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养在宁远侯家的表小姐谢茹妍,久病缠身。

眼瞧着婚嫁年龄已至,却寻不到一个衬心的好人家。

分别七年的二表哥带着赫赫战功从沙场归来,一身阳刚之气,叫谢茹妍春心萌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于网络/侵删

听闻顾千旭要去游园与林大人家的二小姐相看,谢茹妍开始着急了。

04

这日,艳阳高照。

顾千旭前脚刚出府,换了一身男装的谢茹妍和冬梅,就悄咪咪紧跟其后。

冬梅蹑手蹑脚,忧心忡忡:“表小姐,要是被二公子发现了可怎么办?”

“能怎么办?发现就发现了,我们就说赶巧了不就好了?”谢茹妍目光追随着顾千旭,敷衍着道。

就这样,两个身形瘦小的“男子”,举止颇为怪异地在街上行走着,一会儿走得匆忙,一会儿躲在某处遮挡物后面,神色慌张。

不远处,顾千旭突然停下了脚步,挑了挑眉,走到了一家卖首饰的摊主那儿。

“这玉簪,怎么卖?”

公子好眼光,这可是上好的美玉,一两银子便宜卖你。”

这头,顾千旭没有说什么,只是打量着手中的玉簪,似乎在辨别真假。

而那头,站在远处隐隐约约听见他们交谈的谢茹妍有些急了。

她秀眉紧皱着,恨不得上前去跟那人理论:“一两银子?那老板可真是个黑心的,他怎么不去抢啊!”

冬梅点了点头,就见顾千旭掏出了银袋子,爽快地付了银子。

“这……”冬梅语塞。

谢茹妍鼓着腮帮子,怒目而视,奶凶奶凶地道:“哼,还未见面就知道准备礼物,亏我还真以为他纯情着呢。”

冬梅嘴角一抽,原来谢茹妍在意的不是银子,是顾千旭在给别的女子准备礼物?

虽然心中气闷,但是谢茹妍还是要继续尾随顾千旭。

顾千旭到达游园时,那林家二小姐已经等在那里了,看样子,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

顾千旭微微作揖,表示歉意:“路上被事情耽搁了一会儿,让林二小姐久等了。”

“顾二公子不必说这些,我也才到不久。”

林家二小姐性子温婉,举止端庄,一瞥一笑皆是大家风范,妥妥的一个大家闺秀。

谢茹妍和冬梅躲在一处草垛后面,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只见那小亭子里,顾千旭和林家二小姐两人有说有笑,谢茹妍越看越是心烦意乱。

冬梅瞧了地上那一堆碎草一眼,叹了口气,劝道:“小姐莫要再揪这干草了,伤了手不说,若牧民来收草,看到这一地狼藉,该心疼了。”

“哼。”谢茹妍停了手上动作,动了动有些酸胀的脚脖子。

亭子里的两个人说了些什么,双双站起了身,要往别出去。

谢茹妍见状,赶紧收起坐姿,要站起来继续跟上。

可刚一站起来,两眼就顿时一阵发黑,软趴趴地倒在了冬梅身上,意识全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于网络/侵删

05

冬梅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失声尖叫了一嗓子,大喊:“表小姐!”

顾千旭一步并作两步,速速冲向了她们,从冬梅怀里抱过了谢茹妍。

他冷着脸,冬梅吓得直哆嗦:“二公子,我们也不是故意要跟来的……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和表小姐只是恰好路过……”

“回头再算你们的账!”顾千旭没好气地说了这么一句,将谢茹妍打横抱起,直接回了宁远侯府去。

冬梅也速速跟上,只留林家二小姐,在风中凌乱。

她撇嘴,头一次失了端庄,朝太阳公公翻了个白眼。

宁远侯府。

管家见顾千旭抱了个“男子”回来,表情十分怪异,一脸的欲言又止。

等再见女扮男装的冬梅神色慌张地跑进来时,心中一跳,再次定睛一看,顾千旭怀里的人,果然是谢茹妍。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快叫府医。”顾千旭冷眸扫向他,急声吩咐。

管家一拍手,赶紧朝着医馆的方向小跑而去。边跑还边嚷嚷:“老顽头,快来呀,出大事啦~”

老顽头,是府医的外号。

后院房间内,一番手忙脚乱之后,府医得出结论:“表小姐这是中暑了,弄些凉水浸湿手帕,为她降降温,再喂些淡盐水,熬些解暑的药汤喝一喝。”

丫鬟们听完,赶紧麻利地领了活,分工明确。

然后,谢茹妍一身男装中了暑从外回来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宁远侯府。

老夫人黑着脸就来了,拿拐杖在地上一戳,很是威严:

“千旭,怎么回事儿?你不是去和林二小姐相看的吗?怎么抱着茹妍回来了?她还中暑了,还穿着男装?”

顾千旭不慌不忙地替谢茹妍开脱:“是我念及她在府上憋闷,给出了主意,让她换了男装,与我一同出府,却没想到中了暑。”

“荒唐!”老夫人眉头一蹙,一拐杖就打在了顾千旭小腿上。

绕是他一个铁血铮铮的男子,也疼得额角冒汗。老夫人这一棍子,可真是半点力也没收啊。

等谢茹妍醒来,屋里只剩冬梅了。

冬梅把经过告诉她,她脸色一白,连忙问:“那二表哥现在在哪儿?”

“在祠堂抄经书呢。”冬梅道。

谢茹妍心中愧疚,趁着夜色遛进了祠堂,给顾千旭送点心。

“二表哥?”

