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黄嘉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布局资管子公司、竞逐公募牌照,这是券商资管2023年发展的关键词。

临近年底,券商设立资管子公司依旧热情不减,动作频频。近日,信达证券(601059.SH)向监管递交了专业子公司设立审批的材料,监管已经接收。据悉,该专业子公司就是信达证券的资管子公司。而几天前,华鑫股份(600621.SH)发布对外投资公告,旗下子公司华鑫证券拟出资10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华鑫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鑫资管”)。

今年以来,长城资管、华安资管、国联资管、国信资管相继获批设立,证券行业资管子公司数量增至29家。与此同时,正在排队申请设立券商资管的券商队伍共8家,包括中金公司、中信建投、华创证券、东兴证券、国海证券、华福证券、信达证券等。

“当下证券行业在资管子公司方面的三大特征是设立热情高、增资动作多、申牌较积极。”华宝证券分析师卫以诺认为,基于资管新规后券商资管规模压降,去通道类业务带来的规模压力,需要通过主动管理型产品去补填,所以多数上市券商都希望通过资管子公司渠道申请公募牌照,入局公募基金市场进行业务增量拓展。

不过,当下公募基金公司内卷程度趋高,行业让利降费背景下,新发基金难推广,存量竞争加剧,券商资管的入局挑战重重。如何在各类资管机构的“同台竞技”中,走出一条特色化、差异化的发展之路,这是券商资管面临的一大课题。

在国信证券副总裁成飞看来,国外的知名资管机构都有自己鲜明的特色标签,国内的资管机构都需要打造自己的品牌,需要长时间的沉淀。不仅当下排名靠前的券商资管要建立自己的品牌,中小券商资管也有望通过形成自己的特色标签实现弯道超车。投研能力强者终将胜出,券商资管创新空间广阔。

近日,国信证券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谌传立对时代周报记者称,在资管子公司成立后,将继续聚焦主动管理业务,在做好固收、权益等传统优势业务的基础上不断丰富策略和业务类型,与各类金融机构展开深入合作。同时,资管子公司还将积极发挥投研优势,不断强化与公司各业务条线的协同合作,推动资管业务主要经营指标持续增长,努力提升对公司盈利的贡献水平。

券商资管子公司加速扩容

券商设立资管子公司这轮热潮,始于“一参一控”限制放开之后。

2022年5月,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监督管理办法》,标志着券商资管实现公募化的“一参一控一牌”制度正式落地,尤其是“一牌”的制度红利刺激,券商纷纷申请设立资管子公司,申请公募牌照,着力公募化业务转型,寻求业务增长点及突破口。

最新获得批文的是国信证券。11月10日,国信证券收到证监会批复,核准公司设立国信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信资管”),注册地为广东省深圳市,初始注册资本10亿元,业务范围为证券资产管理业务。

国信证券从递交申请设立资管子公司到获批,历时约1年2个月。2022年9月,国信证券向证监会递交申请设立资管子公司的申请,2023年3月获得正式受理。今年6月,国信证券迎来监管层的反馈意见,涉及投顾业务开展及组织架构、人事资格、业务独立经营、母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模拟测算等问题。

如今,国信证券顺利拿到批文。谌传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公司将按监管批复尽快完成子公司国信资管设立相关事宜。

国信资管是年内第四家获批的券商资管子公司。今年4月底,长城证券获准设立资管子公司,其从2022年9月向证监会提交申请材料到获批,历时仅9个月;下半年以来,券商资管子公司获批速度加快,国联证券和华安证券均在9月拿到批文。

今年10月19日,信达证券董事会通过了设立资管子公司的议案;11月7日,公司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了该议案,如今已向证监会提交材料。11月下旬,华鑫证券也宣布拟设立资管子公司。

“设立资管子公司符合监管政策导向、行业发展趋势和公司整体发展战略,有利于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合理配置资源,有利于提高公司业务运行效率,加快业务转型,聚焦主动管理,提高客户财富管理服务能力,提升市场竞争力。”多家券商如是解释。

