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有多恨王安石,王安石打下了疆土他一寸都不要,全部送给了西夏。

司马光是北宋名相,他的《资治通鉴》被后人高度评价。一个如此受人敬仰之人,却差点就做了卖国贼。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司马光和王安石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司马光与王安石两人本是好友,但是司马光属于保守派,王安石属于变法派,政治立场的不同,导致两人最终反目。

宋神宗时期,皇帝十分支持王安石变法。司马光多次上表阻止无果后,心灰意冷,请辞寻了外放的差事。就是在这段期间,他主编了《资治通鉴》,其根本目的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废除王安石的变法,稳固宋朝江山。

宋朝自开国以来一直有三个深仇大患,分别是西夏、吐蕃和辽国。尤其是西夏,常年对宋朝边境骚扰不断,连年的战乱使得宋朝国库空虚,军饷支出捉襟见肘。

为解国库空虚之燃眉之急,王安石提出了变法,但当时并未引起朝廷的足够重视。宋神宗继位后,他认为变法确是一条可以让宋朝由弱变强的途径。他启用了王安石,支持他大刀阔斧的变法。

王安石提出要想国库充盈,首先就要开疆扩土,打破当时辽国、西夏和吐蕃对宋朝形成的三面环形屏障。

追随王安石变法的王韶提出了收复河湟二州的战略,以斩断西夏与吐蕃的联系,使西夏处于彻底孤立无援的劣势。

宋神宗非常赞同这一战略,特意任命王韶掌管收复河湟二州的事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河湟二州当时由吐蕃人掌控,这就意味着要想收复河湟二州,北宋要同时跟西夏、吐蕃两国开战,这种做法遭到了以司马光为首的保守派的强烈反对。

他们指出,王安石此举是在祸乱宋朝的太平天下,但宋神宗依然选择了支持王安石。

这场战役一打就是数年,王韶率大军大败吐蕃,收复了河湟二州等五座城池,为大宋开疆破土两千里,西夏彻底陷入了宋朝的掌控之中。

王韶的胜利将王安石的变法彻底推向了高潮,但伴随着的还有保守派们更强烈的反对声,他们联名上书要求罢免王安石。这时,正在外放的司马光给王安石写了三封亲笔信。

第一封信的内容是要求王安石停止变法改革,称变法就是剥削百姓和置部分官员的利益于不顾,彻底打乱了宋朝平静的生活。

对此,王安石做了回信,但只是寥寥数语。

第二封信王安石看完后,顺手扔进了火炉。久久没有等到王安石回信的司马光又写了第三封信。这次王安石拆都没拆,直接扔进了火炉。

至此,司马光恼羞成怒,两人彻底决裂。

宋神宗驾崩后,不满十岁的宋哲宗赵煦登基,亲近保守派的高太后垂帘听政,外放的司马光被召回,担任宰相。宋朝立即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司马光对变法进行了一系列毫不留情的降维打击,全部废除一条都不剩,改革派全部被贬,或者是被罢免。可见司马光对王安石变法有多恨。

王安石最后远离京城外放,做了一个小地方的官员。

变法在司马光的仇恨下只维持了十五年,就被彻底砸了个稀巴烂。但司马光依然不解恨,他的眼睛又盯上了王安石为宋朝开拓的疆土上,他启奏朝廷,将当年开拓的两千里疆土全部归还给西夏。

司马光指出,这些疆土是从西夏手中抢夺过来的,属于不义之财,会招致西夏怀恨在心。归还疆土,必定会为宋朝带来太平。然而这样的无稽之谈,竟然还受到了许多保守派的支持。

但是司马光的这个建议遭到了封疆大吏们的强烈反对,他们拿出宋朝的地图,质问司马光,河湟二州自古以来就是汉唐的旧土,明明是吐蕃和西夏抢了我们的土地,何来“不义”和“抢夺”之说,纵观古今哪有疆土拱手送人之理。

对此,司马光无言以对,但他依然坚持自己的主张。最终,司马光说服了高太后,只留下了河湟二州,其余的城池全部归还给西夏。

王安石得知这一消息时,也曾经连夜上表奏章,言明利弊,望皇上三思而行,自古没有主动归还疆土的说法。

可惜,那时的朝廷已经是保守派的天下,他的信已经传不到皇上手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司马光将改革派赶尽杀绝后,他的政治主张真的可以为宋朝带来太平盛世吗?

从归还西夏失地的第一天起,西夏就认定北宋是个纸老虎,开始肆无忌惮的侵扰宋朝的边境,宋朝陷入了更多的战乱中。大宋每年投入的军饷开支数不胜数,已然进入了危险境界。

但是司马光还是没有停手。他看重党派竞争,培植自己的势力,时刻不忘打压王安石的旧部。他的精力压根儿就没有放在为宋朝力挽狂澜,扭转国命上,他对王安石的恨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生生的将宋朝一步一步推向灭亡的深渊。

很多史学家指出,宋朝任命司马光做宰相是最大的败笔。他是造成宋朝灭亡的罪魁祸首之一,王安石将宋朝的局面刚刚转为复兴,转眼就被司马光给打了个稀巴烂。他给大宋带来的不是和平发展,而是更多的祸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司马光是博学多才的文学家诗学家,这的确不假,但是他真的不适合做政治家,他在宋朝为相是宋朝的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