地处图们江左岸,又位于中朝交界处,紧挨苏联的哈桑湖,最终这场交战以日本失败而告终,苏联也随即将前沿阵地推进至图们江边,导致防川与内陆的联系只剩下一条狭窄的洋馆坪堤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苏联对图们江出海权的限制,也给我国东北地区出海造成了一定挑战,紧接着20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再度爆发,苏联为支援朝鲜,又在图们江上架起了一座俄朝友谊大桥,但这一桥梁距离水面高度仅有3米,中间也只有3个桥洞可供小型渔船通行,等到苏联解体后,我国与俄罗斯重新就图们江出海口进行谈判,俄罗斯终于点头答应,恢复我国船只通往日本海,但也仅限于100吨以下的渔船,有这座大桥的阻挡,大型货轮依然无法实现正常出海,这也导致我国很长一段时间内,东北地区的货物只能绕路经铁路运输通往大连港才能运往外界,由于缺乏有效出海口,给东北经济发展带来了严重滞后性。

洋馆坪堤路的重要性

洋馆坪堤路虽然只是一条窄窄的江上堤路,但其作用不仅是连通我国本土与边境哨岗防川村这一个作用,更值得注意的是,图们江作为中俄朝三国界河,其河流中心线便是国际界线,但一旦中心线因洪涝等原因被冲垮或是流水侵蚀,导致中心线偏移,也就意味着国土上将面临损失,因此我国为了防止中心线偏移的情况出现,需要时刻关注这一堤路的加固和维护,这其中关乎的是我国对领土主权和对国防安全的重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目前这座俄朝友谊大桥仍横亘在图们江上,但随着中俄在远东地区的深入合作,很多人猜测,拆桥或是重新修建一座现代化新桥梁将成为未来大趋势,一旦图们江出海口重新被打通,中俄朝很可能在这里建设新的区域合作基地,届时,作为我国东部门户的防川村,也将成为东北地区与俄朝以及日本海联系的重要战略支点,这条洋馆坪堤路的作用也将迅速显现,未来将在区域发展中发挥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