“你怎么来了?”

顾千旭看着鬼鬼祟祟要翻窗进来的谢茹妍,心中七上八下,赶紧放下笔墨,将她抱了进来。

他的手搂上她的腰,一时有些怔愣,女子的独特体香闯入他的鼻间,他恍惚了一下,心慌意乱。

匆匆将她放开,他将手背在身后,捏紧了拳头,手上的触感挥之不去。

“多谢二表哥~”

这一声二表哥,让顾千旭的心神更加荡漾,耳根子不知不觉就红了起来。

谢茹妍没发现他的异常,走到桌前,将裹着点心的帕子放在上面,打开。

她见顾千旭仍待在窗前,有些着急:“姨母罚人抄经书,最喜饿人肚子,二表哥快来吃些点心,垫垫肚子吧。”

顾千旭这才回了心神,朝她走了过去。

小时候,她也被罚过抄经书,那时候,从窗户翻进来送点心的人,是顾千旭。

其实,那时候,他被老夫人发现了的,只不过老夫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于网络/侵删

06

夏日繁星,谢茹妍望向窗外,突然有了仰望星空的兴致。

她倚在窗前,看着星空出神,连顾千旭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后都不知道。

她后撤一步,撞在了他的胸膛,感受到了他清晰的心跳。

她的心也在一瞬间狂跳,愣愣回头,呢喃细语:“二表哥?”

顾千旭沉默了片刻,才隔开些距离,从袖口中取出白天买来的玉簪,抬手别在她的发间。

谢茹妍压抑,玉指轻轻抚摸了一下头上玉簪:“送我的?”

她还以为,是送给那个林家二小姐的呢。

顾千旭摸了摸鼻子,背过了身,语意不明:“嗯,觉得与表妹甚是相配,就买了。”

经书还要些时间才能抄完,谢茹妍心里愧疚,也想与他多相处,于是就坐在了一旁,为他研墨。

岁月静好,顾千旭专注抄经,谢茹妍时不时打量他一眼,嘴角扬起,无比满足。

许是与谢茹妍一样,贪恋这片刻的温馨时光吧,顾千旭抄经的动作慢了许多……

不知不觉间,谢茹妍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顾千旭放下笔墨,注视了她许久。

等谢茹妍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在自己房间的床榻上了,天色也已经亮了。

冬梅告诉她:“昨夜,是二公子抱着表小姐回来的。表小姐也不知做了什么梦,抱着二公子的胳膊不放。”

“啊?那后来呢?”谢茹妍惊了惊,心想自己也不记得做了什么不可描述梦呀,莫非是她一觉醒来给忘了?

冬梅道:“后来二公子守在您床前好一会儿,才脱身走的。”

谢茹妍心如捣鼓,仔细回忆着昨夜的点点滴滴,愣是一个细节也没想起来。

正当她苦恼时,老夫人身边的丫鬟来找,说是老夫人有事儿找她商量。

谢茹妍:“姨母可有说是何事儿?”

丫鬟笑了笑,卖了个关子:“表姑娘去了就知道了。”

等谢茹妍去到老夫人身边,才知道,老夫人把她的八字拿去道观,给道士算过一卦。

道士说,她命里缺少阳刚之气,这才阴邪附体,旧病难医。

他给的建议是,只要早点许配了人家,早日成婚,便可和夫君阴阳调和,到时候身子自然会好转。

谢茹妍不信鬼神,却又不好拂了老夫面子,只道:“姨母的恩情,我心领了,只是我这副模样,怕是不好找着人家。”

老夫人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宽慰道:“哪能啊?你是我们侯府的姑娘,多少人想要了去还不一定呢。”

谢茹妍脑海中闪过顾千旭的身影,下意识地叹气,摇了摇头。

老夫人只以为她没信心,便将计划告诉她:“我已经和侯爷商量过了,等下月十五,就给你举办比武招亲,道士说好武的男子,阳气足。我觉得有道理。”

事情就这样拍板定案,谢茹妍回自己院子的时候,整个人都愣愣的,回不过神来。

宁远侯要为表小姐举办比武招亲的事情,一下子就在城中传开。

谢茹妍原本以为,不会有什么人报名参加,可没想到,还真有不少人,那花名册拉得老长。

冬梅感叹:“我就说表小姐美若天仙,自是有不少人想娶了去。”

谢茹妍却皱起眉,多愁善感:“他们看中的,只是我与侯府的这层关系罢了。”

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距离比武招亲的日子越来越近,谢茹妍的心也越来越不安。她其实一点也不想这样嫁了去。

只是,事已至此,她没有说“不”的权力。

她坐在长廊上,面对着院子里搭起的擂台,能清楚地瞧见每一个郎君的模样和身姿。

高的、瘦的、胖的、矮的……

没一个让她满意的。

直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翻身上台,全场都寂静了。

宁远侯脸色一臭,拍案而起:“千旭!你这是干什么?”

顾千旭满脸认真:“爹娘说了,只要真心求娶,皆可参赛。我是真心要娶表妹,爹娘不可失信于人。”

“你!”宁远侯语塞。

老夫人翻了翻花名册,只见名册最后面,顾千旭的名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写了上去。

她叹了口气,安抚了宁远侯,对顾千旭说:“那便看看你有没有本事吧。”

顾千旭与谢茹妍远远对视一眼,满眼皆是势在必得。

(未完待续)

作者:轻声戏语
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欢迎原处分享转发,禁止复制搬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