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前,拥有数千万用户的电视家留下一纸公告,称服务遇到问题,将停止服务,并足额退还用户付款。

在中国无数间客厅内,众多老人怅然若失,如同年轻人日日依赖的微信从手机上消失一般。

作为盗版电视直播软件,电视家的走红本身就是一种原罪,但背后原因却值得深思。“看电视难”为何会成为普遍现象?智能电视痛点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跑路”的电视家

年近六旬的钟先生没想到,看了大半辈子电视,有一天家里的电视机竟成了摆设。

11月20日晚,晚饭后钟先生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视,收看当天新闻联播。

但当他按下遥控器开关,电视屏幕出现电视家“看电视就用电视家”开机画面后,并未进入直播界面,而是弹出一则电视家公告。公告内容显示:“非常抱歉,我们的服务遇到问题,若您在会员期内,您的付款将足额退款。”

当晚,无法观看电视的并非钟先生一家。

作为国内老牌电视直播软件,电视家拥有大量用户,仅华为软件商店中,就有超5000万次下载量。电视家停播后,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上,大量一头雾水的电视家用户纷纷询问“电视家怎么了?”。

几乎同一时间,云海直播、秒看电视、小薇直播等互联网电视直播App用户也相继发出类似疑问。

有网友指出,电视家等第三方互联网电视直播App都是通过盗用正版网络信号源向用户播放,也就是靠盗版生存。而此前9月27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发布的《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规范电视直播频道业务秩序的通知》中曾提及“直播节目源来源不明”问题。

两下结合考虑,用户逐渐明白,盗版或许是导致家中电视停播的主要原因。

其实,电视家等互联网电视直播App停播后,用户并非没有其他选择。目前,中国收看电视节目的主要方式为有线电视、交互式网络电视(IPTV)、互联网电视(OTT)三种。但大部分用户却无意考虑前两种正规收看方式,而是前往B站寻找新的第三方电视直播软件。

电视乱象

电视观众为何宁愿收看盗版视频,也不愿走正规途径收看直播?背后的原因或许才是从根源上解决观众使用互联网电视直播App的着力点。

在钟先生看来,电视家视频内容覆盖央视、卫视、省级电视台,还拥有超1600个频道,完全符合他想要的观看电视的体验。相比之下,现在的有线电视、IPTV,其极度复杂的操作,层层收费的套路,使他压根看不懂该如何操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智能电视操作界面,五花八门的频道让人眼花缭乱。“电影”“电视剧”“体育”等频道还容易理解,“免费影视”“电影”“高清影院”等相似的频道入口开始让人摸不着头脑;此外,“个人中心”“共享中心”等图标更是加重了用户的理解难度。

若想避开复杂的频道入口,用户便需操控遥控器在屏幕上逐个选中字母,当最终打出电视剧名时,看剧的心情也冷却了大半。更何况对于很多老年人来说,用拼音打出电视剧名,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事情。

复杂的操作本就容易消耗用户的观剧热情,漫长且无处不在的广告更是让人不胜其烦。

小红书平台上,堆积了海量吐槽智能电视广告的帖子。有用户发文表示,他购买的小米电视,开机广告达130秒。除开机广告外,看电视剧或电影都需看160秒广告,若是不小心按到返回键还需再看160秒广告。

面对广告,用户们不堪其扰,表示看集电视,要忍受开机广告、主界面弹窗广告、右上角文字广告、视频APP非会员广告及会员广告,最后终于可以看剧时,还要忍受剧前、剧中、剧尾广告。

广告消耗的是用户的观剧心情,而五花八门的会员则直接消耗用户的钱包。

爱优腾作为电视机主界面常见的内容平台,三家各有各的会员,且手机端会员与电视机端会员并不相通。在此基础上,每家会员还会细分为不同等级及主题,包含黄金、白金、学生、体育等等。

更令人气愤的是,有的智能电视品牌,用户开通会员后只能试看5分钟,若要观看全部,还得继续充值超级会员。

繁琐的操作、越来越多的广告,以及层层的会员套路,让用户对有线电视及IPTV畏而远之,久而久之,电视机便沦为家中摆设。相比之下,操作简单、收费相对便宜的第三方互联网电视直播App则成为了众多人的选择。