多家券商资管子公司也在近期陆续开业。10月19日,申万宏源资管子公司举办开业仪式,宣告申万宏源资管业务延至子公司开展。申万宏源集团称,近年来,虽然资管行业各业态的竞争激烈不可忽视,但行业蕴含的机遇仍大于挑战。在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大资管时代,申万宏源资管的设立开业可谓恰逢其时。

11月16日,中信证券资管举办开业仪式。这是全市场第25家券商资管子公司,也是全国规模最大的证券资产管理公司。中信证券董事长张佑君希望,中信证券资管以开业为新的发展起点,把握资产管理行业的历史发展机遇,在中信证券的支持下取得新的成绩。

同业竞争、业务违规成监管关注焦点

设立资管子公司是券商资管业务转型发展的新起点,但在监管从严把关下,拿到牌照并非易事。

中信建投、中金公司、东兴证券、国海证券、华福证券、华创证券等券商提交设立资管子公司申请后,目前仍未获批,有的券商排队已超2年,各有难题待解,业务了结计划、同业竞争、资管业务违规、高管设置等是监管层关注的主要问题。

中信建投在2021年4月便宣布拟设立全资资管子公司,直到2022年9月30日,才迎来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主要涉及业务了结计划、部门设置、高管设置、风控指标四个方面,如请公司就设立资产管理子公司后资管产品投顾业务的划分情况予以明确;相关高管人员设置是否充足、是否可以适应子公司业务发展以及监督制衡。

今年4月,中信建投董秘王广学透露,目前资管子公司申请处于回复证监会反馈意见的材料准备阶段,今年将抓紧推进资管子公司设立工作。

中金公司申请设立资管子公司之路也颇为坎坷,同业竞争是监管关注的主要问题。

早在2021年8月份,中金公司递交的券商资管子公司材料申请便已获证监会接收,2022年8月和今年3月分别获证监会的书面反馈意见。

第一次反馈意见时,证监会要求中金公司就资管子公司的发展规划与定位、与中金基金防范同业竞争、利益冲突、利益输送的安排进行说明;同时要求其说明与中金财富关于资管业务划分方案的落实情况;在第二次反馈中,中金公司再被问及中金财富与资管子公司资管业务划分、具体落实情况,以及后续资管子若申请公募基金管理业务资格的安排是否会与中金公司、中金财富的资管业务划分方案衔接。

当下资管业务迎来强监管时代,资管业务违规也是监管层在审核中关注的主要问题。

7月21日,证监会出具了对华福证券设立资产管理子公司的反馈意见,证监会关注到,公司近3年因资管业务违规事项被福建证监局出具两次监管措施。请逐项说明整改情况和合规风控完善情况,并论证是否符合“具备健全的公司治理结构、完善的风险管理制度和内部控制机制”的条件。

实际上,今年以来,券商资管频收罚单。11月底,国盛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盛资管”)因部分资管计划存在尽职调查流于形式、内控把关不足、过度激励、销售管理不规范、信息披露不准确等问题,包括时任董事长裘强在内多位相关负责人被证监会深圳监管局处罚。

除了国盛资管之外,年内信达证券、国都证券、民生证券、华福证券、太平洋证券、五矿证券、长城国瑞证券、银泰证券、英大证券、恒泰证券、首创证券等多家券商也曾因资管业务违规被监管采取了责令改正、出具警示函等行政处罚措施,其中私募资管业务成为违规重灾区。

毕马威中国证券及基金业主管合伙人王国蓓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私募资产管理业务是券商资管子公司的主要业务之一,券商资管子公司需充分发挥自律管理能力,形成并持续优化公司内部全面风险管理体系,不断提升自身合规风控水平和专业管理能力,有效防控业务风险,促进私募资管业务的规范、稳健和高质量发展。

兴业证券研报指出,在监管层面,体现出三个趋势,首先强调管理人的主动管理能力和勤勉尽责义务,“资金池业务”以及“通道业务”已逐步压降;其次更注重加强风险控制以及管理人的资本实力,风险控制能力较强的机构将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最后针对非标投资业务进行限额管理,提出了合法、真实、有效、可特定化、确权等具体要求,对资管机构完善组织架构及内控、明确分工、充足专业人员方面提出更高要求。

公募化转型何以突围?

