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2021年7月,在人们还在争议美国会不会加息的时候,我写下了这篇文章,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论证美元将会开始收缩。当然现在我要说的并不是这个,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最后提到了一个关键,就是半渡而击。而随着美国加息周期临近尾声,我认为这个半渡而击的时间,正在逼近。原文链接:

身处历史的迷局之中,我们现在可能还很难意识到,美军从阿富汗撤出是一个标志性的历史转折点,就像当年的911事件一样,人们只是震惊于世贸大厦垮塌画面的强烈冲击,没曾想到这会是把美国拖入帝国坟场的起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阿富汗境内瓦罕走廊

美国推翻塔利班政权只用了三个月,但是阿富汗战争却持续了二十年,二十年,是一代人的时间,美国在这个时间没有完成这个既定的战略,就意味着永远也不可能再实现这个梦想了。这个战略是什么呢?

这就是每一代帝国都梦寐以求的大中东战略,在欧亚非这块大陆上,要想实现最终的霸权,就必须控制三大洲的连接地带,也就是大中东地区,只有控制了这里,才有可能分化各个大陆上的大国,通过控制枢纽,从而控制大陆的陆权。

在中东这块是非之地,美国虽然总体上比苏联更进了一步,但还是未能在帝国坟场逃脱噩运,阿富汗最终成了美国扩张战略的转折点。

阿富汗是美国扩张的终点

在说到美国的战略可能会出现逆转的原因之前,我必须得再次讲下阿富汗对于大中东战略的重要性,只有搞清楚了这一点,才能明白,为什么离开阿富汗就是美国战略扩张的终点。

我曾经在文章:《》中写过,每一任帝国要实现大中东战略,其中最关键的一步都是占领阿富汗,因为大中东东高西低,而阿富汗就是伊斯兰世界地理意义上的堡垒。

但是取阿富汗不是大中东战略的结束,而是真正的开始,历史上不管是谁占领这里,都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在中东迅速推进,只有拿下整个中东之后,才有可能回过头来慢慢消化阿富汗,否则的话,因为阿富汗80%的国土都是山地,拿下阿富汗却不能快速拿下中东,无一例外都会陷入战争泥潭。

苏联如此,美国亦如此,拿下阿富汗却不能快速占领整个中东,等于自己给自己挖坑,或者换句话说,没有做好拿下整个中东的万全准备之前,是绝不能轻易进入阿富汗的,不然就等着其他对手把你牢牢拖住,然后慢慢消耗你。

我们回头再看美国中东战略的时间线,难道说美国的精英会没有这些起码的常识吗?

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恐怖袭击,2001年10月7日开启阿富汗战争,2001年12月7日,塔利班最后的大本营坎大哈被攻占,塔利班政权彻底倒台。记住这一天,等下我们还要提到这个时间的特殊意义。

不到三个月,阿富汗政权被推翻,然后仅隔了不到15个月,2003年3月20日,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不到一个月,2003年4月15日,美军宣布主要军事行动结束。此时美国在中东最后的对手只剩下伊朗,而占领阿富汗和伊拉克之后,伊朗东西两个邻国都成了美国的前进基地,伊朗此时面临着美军夹击的威胁。

然而进攻伊朗的倒计时之战,即看起来将会是最轻松的叙利亚战争,却过了整整8年,在2011年3月才开始,为什么会拖这么久?是换了总统吗?不是的,这期间一直都是小布什在任,他的第一任期就打了这两场战争,然后在2004年连任。

然后再第二期发生了一件大事,即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当然危机爆发之前,已经有诸多端倪,美国不得不集中精力先处理国内事物。这使得美国贻误战机,可以说从那个时候起,美国就已经错过了控制整个中东最后的机会,而撤军阿富汗的命运,也早已经注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整个大中东战略已经陷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之后,美国可以说是一直在摇摆,放弃这个战略,也就相当于放弃了称霸全球的梦想,对于走到这一步的美国来说,似乎只要稍微再努力一点点,说不定还可以找到机会扭转整个局势。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几乎每一步最后的发展,都离美国的梦想越来越远。

