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恐怕是中国最差的军队了!”

1937年10月,一支衣衫褴褛、看上去吊儿郎当的队伍,一路行军来到了山西。

准备接收他们的阎锡山,一看就厌烦了,而站在一边的美国观察员,也脱口而出:“这是中国最差的军队!”

阎锡山一听更是闹心,直接上报蒋介石,说这支部队是扰民的土匪,他要把这事军队退回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蒋介石一听十分恼火,就想把他们拨给镇守河南的程潜。

程潜早有耳闻,这是阎锡山不要的队伍,既然是别人扔出来的“抹布”,那他也不要。

这时,号称“小诸葛”的白崇禧对蒋介石献计说,山东的李宗仁正需要兵力,干脆给他吧。

然而就是这一计策,让这支队伍,成了国军抗日历史上,一支最悲壮、最忠诚的队伍。

它,就是为台儿庄大捷奠定了坚实基础的——川军。

尽管无数人称他们为“土匪军”,但是在抗日战争的历史上,他们有足够的资格喊出那句:

“自古川军,从未负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37年7月7日,日军制造了卢沟桥事变,开启了全面侵华的恶行。

眼看着国家危亡,全国上下都掀起了抗日救国的风潮。

当时的四川,正处在军阀混战阶段,镇守四川的刘湘和刘文辉,虽然是叔侄关系,但也在互相争地盘。

只不过逢年过节,他们还会按照老规矩互相串门、拜年,让人分不清他们到底是敌是友。

也正是这种局面,让川军们的作风有些松散,军官们常常聚在一起喝酒、打麻将,有时候打起仗来,就是朝天上放几声空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真不想伤害本乡本土的弟兄。”

甚至有人编顺口溜说:“川军里面,老婆比军官多,军官比士兵多,士兵比枪杆多。”

1935年,蒋介石路过峨眉山,看到川军将领坐滑竿从他头顶上经过,士兵们也毫无军人之态,对这支军队印象极为不好。

然而,就在七七事变发生后的第二天,刘湘就以四川主席的身份,呼吁全国人民齐心协力抗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这次,四川各路军在刘湘的召集下,一致同意携起手来出川抗日。

这些号称除了老婆谁也不怕的四川男人,也开启了他们视死如归的抗战之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蒋介石的安排下,1937年10月,第一批出川的第22集团军,由邓锡侯率领,一路向西去找阎锡山。

为了快点赶到山西,他们一路风餐露宿,把随身的行李都挂在枪杆上,很多人还随身带着旱烟枪,衣冠不整地来到了山西。

阎锡山一看就没把这支部队放在眼里,也不给他们军饷和军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看到阎锡山如此轻视自己,川军将士都气不打一处来,为了早日上战场,他们甚至抢了阎锡山的军火库,气得阎锡山直接给蒋介石挑明了,不要这支军队。

蒋介石一向看重黄埔科班出身的学员将领,自然也觉得这支川军上不得台面,再加上之前去四川对他们印象不好,就想随便给他们塞一个去处。

蒋介石的态度,让科班出身的程潜也不喜欢这支川军,也不接受他们。

蒋介石只好把他们又拨给了李宗仁

正缺人手的李宗仁一听,就同意了接收川军,早已觉得颜面尽失的邓锡侯,对李宗仁的接纳感激不尽,含着眼泪对李宗仁说:“您恩高德厚,我们绝对服从命令!”

李宗仁也颇为体贴地说:“你们的难处我知道,但以后必须纪律严明,绝不能鱼肉百姓!”

随后,李宗仁又给了他们一批军火,包括500支新枪和几门迫击炮,还把他们的军装也重新配备了一下,并拨了一笔伙食费。

看到自己的队伍终于像个样儿了,整个川军高兴得像过年一样,他们感觉终于可以狠狠打击日本鬼子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37年12月,日军华北派遣军第10、第5师团横渡黄河,顺着津浦铁路,直接攻占了济南、泰安和青岛。

同时,日军华北派遣军第6师已经攻陷了南京,接下来,他们还准备挥师北上,攻占蚌埠。

如果两支部队形成夹击之势,那么他们就将占领华北、华东的交通大动脉,整个华北、华东也就随之沦陷了。

为了守住徐州,李宗仁调集60万兵力参加徐州会战。

而从四川来的22集团军,则被李宗仁安排守卫藤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是集团军,其实22军缺编严重,又刚刚打完太原保卫战,无论从兵力还是武器装备上,都和日军第10师团无法相比。

当时,负责镇守藤县的,是122师师长王铭章,掌握的兵力,大概也就3000人,跟一个团的兵力差不多,其中还有很多丧失战斗力的伤病员。

看着眼前这些跟他一起出来的川娃子,王铭章说:“这一仗必定是场硬仗,我将和大家一道,城存我存,城忘我亡!”

12月16日凌晨,日军的装甲车载着大炮,轰隆隆开到藤县城外,20多架战斗机也飞向天空。

随着一声令下,数千炮弹轰鸣着冲向藤县城墙,城内顿时陷入一片瓦砾和火海中。

而守城的川军毫不畏惧,他们用手里的机枪朝着炮弹飞来的方向,拼死一搏。

然而,因为武器装备差距太大,藤县还是被日军攻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看到冲进城里的日军,川军娃子们毫不畏惧,干脆跟敌人来个近距离肉搏。

一旦距离贴近,重型武器派不上用场,日军就有点吃不消了,毕竟这些川娃子,都是奔着拼命来的。

就这样,很多日军丧命在川军的白刃战之下。

身为将领的王铭章,一边指挥军队,一边陷入日军的枪林弹雨中,结果,不幸倒在日寇的枪口之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失去将领的川军,依然没有退缩,他们就是要战斗到最后一刻。

就这样,在守了三四天之后,3000川军最终全部壮烈牺牲,没有一个人投敌,也没有一个人逃命。

虽然藤县最终失手了,但是它有力地阻止了日军的南进,给台儿庄布阵争取了宝贵时间。

事后,李宗仁说,如果没有藤县三千士兵的死守,就没有后来台儿庄的大捷。

而这些再也回不了故乡的川军,就这样永远长眠在了山东的土地上。

这支战前最不被看好的军队,竟然在国难时刻,用血肉之躯,建起了阻挡日寇的钢铁城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经此一役,日军一听到“川军”的名字就闻风丧胆,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在遭遇的是一支不畏生死的队伍。

整个抗战时期,共有350万四川男儿,出川奔赴前线,然而奔走多年,归来只剩13万。

自古以来,民间都流传着“无川不成军”的说法,这一切,都是四川男儿为了国家向死而生换来的。

向胸怀家国、忠肝义胆的川军致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end---

作者:沐风

编辑:池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