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方凤娇 胡金华 上海报道

关闭经销门店、营收净利骤降,近日又公告因财务造假被罚上千万元,知名童装品牌ABC KIDS母公司ST起步遭遇多事之秋。

值得玩味的是,在披露收到处罚书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即12月4日,公司股价开盘即涨停。有关公司处罚落地将进行预重整的小道消息在股民之间散播。对此,起步股份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如果要进行重整公司将进行公告,而目前没有公告,也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前三季度营收净利双双骤降,经销门店关闭了198家,也显示出起步股份的童装生意不那么好做。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童装业发展失速并非起步独有,森马、安奈儿、淑女屋等多家服装公司童装经营惨淡,海外品牌美国儿童服装零售商金宝贝(Gymboree)已于1月中旬宣布申请破产保护,Zara母公司此前已关闭童装连锁店业务,相关品牌闭店常见。

“未来的市场发展趋势一定不再是数量上的扩张,而是走附加值提升的强技术、强产品、强品牌之路。”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对本报记者表示。

罚单落地,董监高喊冤未果

12月1日,ST起步发布公告称,公司和相关责任人收到已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存在财务造假等违法行为,公司和相关责任人合计被罚7700万元,并有3名时任高管被采取市场禁入措施。公司和受罚高管极力喊冤,但事情并未发生扭转。

经查明,当事人存在两项违法事实,第一项是起步股份2018年、2019年年度报告及2020年半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包括公司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度虚增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及利润总额,以及股份代持未披露行为。

具体来看,起步股份收入及成本的财务核算基础数据采自道讯系统,公司通过道讯系统以虚构采购、销售业务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利润总额。

2018年年度报告中,起步股份虚增营业收入6947.84万元,占当年营业收入4.97%;虚增营业成本4633.25万元;虚增利润总额2314.59万元,占当年利润总额10.39%。2019年年度报告中,公司虚增营业收入18190.52万元,占当年营业收入11.94%;虚增营业成本11599.19万元;虚增利润总额6591.33万元,占当年利润总额37.42%。2020年半年度报告中,公司虚增营业收入10948.61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19.54%:虚增营业成本6911.29万元;虚增利润总额4037.32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50.30%。

股份代持未披露行为发生于2016年,当年的12月13日,起步股份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章利民和梁某进、吴某雅、王某助、庄某卿4人分别签订《股权代持协议书》,约定章利民以每股5元的价格向上述4人转让其间接持有的起步股份股票合计2000万股,但暂不办理过户,由章利民代为持有。在符合《协议书》约定的条件下,上述4人有权要求章利民回购股份。上述4人相关事宜由徐某阳代为办理。周建永和祁某秋为上述代持协议提供担保并签署担保承诺书。2000万股代持股份占2018年、2019年公司总股本的比例均为4.26%。2018年年度报告、2019年年度报告中,ST起步对上述股份代持行为均未予披露。

另一项违法事实则是公司公开发行文件编造重大虚假内容。2020年4月,起步股份披露了《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发行募集了5.2亿元可转债。但其中“财务会计信息”部分公开披露的是公司2018年度及2019年1—6月财务报表,即前述存在虚假记载的财务数据。

公司时任董事长、实控人章利民,总经理周建永、时任董事会秘书、董事、副总经理吴剑军、时任财务总监陈章旺4人被证监会认定是“元凶”。

对于被罚,公司及前述4人员极力辩驳喊冤,起步股份恳请证监会不认定其可转债构成欺诈发行,董事长和总经理说处罚过重,财务总监称自己仅是工具人,董秘称年薪仅30万元,都认为自己罚款过重。

但辩驳无效。最终,ST起步被罚5700万元,前述4人合计被罚2000万元。并对周建永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章利民、陈章旺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对于被罚相关事宜,起步股份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大量闭店,业绩发展失速

罚单背后,是起步股份并不好做的童装生意。

起步股份公司自2009年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童鞋、童装和儿童服饰配饰等的设计、研发、组织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主要定位于中端市场,面向3—13岁儿童。拥有儿童鞋服品牌“ABC KIDS”、时尚运动生活品牌“EXR”“起步校服”等多品牌矩阵。

经销模式上,起步股份采用经销、直营和联营、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销售模式。今年以来,ABC KIDS门店情况发生了变化,今年初至9月30日,起步股份关闭经销门店198家,新开33家。经销门店总数从6月30日的1315家降至9月30日的1150家,直营门店保持5家不变。

对于大量关闭经销门店,起步股份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主要原因是业绩不好。

线上销售方面,公司与天猫、京东商城等电子商务平台均开展合作,采取与线下店铺差异化的产品营销策略,并结合新零售加速发展的趋势,通过网络直播、小程序等新零售工具,开拓新的业绩增长点。