就这么又拖了10年,直到今年,已经是911事件二十周年,美国才最终下定决心,撤离阿富汗。这对于美国来说,是痛苦的,放弃梦想,承认现实,接受自己的无能,总是让人感觉痛苦,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美国一旦放弃了阿富汗,事实上也就放弃了大中东战略,其在伊拉克的驻军也变得没有意义了。

就在上周,英国广播公司(BBC)国际频道中东记者Nafiseh Kohnavard在推特上宣称,

白宫中东事务协调员布雷特·麦高克告诉伊拉克方面,“(美军)第一批战斗部队即将离开,然后其他人也将离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美国的大中东战略事实上宣告破产,过去围绕着这个战略,所做的各项努力,将全部会在新的战略指导思想下,由扩张,转为撤退。

然而撤退,仅仅就是撤退吗?

美国扩张战略是为美元扩张服务

在任何大的国际战略发生逆转的时候,往往伴随的是国运与国力的逆转,这在历史上屡见不鲜,那么这一次美国的战略逆转,能不能全身而退呢?美国在中东军事力量的撤出,将会使得中东的战略格局发生很大的变化,现在之所以还没有出现,只是因为这个历史的进程才刚刚展开而已。

众所周知,美国在中东有两大支柱,一个是以色列,一个是沙特,以色列是美国用来军事威慑中东国家的大棒,沙特就是在威胁之下锚定石油美元的支柱。但是当美国支撑中东战略的军事力量撤出的时候,很明显,过去被强力弹压的力量就会崛起。

比如伊朗,甚至沙特也会开始逐步离心离德,而孤军深入的以色列,要想在阿拉伯世界里保留一块立足之地,未来唯一的出路,只能选择与各位邻居和解,因为未来不再是美国支持下可以强力扩张的时代,以色列更多的要靠自己了,所以中东的战略格局,一下子发生了力量的反转。

过去攻守的双方,可能正好要反过来,攻方将不得不由攻转守,以色列的强硬派已经下台,生存策略也会随之开始调整,美国也在促成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握手言和,阿联酋驻以色列大使馆,已于当地时间14日在以色列特拉维夫正式开设落成,这是美国撤退时所作努力的一小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这还远远不够,因为最主要的对手是伊朗以及他的大哥们,他们会不会让美国顺利撤退,才是美国能不能全身而退的关键,对于他们而言,地缘上的军事力量撤出,并不是真正的撤退,这只不过是表象而已。

因为当初美国的扩张战略,就不是简单的军事扩张,而是为了背后的美元扩张战略服务的。

还记得美国正式推翻阿富汗塔利班政府的那个时间点吗?正是2001年12月7日。三天之后,在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中国入世,是一件改变了中国,也彻底改变了世界的大事。

我们的加入极大的推动了全球化的进程,我在《中美一旦脱钩,美元将大幅贬值,美国承受不了脱钩的后果》这篇文章里介绍过,正是从我们入世之后,全球化开始加速,全世界的货物贸易量陡增,而伴随着货物贸易量增加的,是美元的结算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元在货物贸易结算中,占比一直在85%左右,近年来略有下滑,但还是维持在80%以上,占据了绝对的市场份额,而随着美元结算量一起增加的,还有美元的流通和储备量,在这个过程里,我们的货物出口到了全世界,而货物出口到哪里,美元也跟着流通到了哪里。

让世界接受美元,跟美元一起进行扩张的,是美国的文化和军队,所以说美国在2001年底占领阿富汗和我们最终在2001年底加入世贸组织,并不是完全不相关的两件事,他们在内在的逻辑上,有着共同的主线,就是这两件事,几乎都是由美国按照他们的战略,在决定最终的推进节奏。

2001年之后的那几年,是美国的巅峰时刻,美国的商业文化,美军的威慑力和美元一起,几乎同步在全世界大肆扩张,所到之处,所向披靡。这是美国全球战略推进最快,也是最辉煌的时期。

