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抗美援朝战争胜利70周年,在七十年前的朝鲜战场上,留下了无数志愿军战士的英勇事迹,更是长眠了许多烈士的英魂。

然而即便是在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之上,也留下过一段段伉俪情深。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总工程师潘田,便是在朝鲜战场上与自己失散八年的女友重新团聚,并在枪林弹雨之中结为了夫妻。

潘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么,这一对恋人当初为何会分别,又是什么原因促成两人在朝鲜战场上相遇呢?

这一切还要从潘田的战友、时任铁道兵三师副师长的黄振荣说起。

提及黄振荣,很多人都听闻过他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发建设北大荒的事迹,只不过鲜有人知的是,在1950年的朝鲜战场上,黄振荣以铁道兵三师副师长的身份率部入朝,并在抢修大同江铁桥等诸多战役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与此同时,时任志愿军铁道兵团第三师总工程师的潘田,与黄振荣既是战场上的默契搭档,也是生活中无话不谈的好友。

1952年10月,新中国成立三周年庆典之际,黄振荣作为入朝作战的志愿军代表之一,回国参加庆典,同时也回北京养伤。

黄振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黄振荣1912年出生于陕西,年仅十六岁便加入了国民革命军西北军,曾担任过西北军阀冯玉祥的贴身警卫,后来在江西宁都起义中加入了红军。

在1940年的关家脑战役中,黄振荣率领部队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激战,最后身负重伤的黄振荣不幸被俘,直到一年以后才逃离虎口,也是在这场战役中,黄振荣的身体留下了后遗症。

在入朝作战的两年里,黄振荣还不曾回国看病,老毛病犯了就强忍着吃止痛片,因此利用这次回国参加庆典的机会,刚好在北京休养时日。

也正是在北京解放军总院休养期间,黄振荣结识了一位名为周兰的女医生,初步了解之后,黄振荣有了做一回媒人的想法。

原来入朝作战的许多年轻战士都还打着光棍儿,黄振荣因为年龄较长,解放前就已经成家,可是看着自己身边的战友还都是单身汉,于是想给周兰介绍个对象。

潘田和周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周啊,我给你介绍的可不是新兵蛋子,是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同志,是咱们铁道兵三师的潘总工程师。”

黄振荣本以为自己搬出潘田总工程师的身份,周兰肯定会心动,但是眼前这个三十出头的周兰却没有半点犹豫,而是直截了当的拒绝了黄振荣。

“黄师长,我虽然没结婚,但是我早就有了对象,他也姓潘,只不过我们已经失散八年了。”

原来周兰早在南京中央大学读书期间就交往了一个对象,两人既是同学,也是知音,只不过毕业后对方参加了抗日战争,之后就杳无音信。

两个人曾经立下了誓言与婚约,因此即便双方已经失联八年,但是周兰仍旧守候着对方。

“黄师长,我那个对象要是还活着的话,说不定也去了朝鲜战场呢。”

黄振荣一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黄振荣虽然饱经沧桑,但是难免被周兰矢志不渝的爱情所打动,听闻周兰此前的对象也在南京中央大学读书,突然心头闪过一个念想,因为他记得自己的好友潘田就是南京人。

“小周,你说你对象也姓潘,他叫什么名字?”

当周兰说出“潘田”这个名字时,原本躺着的黄振荣兴奋地坐了起来,但是他转念又觉得不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而且从周兰描述的样貌来看,似乎又与三师总工程师潘田的相貌不符。

但是见到周兰眼中一闪而过的希望,黄振荣立即给朝鲜那边的潘田打了个电话。

时任铁道兵团第三师总工程师、副师长的潘田,1921年出生于南京,先后在南京、上海等地读书,1940年考入南京中央大学土木工程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学校期间,潘田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南京大学地下党支部书记,长期从事抗日救国运动。

1944年大学毕业后,潘田就加入了新四军,担任苏南地区报社记者,抗战胜利后,潘田担任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兵站部科长,后又被调入四野铁道纵队,1950年赴朝鲜作战。

作为我国早期的铁路工程建设专家,潘田在解放战争时期和朝鲜战场上都做出了突出贡献,虽然他年纪较轻,但战场之上却显得十分老成持重,因此他和年长自己十岁的黄振荣之间也成为了默契的搭档。

只不过他鲜有提及自己的感情生活,黄振荣此前只知道他还没成亲,却不知道潘田就是周兰大学时期的对象。

“潘总工,你是不是有个对象叫周兰啊?”

当黄振荣在电话那头念出“周兰”这个名字时,正在伏案工作的潘田愣了两秒钟,因为他已经太久没有听人说起这个名字了,以至于他感觉到如此地陌生。

前排左起第七位潘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倒不是因为潘田忘记了周兰,而是他早已经把这个名字刻在了心底,并打算永远地守候与封存,毕竟对于战争年代的爱情来讲,有太多的不测风云。

“喂,你小子怎么不说话啦,我在北京遇到个叫周兰的女医生,说你小子是她对象,真的假的?人家姑娘可是等了你八年——”

黄振荣并不知道,此时身处朝鲜战场的潘田已经激动得讲不出话来。

在确认了潘田与周兰二人的恋爱关系后,黄振荣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带周兰去朝鲜。

“我当然愿意去前线,好不容易找到他,这次不去我怕再也见不到了。”

黄振荣也明白,虽然朝鲜战争的局势已经日趋明朗,但是战场之上的变数波云诡谲,眼前这对恋人已经八年未见,自己有责任做一次“红娘”。

潘田(左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只不过如何把周兰带到朝鲜成了问题,先打报告、走流程的话,即便组织上通过,时间上也来不及,毕竟他还有几天就要回到战场。

情急之下,黄振荣想到了一个不得已的办法,让黄兰假冒成自己的妻子赵英华,尽管军官家属进入朝鲜也需要组织审批,但是身为副师长的黄振荣选择为了战友铤而走险。

几天后的中朝边境,果然不出黄振荣所料,检查站的战士在核实了黄振荣副师长的身份后,并没有详细核对周兰的证件,毕竟谁会想到一位志愿军师长会带一位身份不明的女军医进入朝鲜呢?

就这样,在黄振荣的促成之下,潘田与自己失联八年的女友周兰在异国他乡团聚,并且在战友们的见证下,终于结为了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