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3 年 9 月 23 日,反英国脱欧抗议者在伦敦游行重新加入欧盟。摄影:Isabel Infantes/EPA

文章信源:The Guardian(卫报)
信源介绍:《卫报》创刊于1821年,最初名为《曼彻斯特卫报》。于2011年在美国创刊,还推出了澳大利亚和国际版本,报道政治、政策、商业、国际关系等内容。卫报媒体集团是一家全球性新闻机构,致力于提供无畏的调查性新闻报道,为弱势群体发声,并让当权者承担责任。其独立的所有权结构意味着卫报完全不受政治和商业影响。只有该媒体的价值观决定了他们选择报道的故事。
媒体评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伦敦的威斯敏斯特宫内,英国脱欧已成为一个尘封多时的话题。在许其他领域多议题上,工党和保守党难以划分胜负,但他们都不愿重启2016年的脱欧公投辩论,就是这一点的明证。在税收和支出问题上,基尔·斯塔默(Keir Starmer)大体上延续了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的政治观点。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关于脱欧的辩论已经告一段落。依然有许多人希望公投的结果能够被推翻,并正在为此努力奋斗。但是任何成功的宣传运动都需要做到两点:首先,让选民相信英国在脱欧投票后的经济已陷入停滞;其次,让人们相信那些仍留在欧盟中的国家的生活状况要远比英国好得多。

遗憾的是,这两个标准都未能达成。自2016年以来的七年时间里,尽管英国的经济表现平平,但并未出现留欧阵营在公投前预测的那种全面的经济崩溃场景。那些末日般的景象——房价暴跌(时任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曾警告说,房价可能会下跌高达18%)和大规模失业——从未成为现实。

更重要的是,在脱欧带来的不可避免的混乱之后,经济调整的迹象已经开始显现。例如日产公司决定在其位于桑德兰的工厂投资超过10亿英镑,计划生产三款新型电动汽车。同样微软公司也投资了25亿英镑用于发展英国的人工智能产业。

这并不是说脱欧的过程已经完成。英国脱欧提供了以不同方式行事的机会,但这些机会至今仍未被充分利用。对于一家大型日本汽车公司来说,完成脱欧过渡要比一家面临更多繁文缛节的小型食品和饮料出口公司容易得多。对于那些在公投中一直处于失败方的人来说,将英国脱欧描述成一场灾难虽然方便,但并不符合事实。的确,COVID-19给经济留下了深刻的痕迹,普通人健康状况不佳和儿童失学带来的长期成本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尽管如此,脱欧后的英国在从这场大灾难中恢复的过程中表现得比法国或德国更为强劲,这些相对表现是至关重要的。那些希望重新加入欧盟的人往往忽视了英吉利海峡对岸发生的事情,这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里希·苏纳克参观位于桑德兰的日产汽车工厂,该工厂将生产三款新电动车型。摄影:Ian Forsyth/PA

回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英国加入当时的“共同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该集团成员国的经济表现远胜于英国。当时英国还沉浸在过去的辉煌中,而其他西欧国家则在努力前进。德国的对比最为显著,但法国、荷兰甚至意大利也经常被拿来做不光彩的比较。无可争议的是,最初组成共同市场的六个国家增长更快,结构性问题也更少。

但在今天,这种说法已经不再成立了。长期以来,且不仅仅是在COVID-19爆发后,欧盟的经济表现一直不佳。

15年前,美国和欧盟的经济规模相差无几;但如今美国的经济规模比欧盟大了三分之一。汇率波动是造成部分差异的原因,但美国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前沿,而欧盟则不然。苹果、微软、Alphabet、亚马逊、Nvidia、Meta 和特斯拉这七家世界领先的科技公司都是美国公司;而欧洲则没有一家能与硅谷的巨头相媲美的科技巨头。2000年,欧盟在半导体市场的份额为25%,但如今已经降至8%。在人工智能的发展方面,美国和中国都远远领先于欧洲。

欧盟经济困境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单一货币的“一刀切”性质是其中之一;缺乏与美国同等规模的联邦预算是另一个原因;坚持新自由主义经济理念(如严格控制预算赤字)也是原因之一。这些问题直接指向了欧盟的核心。德国——欧盟最大的经济体——预计今年将出现经济萎缩,并且在德国宪法法院裁定联合政府的支出计划无效后,公共财政出现了600亿欧元的黑洞。

尽管欧盟相对衰落下去了,但它依然保持着旧时的繁荣。当然,它的富裕足以吸引世界上那些贫困地区的人们前来寻求更好的生活。因此,在其经济陷入困境的同时,移民数量却在增加。结果之一就是激进右翼政治的崛起。在德国,德国选择党(AfD)目前在民意调查中排名第二,支持率约为22%。在法国,玛丽娜·勒庞可能成为下一任总统。在荷兰,反移民自由党在上个月的选举中赢得了最多的席位。当欧洲计划的四个创始国的政治生态变得如此丑陋不堪时,有些事情显然在骨子里已经严重出错了。

传统偏向自由的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也未能幸免于这一趋势。丹麦曾经是世界上最自由的移民国家之一,但现在已经从欢迎和融合政策转变为拘留和遣返政策。瑞典和芬兰都出现了极端民族主义的右翼政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英国是相对少数几个能逆流而上的欧洲国家之一。这并不是因为英国的经济表现出色,完全是因为英国的经济表现显然并不出色。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英国经济并没有实现有意义的复苏。在过去的两年里,生活水平一直受到生活成本危机的严重挤压,现在才刚刚开始恢复。

这也不是因为自公投以来,政府在限制移民方面取得了更大的成功。远非如此。净移民人数在2022年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来自欧盟的移民人数的减少被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移民人数的增加所抵消。然而如果民调结果正确的话,赢得下届大选的将是中左翼政党,而不是极右翼政党。

这本不该发生。也许是因为英国脱欧为那些认为自己的担忧被忽视的人提供了一个安全阀(其他地方没有),英国没有出现英吉利海峡对岸那种令人厌恶的民族主义浪潮。欧盟政治局势令人担忧的现状解释了为什么重新加入欧盟的国家将面临一场政治持久战。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英国的主要政党会让沉睡的狗继续躺在那里。

译者注明:美国政治学者Almond and Verba 曾经提出一个「沉睡的狗」理论("sleeping dogs" theory),他们认为多数的公民平常不会太关心政府决策者在做什么,只要政府运作大致OK,民众就如同沉睡的狗,投票率也不会太高。但是如果决策者所作所为太具有争议性,唤起了许多民众(无论支持或反对)对政治的关切,就如同吵醒了那只沉睡的狗,那么民众将会在下次选举中有所回应,投票率也因此会提升。

作者简介:拉里·埃利奥特(Larry Elliott)是《卫报》的经济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