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集团2023年前三季度经济成绩单都已正式公布了!从按各国本币计算,剔除商品和服务价格变化因素得到的经济真实发展情况来看,美国以2.5%的同比增长力度,再度位居首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经济发展强度排在第二的是日本,今年前三季度取得了1.7%实质性增长;加拿大排在第三的位置,同比增长1.5%;法国和意大利的前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长率都是0.7%,英国上涨0.5%。

G7集团中,唯有德国经济出现了0.4%的缩减,且英国、法国意大利的经济增幅也远低于美国加拿大,表明:东亚、北美、欧洲这全球三大经济重心中,欧洲似乎进一步沉沦了。

换个角度来看,欧洲似乎又没有变得沉沦

观察各地区的经济发展至少有两个指标,首先是各国经济提升力度,也就是上文提到的经济同比增长率;其次是对比各国经济规模的大小变化,特别是排名的变动,更能引起“吃瓜群众”的眼光。

以今年前三季度为例,德国经济真实发展力度低于日本,但德国GDP却实现了对日本的赶超;加拿大的经济发展速度也低于意大利,可意大利的经济规模却成功反超加拿大,不再是G7中垫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来细细地捋一下:2023年前三季度,按本币计算,剔除商品和服务价格变动因素,意大利经济仅同比增长0.7%,而加拿大经济却实现了1.5%的实际增长——前者增幅,不到后者的一半。

若纳入通胀因素,那意大利经济增速就一下子扩大至5.3%,加拿大经济增长势头虽然也扩大至2.2%,但却变得远低于意大利了。换言之,在抬高境内商品和服务价格增长方面,意大利能力更强。

再加上欧元汇率表现又稍强于加元,最终使得:在G7集团成员中,意大利成功反超加拿大。德国与日本的情况,也是如此,细节在之前的文章中已多次阐明了,本文不再赘述了。

那我们该如何看待这种变化呢?

相信很多网友都会认为“德国、意大利对日本和加拿大的赶超,属于胜之不武”,毕竟两国经济的真实发展情况都是低于后者的,当前的欧洲经济发展很萎靡,德国甚至都被鄙视为“欧洲病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南生认为,这种观点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可取的,但我们也不妨换一个角度来看看——在保持一定通胀水平的时候,若货币汇率也能取得优势,这难道不也是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吗?

汇率,是参与国际贸易中各货币的兑换比例。汇率越强,货币的购买力也就越强,能购买到的商品数量也就越多。对那些顺差国来说,可能会为了追求更高的出口,适当允许货币贬值。

但对那些逆差国来说,其出口反正不够强,那还不如希望汇率上升,支付同样数量的货币来进口数量更多的商品。

对这些国家的居民来说,用同样数量的货币换取更多的进口商品,难道不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吗?

我们再延伸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今年前三季度,越南GDP数额为7268.043万亿越南盾——接近7300万亿越南盾,而美国GDP却只是刚刚超过20万亿美元。不看货币单位一个是7300,一个20,分明是越南更强。

但一旦按汇率换算后,越南GDP就“暴跌至3063亿美元”,变成美国GDP的零头了。

这种差异,就是因为美越两国货币购买力的内涵不同——越南盾太不值钱,越南盾的购买力太微不足道了。

假设若干年后,1美元兑换的越南盾不是当前的2万多,而是1比1的话,那美国GDP就不再是越南的近百倍。反而是越南的GDP,变成是美国无法望其项背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这个角度来说,推动本国经济真实发展固然重要的话,推动本币汇率的上涨难道不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吗?经济发展的基本面有很多,货币汇率就是其中的重要一项,不可轻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