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1952年,志愿军和联合国军在结束五次战役后坐上了停战谈判的谈判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停战谈判的同时,战场上的双方部队并没有停止战斗。为了更有效地打击对方的有生力量,毛主席提出了“零敲牛皮糖”的策略,让一部分擅长枪法的战士组成冷枪队,在战场上进行精准射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这个冷枪队中涌现出一位被誉为“狙神”的战士,名叫张桃芳。他并非一开始就是狙神,而是一个普通战士,只是在小时候曾玩过猎枪,具备一些狙击天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当他首次面对新型苏联支援的莫辛纳甘步枪时,他在打靶时失利,陷入了自我怀疑的状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经过努力学习和不懈的训练,张桃芳逐渐克服了自己的技术难题,展现出出色的射击技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1953年的一次战斗中,他用四十多天的时间射击240发子弹,消灭了71名敌人,从而名声大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的天赋引起上级的重视,被送往射击训练班深造,成为射击老手。

张桃芳的名气传到了24军军长皮定均的耳中,但军长对他的高击杀数表示怀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验证其实力,张桃芳与参谋一同前往前线,成功射杀三名敌人,赢得了军长的认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由此,他以32天、442发子弹消灭214名敌人的成绩,成为了狙神,并荣登世界十大狙击手第八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的结束,张桃芳调往空军成为飞行员,驾驶米格-15战斗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直至年老无法再飞,他从飞行员身份解脱,成为防空部队的一名参谋长。然而,在晚年,他仍然对再次摸枪的愿望难以实现感到遗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1980年退休时,他以副团级的职位告别军旅,对于外界对他级别过低的批评,他却淡然回应:“我是为国争光的,副团级已经非常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墓碑上刻着他生前最喜欢的话:“痛苦如此持久,像蜗牛充满耐心地移动;快乐如此短暂,像兔子的尾巴掠过秋天的草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这是苏联女狙击手柳德米拉的墓碑上的文字,也表达了张桃芳对另一位狙击手的敬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