供需错乱

如今,电视乱象愈发成为引爆大众情绪的话题,盗版、操作繁琐、收费套路层出不穷等皆是问题的具像化。而乱象背后,是电视产业链条上的各方,因争夺利益而忽视了电视机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产品。

在国内,电视机产业并非电视厂商一家独大,而是由内容平台、牌照方、电视厂商三家主导。

智能电视发展过程中,我国规定,互联网电视牌照制度要求爱优腾等选手必须取得“以电视机为接收终端的视听节目集成运营服务”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进入智能电视市场。取得许可证的机构一共只有7家,分别是央视国际、百事通、杭州华数、南方传媒、湖南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以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基于该规定,电视厂商、内容平台需与牌照方进行合作才可在电视播放视频。合作之下,爱优腾变成了奇异果、酷喵、极光视频。

由于是多方合作,所以电视端视频会员与手机端会员要分开销售,会员也是各自独立,并不相通。此外,由于电视端会员收益由三方分成,因此价格更高。比如,腾讯视频VIP238元/年,支持电视的超级影视SVIP价格就升到了348元/年。

除会员外,电视开机广告以外的其他广告同样由牌照方、内容平台和电视厂商共享。三方利益博弈过程中,电视广告形式愈发多样,各种各样的广告充斥在电视屏幕的每个角落。

三方利益牵动下,广告和会员种类愈发繁多,智能电视复杂的交互界面也由此而生。最终,电视愈发像一款设计丰富的智能手机。

但三方在通过将电视向智能化设计而为各自增加利益的同时,却忽视了电视产业最基本的问题,即电视应该是什么样的产品、电视的用户到底是谁?

互联网时代,年轻人在观剧设备上的可选项越来越多,手机、电脑、平板电脑、投影仪等设备皆排在电视之前。而老年人则刚好相反,他们并不惯于使用过于智能化的电子产品。

中国家电网发布的《2022国内市场适老化电视调研报告》显示,2016年到2020年互联网迅速发展期间,65 岁及以上人群一直都是电视收视贡献最大的受众群体,人日均收视时间历年来都保持稳定的增长态势,也是在所有年龄段观众中唯一呈现增长趋势的群体。

不难看出,中老年人才是智能电视的主要用户群体。而他们对于电视有着最朴素基础的需求,即操作简单,打开就能看。

但对于野心勃勃的企业而言,年轻人才是当下消费群体的主流,且这群人青睐于科技感、智能感强的产品。因而,在产品设计上愈发往交互复杂的方向发展。

需求与供应的错乱使电视企业不仅未能如愿扩大市场规模,反而使电视行业逐步走向没落。2021年,电视机出货量暴跌,达12年来最低。

让电视回归电视

怨声如沸下,近半年来,广电总局已开启对电视观看模式的整治。

例如,要求交互式网络电视终端应提供“开机进入全屏直播”和“开机进入突出直播频道的交互主页”两种“开机模式”选项,系统默认设置应为“开机进入全屏直播”。此外,用户操作遥控器切换页面至该页面完全显示,所需时间应不大于2s。

电视操作复杂、电视套娃收费与广告形式多本就是相辅相成的。相关措施出台后,开机进入全屏直播,意味着电视操作界面将更加简洁,同时收费系统也没有了向用户跳转的空间。

对于用户而言,数项措施有助于让电视回归到最初开机即可看的状态。但于电视厂商而言,互联网智能电视政策的变化,意味着电视厂商的盈利模式及收费模式都必须做出相应调整。对于依赖广告及会员收费等业务营收的企业而言,这是个不小的挑战。

但无论如何,电视最终还是应该从实际用户的需求出发,满足观众最基本的观剧需求,不至于让智能电视完全沦为摆设。在此基础上,电视厂商或许可以通过为用户打造更好的体验,来扩大市场规模,提升品牌溢价,最终将品牌及行业的发展道路延长。

或许有一天,智能电视用户们可以不用全网寻找第三方互联网电视直播App,而是如幼时一般,打开电视即可看,没有层层收费,没有过多广告烦扰。家中老人也可轻松收看电视,不用看着黑屏的电视寂寞地坐在客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