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川:日本新版万元纸币上为什么是涩泽荣一?

2023-12-05 08:00·近现代史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约一个月后,即2024年元旦,日本万元纸币上的福泽谕吉头像将换成“日本近代资本主义之父”涩泽荣一

本文转自「南瓜棚」微信公众号。

涩泽荣一(1840年3月16日—1931年11月11日),日本江户时代末期到大正时代的大实业家。拥有“日本企业之父”、“日本金融之王”、“日本近代经济的领路人”、“日本资本主义之父”、“日本近代实业界之父”等一项项桂冠。涩泽荣一还成为将《论语》作为第一经营哲学的人。他的著作《论语和算盘》总结自己的成功经验就是既讲精打细算赚钱之术,也讲儒家的忠恕之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涩泽荣一不仅是日本公认的近代产业先驱,而且是近代日本工商业的精神领袖。一个世纪后的今天,他仍然是日本企业家最崇敬的人。

文/马国川

作为东方国家,日本历史上和中国一样,社会等级森严,官员是社会的最上层,商人则备受鄙夷。即使进入明治维新以后,许多人仍然将进入政府视为荣耀之事。所以,当明治6年(1873年)一位高居大藏省少辅(相当于财政部副部长)之位的官员主动要求辞职下海时,在政界激起轩然大波。

这位主管国家预算大权的官员当时年仅33岁,人们都认为他前途无量,为什么要抛弃锦绣前程、弃官从商呢?他的回答是,“我时常与东京、大阪的实业家会面,对业务进行种种交谈,但看来他们以往卑躬屈膝的习惯并未扫除,面对政府官员只会低头,敬礼,既无学问,也无霸气,根本想不到要开创新事业或对事物进行改良。为让民间实业界发展起来,首先便需要有这样一个人,但我不知道谁才是最适合的人物,也不知道现在的生意人有多少才识。并非我自夸,我只觉得,如果我自己来干的话,必然会做出一两件成果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位充满“舍我其谁”气概的人士,就是后来被称为“日本商业之父”的涩泽荣一。

涩泽荣一出生于农民家庭,父亲在种植稻米之外,兼做杂货生意和买卖染色用的蓝靛,涩泽荣一也帮助父亲操持家务。在十七岁那年,有一次他代替父亲出席领主征收御用金的会议,遭到领主下人的蔑视和嘲笑,仅仅因为他是农家子弟。这件事让涩泽荣一非常愤慨,成为终生记忆。

“领主家的官吏对我彻头彻尾是一种仗势欺人的态度,不仅完全不承认我的人格,还对我训斥、嘲讽……对领主家的官吏轻视的愤怒深深地留在了心底,无论如何也无法忘怀”,他在晚年的回忆录里说,“同样都是人,没有任何理由,不,应该说无论有什么理由,只因为是武士就将农民视同奴隶般对待,是非常不应该的。我痛下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成为一个卓越的人,站到比他们高的位置之上。”

在当时来说,比官吏更高的位置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当大官。后来,官场的大门果然向这位胸怀大志的年轻人敞开:由于精明能干,他被幕府将军德川庆喜重用,成为幕臣。不过,此时尊王攘夷运动已经风起云涌,幕府统治摇摇欲坠。假如继续留在国内,涩泽荣一很有可能和幕府这艘旧船一起沉没。事实上,他的许多朋友在此后的战乱中丧生,只有涩泽荣一幸运地逃离了时代的漩涡。

1867年初,涩泽荣一被派往作为欧洲,出席在法国巴黎举办的万国博览会。而后,他作为侍从留在巴黎,陪同幕府将军之弟在法国留学。当时的欧洲正是资本主义工业化高歌猛进的时代,巴黎则成为展示经济繁荣的大橱窗。从蒸汽机车、工业用车床、纺织机械到教学医疗设备,无一不让涩泽感到万分新奇,眼界大开,也让他痛感日本的落后。他从此认定,打开国门、融入世界才是日本的光明之路。