但从业绩数据上看,起步股份或许并未找到新的增长点。三季度,ST起步净利润减64.96%,三费占比上升明显。截至本报告期末,公司营业总收入2.13亿元,同比下降36.08%,归母净利润-2.82亿元,同比下降64.96%。按单季度数据看,第三季度营业总收入6530.82万元,同比下降58.9%,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9560.82万元,同比下降24.77%。

各项数据指标表现不尽如人意。其中,毛利率31.25%,同比减6.96%,净利率-133.01%,同比减153.71%,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总计1.33亿元,三费占营收比62.58%,同比增42.52%,每股净资产0.74元,同比减65.01%,每股经营性现金流-0.06元,同比减406.54%,每股收益-0.57元,同比减62.86%。

起步股份所处的童装市场竞争激烈。对于公司面临的外部环境风险,起步股份也曾在财报中坦言,主要包括宏观经济波动、人口出生率降低等。服饰类商品与食品等其他日常消费品相比,弹性较大,易受宏观经济影响。目前,公司营业收入主要来自面向国内消费者的零售业务,国内消费者的需求取决于经济波动、人口结构、消费者偏好及消费者可支配收入等。若经济增长放缓或停滞,消费者预期公司收入下降,将很可能降低服饰消费频次,减少服饰消费金额,从而可能会削减公司的营业收入和盈利能力,对公司的业务发展、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对此,起步股份称,公司将根据宏观环境不断优化产业经营,凭借核心竞争优势做好经营创新的基础工作,提高抵御风险的核心竞争力。

童装市场进入分水岭

童装生意失速,并非起步股份独有。近年来,多家童装品牌大量关闭门店,多家业内上市公司业绩下降。

从宏观层面来看,对此,路胜贞分析认为,2021年和2022年,受宏观原油市场和限电影响,我国化纤产品原料出产量下降,印染、加工价格上升导致服装企业成本上升,尤其2021年,原材料的上涨导致制衣50%—60%,人工费涨10%—20%。与此同步我国童装消费“蛋糕”变小,消费者的服装支出2021年开始出现每年6%左右的下降趋势,童装产业成本和需求无法保持正比,市场容量绝对压缩,导致市场需求整体性疲软。

微观上来看,专卖店在2021年与2022年因为疫情导致非营业期超过正常年份的数倍,在营业成本无法降低、市场支出却不能减少的背景下,大量童装店关闭是一个行业面临的共同问题。

“到2023年,童装市场营业环境逐步恢复正常,但是童装消费支出依然缺乏明显增长,这是消费信心不足的体现,这传导到童装企业,也降低了童装企业对市场规模的预期,大量关店是一种保存企业实力,压缩运营成本的市场倒逼举措。”路胜贞说。

回归童装市场本身,国内童装市场整体每年的容量大概在6000亿元,主要包括童装与童鞋市场。目前来看,我国进入童装赛道的企业颇多,总计达到46万家。但大多处于产品款式、产品理念、产品渠道相互模仿的阶段。相似度高导致了品牌之间集中在价格的狭窄赛道进行竞争。

而绝大多数童装企业产品年龄段、品类涵盖范围较广,但在细分领域都处于市场底端,缺乏细分领域的专业者和佼佼者。因此在细分领域经常被阿迪、耐克、卡特、Gap这样的品牌碾压。这导致了国产童装品牌在技术研发投入,产品设计理念、原材料的开发使用上都缺乏良性地循环性发展,丧失了稳固长期的发展支撑。

以ABC KIDS为例的童装品牌,如何才能脱颖而出?

我国是童装加工大国,产业链较长,这给童装生产打下了良好的产业竞争基础。未来几年将进入稳中求进的发展阶段,童装消费需求与基本面相吻合。

路胜贞认为,在整体消费面基本确定的背景下,便面临着产品、市场观念进行战略调整、升级的需求。要在一些细分领域向世界头部品牌看齐,从设计理念和市场理念上进行整合。在某些细分领域一定要走技术+市场,而非市场+技术的路线,这样有利于我们的童装企业扎稳下盘,具备真正的竞争实力。“未来的市场发展趋势一定不再是数量上的扩张,而是走附加值提升的强技术、强产品、强品牌之路。”

2023年则是国内童装市场的一个分水岭,市场绝对容量会减小,相对需求会提升,这个提升是基于环保、舒适而具备前卫性的服装面料理念创新;具备体现儿童特点、适应儿童心理的产品款式和风格创新;非数量上的质量型,甚至是多品牌杂合性渠道创新,以营造新的消费场景。这可能带来童装产业各品牌之间的一次打破再整合,然后形成一批凝聚各个赛场优势的企业联合体或品牌联合体。

展望未来国内童装市场发展,路胜贞认为,未来的童装产业赛道依然拥挤,但会有一批品牌出局,留下一批适应下一个发展周期所需要的创新型品牌。其中还会有一批品牌在国内竞争进入红海后,将市场转入产业链不发达的国外市场,继续进行延续多年的市场模式复制。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