但是2008年之后,由于金融危机的到来,一切都被改变了。

在2008年危机之后,第一个慢慢停下扩张脚步的,是美军,始于2011年的叙利亚战争,始终未能打开局面,中东战略面临不进则退。第二个正在停下扩张脚步的,是美国的文化,在过去的四年,已经让全世界刮目相看,原来美国文化的包装下面,是如此的不堪入目,这正是美国文化在露出原形,难以保持过去影响力的直接证明,在我们国内,随着谎言成批的破裂,这一趋势就更加明显了。

然而与它们的收缩不相称的是,美元却在这几年,利用自身的世界货币地位,趁机放水,进行大幅扩张,难道说美国不明白这种美元的单一扩张,只会是无本之木吗?

我相信他们是很清楚的,当美军已经在全世界开始战略收缩,美国文化已经显露疲态,美元独木难支,几乎是必然的事,而为何美国还要反其道而行之,大肆扩张美元呢?

美元回流战略

很明显,在总体战略收缩的同时,美元却在大幅扩张,看起来这是一种危险的透支行为。但是这跟军事力量的扩张不一样,美元的扩张,可能恰恰是为了将来更好的撤退,因为一张一弛之间,就是美元金融周期的扩张与收缩。而美元的扩张周期,总是催生繁荣和泡沫,美元的收缩周期,则恰好相反,会挤破泡沫,带来萧条。

现在美元是接近零利率,然后每个月还在继续QE放水,这是典型的美元扩张。与此同时,我们看到的是美军撤离阿富汗,下一步可能会继续撤离伊拉克,甚至作出更多的妥协,达成伊核协议。

当美军的收缩行动初步结束时,可能正好也是美元的扩张将要结束之时,为什么这么说呢?

当美元扩张时,流出美国,进入全世界的资本市场,会推高全球的资产价格,而美元扩张结束,需要回流美国的时候,要怎么办呢?一个是要扎紧篱笆,把低税率的国家最低税率抬高,这是美国现在正在推进的事,就是制定全球统一的最低企业税。另一个就是要让世界乱起来,这样可以驱使资本,为了安全而回流美国。

所以我们看到美国在军事和金融上,一个收缩,一个扩张,这表面上看起来是恰好相反的两个战略,但实际上内在的逻辑是一致的。

我们看到美国在撤出阿富汗的时候,并没有任何想留下一个和平国家的打算,甚至退出之际,还默许土耳其和印度,这样并非相邻的国家,将影响力渗透进入阿富汗,未来的阿富汗局势只会更加复杂,阿富汗离美国很远,离我们却很近,它是我们的邻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阿交界的瓦罕走廊

类似这样的火药桶,世界上还有很多,当美国的扩张转为收缩时,其战略思路将全面调整,过去的美国国家战略是为美元的扩张战略服务,而下一步可能将全面逆转为,为美元的回流战略服务。

那时的世界,必将是一个伴随着混乱与危机的世界。

最后

我们常说世界百年变局,变局往往也是多事之秋,在这样一个时节,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可能还是防风险,这个风险有两个层面,一个是金融层面的,一个是安全层面的,既要降低国内的各种金融风险,也要加大军事力量的建设投入,当然,这两方面也都是我们目前正在做的。

在未来一段时间,我们的周边可能都很难平静下来,这也正是考验我们的时候,战略上要保持稳定,战术上可能会更加强硬,尤其是在遇到事的时候,把决心展示出来,这样可以震慑住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在这个阶段,用战术上灵活的出击,来保持住战略态势上的平稳,就算是一种成功。

我们都知道现在美元已是美国的性命所依,而其他方面却并没有实力给美元足够的战略支撑,这个时候需要的应该是耐心周旋,而真正的战略反击,以孙子兵法的建议,则应该等到美元回流之时,半渡而击。

此时大局已定,正是大展宏图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