涩泽荣一曾陪同将军之弟拜见比利时国王。国王说:“今后的世界是钢铁之世界,日本将来可能成为多用钢铁之国,而我国的钢铁生产发达,钢材质量良好,到那时请你们使用我国的钢材。”涩泽再次受到思想上的启迪:就连一国之君都直言不讳谈贸易买卖,可见工商对这些国家是多么重要。

不过,给涩泽荣一更大影响的,其实是这个工业社会中的人际关系,尤其是官与民、官与商的关系。在巴黎,涩泽荣一认识了两个人:一个是政府官员维莱特,一个是银行家弗洛里海拉尔特。在此后的许多场合中,涩泽荣一不厌其烦地讲述这两个法国人的故事,可见对他的影响至深——

按日本的习惯,这两人在一起时,商人必然要对官员大人的命令唯唯诺诺,但这两人接触时情况却截然不同——我当时也懂一些法语,所以在一旁听着——态度几乎没什么区别。一人说,这样做应该会比较有利,另一个便接着道,是那就按你说的做吧。两人之间毫无尊卑上下之别,这让我深受感动。原来如此,就是应该要如此才对!在日本,商人不管多么有才能,都必须对官员大人唯命是从,往往不得不屈从于官员,甚至被迫指鹿为马。而在法国却没有此类弊端,全体国民都是平等的,官员不会因为是政府官员而狐假虎威。

涩泽荣一痛切地认识到,“必须改革日本的现状才行,一定要将这样的习俗移植到日本”。在他看来,要使日本兴盛,必须打破官贵民贱的旧习,排除轻商贱商的思想,向西方学习,将工商作为富民强国的大业。

两年以后,涩泽荣一回到日本,加入到维新政府,成为大藏省官员。他直接参与了新政府的货币制度改革、废藩置县、发行公债等几乎所有重大政策的酝酿和制定。值得一提的是,将“bank”译语定为“银行”、创造“日元”(日语为“円”)都是涩泽荣一的功劳。在外人看来,涩泽荣一已经实现了早年的梦想,“成为一个卓越的人”。

当时明治维新才开始数年,百业待举。涩泽荣一深知国家的兴旺发达系于实业,而发展实业需要一大批扫除卑躬屈膝陋习、敢与官员平等相待、勇于开创新事业的企业家。因此,在政府工作4年之后,涩泽荣一毅然决然地放弃官位。他对那些对他弃官从商深感惋惜的人说:“我的信念不可改变,我要走自己的路。如果说有为之人都愿当官,而平庸之辈才甘于从事工商的话,那么国家的进步与发展是不会有希望的。在我看来,平庸之辈虽可为官,而非英俊之才则不能从事工商。”

从此,涩泽“下海经商”,走上了实业报国道路。在此后58年的漫长岁月里,涩泽荣一参与创办的企业组织超过500家。这些企业遍布银行、保险、矿山、铁路、机械、印刷、纺织、酿酒、化工等日本当时最重要的产业部门,其中许多至今仍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东京证券交易所也是他创办的。涩泽荣一不仅是日本公认的近代产业先驱,而且是近代日本工商业的精神领袖。一个世纪后的今天,他仍然是日本企业家最崇敬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涩泽荣一(图片来源:朝日新闻网站)

涩泽荣一以个人的努力推动了日本近代化,也为打破官尊民卑的制度而奉献一生,再也不涉足官场。即使伊藤博文总理力邀他出任内阁大臣,他也坚决拒绝。鲜为人知的是,涩泽荣一还曾经当面劝告孙中山放弃政治活动,专心做一个企业家。在他看来,中国需要政治家,更需要献身产业、推动工业化的企业家。

1928年,东京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庆祝活动,日本政界、商界的精英全部到场,为涩泽荣一庆贺“米寿”。88岁的涩泽荣一回顾自己的一生,再次提到了少年时受辱和在法国见到的官民平等的情形,“我被领主的官员侮辱,觉得官民之间隔阂甚深,然而看法国人行事却有天壤之别,令我茅塞顿开。世人平等的时代一定会到来,一定要提高实业的地位。今天看到诸位,觉得我的想法一直没有错。”

全场嘉宾起立,掌声雷鸣,向这位改变社会、改变时代的人物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