通过设立资管子公司,继而申请公募牌照,这是当下券商资管公募化转型的主要路径。

券商资管业务在经历了资管自营混业经营、层层嵌套野蛮生长、资管新规阵痛转型中曲折发展,雏形渐成后逐步回归资产管理初心,规范私募资管业务开展,设立资管子公司,着力公募化业务转型。

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数据,证券公司及其资管子公司私募资管产品存量规模由2021年末的约7.69万亿元逐步下降到2023年9月末的5.51万亿元。在私募资管规模持续下降的趋势下,公募基金业务已成为券商资管机构业务转型路上的关键因素。

目前,公募基金牌照仍是业内相对稀缺的资源,取得公募资格的券商及券商资管仅14家。多数券商正通过申请设立资管子公司,获取公募基金牌照,进而布局公募基金业务。

今年7月,招商证券的全资子公司招商资管公募基金管理业务资格获批,成为 “一参一控一牌”新规实施后首家获批公募基金管理业务资格的券商资管机构;11月,兴证资管公募基金管理业务资格获批。目前,广发资管、兴证资管、光大资管、安信资管、国金资管等在排队申请公募基金管理业务资质。

正在排队申请设立资管子公司的券商,同样有谋求公募基金牌照的计划。王广学表示,中信建投资管子公司成立后,有适时申请公募基金资质的计划;国信证券、信达证券等多家券商均曾提及,未来资管子公司有计划申请公募牌照。

当下,券商资管与公募基金、银行理财、保险资管等机构同台竞技,公募化转型也面临着全新的挑战。与公募基金、银行理财等其他资管机构相比,券商资管在规模与规模增速上不占优,但投资范围较广、权益类和另类投资更具潜力、高客和机构客户基础具备相对优势。

中信建投资产管理部行政负责人蒋胜近期表示,进入公募赛道对券商资管来说挑战与机遇并存,虽然公募基金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但是申请公募牌照可以帮助券商资管机构弥补私募资管业务的短板,让“私募+公募”资管业务形成互补,对券商资管有着重要的意义。

“随着近期公募基金市场费率改革渐次落地,券商在当下布局新市场的同时,亦需要加强自身投资能力建设,优化产品费率模式,转变过于依赖规模增长的发展模式,更加注重基金业绩表现,为投资人创造更多的收益,促进公司业务发展与投资者利益更加协调一致。”王国蓓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成飞认为,在资管新规推动下,市场正在奖励真正有投研能力的机构。券商资管若依托证券公司的特色,发挥产品创新能力,叠加未来多牌照的加持,依然大有可为。

招商证券在近期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表示,公募赛道竞争激烈,公司资管子公司面临业务挑战较大。公司在获得公募牌照后,将充分利用好内部协同,走差异化发展之路,在做好持续营销大集合转公募产品基础上,重点布局中低风险固收类公募基金产品,如公募债基、固收+等,择机布局权益公募基金产品。公司将不断提升主动管理能力,苦练内功,逐步做大公募基金管理规模,丰富公募基金产品线。

平安证券认为,未来券商可借鉴海外大型投行资管业务发展经验,进一步发挥综合金融优势,渠道端精细化、差异化管理客户,协同财富管理、机构服务充分利用高客和金融同业客户资源;资产端提升权益类、另类投资产品主动管理能力,协同大投行业务切入优质资产;人力端优化薪酬激励,打通投研、投顾、投行人才交流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