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玄幻小说老古先生梦幻的一生

第 十 七 回 自小都做星星梦 老年月球梦梦空

上回书说道老古先生和两个美女,看到外星人正在给剧组的人们也打标记,他们感到很恐怖,赶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有诗曰:

沧海一粟是天地,

人生短暂如飘絮。

爱恨情仇闵岂有?

零和博弈数学里。

这是老古先生早年做得一首歪诗,意思是说天地宇宙之间,万类万物都是瞬间的幻影,都在无情的竞争和消逝,人的一生仅仅是一个瞬间的过客。而天地之宇宙的语言数学里都有概率论和博弈的理论。

话说天亮后,老古先生醒了。一看两个美女就睡在自己的身边,她们也醒了,互相看了看,脸红了,还有点不好意思。

芳田和玄妹匆匆忙忙的回了自己的房间。不一会芳田就气急败坏的跑了回来,对老古先生说:“快跟我走,我们导演叫你!”

他们来到楼下上了一辆大巴车上。“对不起,我误解了你,现在我们马上去飞船场,尽快回到地球上去。”导演对老古先生说。芳田告诉老古先生说他们的臀部上都被打上了蓝色的叉叉,这绝对不是好兆头,于是导演决定不到火星上拍戏去了,立即返回地球

汽车没有去飞船场,而是进到一个院子里。随后冲上来几个外星人,不由分说就把人们一个个押下车,用一个仪器检验人们屁股上的符号。臀部有叉叉的马上在头上戴上一个口袋,像扔死狗一样被扔到另一辆车的车厢里。他们检查到芳田时,说:“这个没有符号标记!”“先放一边,随后我再请示上级。”一个领导模样的外星人说。

检查到了老古先生。外星人说:“这个是蛙形符号。”那个领导模样的外星人说:“这是王老板的人,立即把他放了!”放了老古先生,除了芳田、玄妹他们三个人以外,其他人都被像装死狗一样装进了车厢里。

“这两个如何处理,我要请示。”那个像领导模样的外星人说道。

老古先生一想,时机不能错过。既然他们说我是领导的人,那就赶紧试一试,看一看能不能把她们俩救下来。

“大哥,不要请示了。她们是我媳妇,是你们王总批准的。”老古先生很硬气地说。

“为什么她们俩没打蛙形标记?”外星人领导问。

“给我打了就行了,她们就不用打了,这是你们王老板批准的。”其实这个王老板是谁老古先生也不知道。

“地球人不是每个人只允许娶一个媳妇吗?你怎么就娶了两个呢?”

“这个是媳妇。”老古先生指着芳田说,又指了一下玄妹说道:“这个是我的二房!”

“咳,地球权贵啊,比我们幸福多了。我听说有权人和有钱人还有什么小三、小四的,你也有小三吧?”外星人的眼睛闪着蓝光,很好奇的样子。

“有!就是这个。”芳田一边说着,一边从汽车上拽着另一个女演员,叫金浣的一条腿往下拉。玄妹赶紧过去帮忙。其实就是芳田想趁机多救一个人。

“你真幸福啊!”机器人领导傻眼了:“真有小三呀?先生有三个媳妇不麻烦吗?她们不吵架吗?你是如何管理的?”机器人领导很感兴趣。

“嘟嘟嘟……”机器人身上发出了警报声:“203号,你的编码错误,你要赶紧纠正!”

原来是智能机器人,自己有了感情,自动升级后,被监督系统发现了。只见机器人的电脑系统,开始自动检测和纠正,它的眼睛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芒。一会自动检测和纠正后它说:“走,我们赶紧走!”机器人领导一挥手,汽车就拉着被装上车的摄制组走了。

芳田她们赶紧拿下戴在金浣头上的口袋,只见金浣还在迷迷糊糊地睡觉。

“我们怎么办啊?怎么救他们?”看着剧组的人都被拉走了,芳田急得要哭了。

“我们赶紧回地球吧!”玄妹说。

“我们不能不管他们啊!”芳田说。

“连我们自己都保不住了,我们怎么救他们啊?”玄妹说:“现在先把这个睡觉的金浣弄醒吧?”

老古先生说:“给她喂点饮料试一试。”老古先生给金浣喂了一点领料,掐了一会人中,她还真的醒了。说:“我不是上了火星了吗?你们围着我在干什么?导演他们在哪里?”

玄妹把真相讲了一遍,吓得金浣瑟瑟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老古先生想了想说道:“我在广寒宫看到的萨奇娜特别像是那个王姐,机器人们还提到了王老板,这个王老板是不是王姐?我就是她让我来到月球旅游的。刚才外星人一再说我是王总的人,是不是这个王总就是王大姐?”

“有可能,我们也没有其它办法,你去找她试一试。”

在广寒宫里他们四人见到了王姐,就是那个萨奇娜嫦娥。她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头戴金色头盔,正面的帽徽是一个月亮型的图案,上面还有奇特的,看不懂的文字和符号。头盔下面就是那张老古再熟悉不过的王姐的脸庞了,不过比过去更加年轻漂亮了。眉宇间带着威严,还有杀气和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场。穿着紧身的黑色闪光的衣裙,把女人的曲线美显现到了极致。不是有名人讲过吗,人类是上帝按自己的形体创造的,是宇宙里形体最美的生物。

老古先生一想,这可是神啊!马上就毕恭毕敬的站在了下面,小心的说:“王姐,见到了你我很高兴。谢谢你多年来对我的关照。”其实王姐把他整治的够呛了,老古先生命运多春都是它的暗中操作。

“你不恨我吗?”王姐问道。

“不敢不敢!我特别地感谢您,因为是您让我上了月球,开了眼界。”

“不是我也让你傻了吗?疯了吗?”

“应该,应该!我就是你做实验的小白鼠,给你做实验我真是三生有幸。如果这次让我死都可以了。”老古先生嘴巴变得很甜了。

“怎么你就这么开想得开了?”

“因为是您给了我机会可以跟两个美女在一张床上睡觉。”这时芳田狠狠地踹了老古一脚,玄妹在老古的背上拧了一把。老古先生赶紧解释:“啊,不是,其实没做什么,就是困了都睡着了。”

萨奇娜忍不住大笑起来,再也看不到她脸上的杀气和威严了。趁这个机会老古先生赶紧说:“能不能把那些演职人员都放了,让我们一起回地球?”

“绝对不能!”她又变得严肃起来。

“因为什么?”老古先生不解的问道。

“这不是我的决定,我在执行命令。”她认真地说。

“我们不懂,你是不是给我们讲一讲里面的缘由?”

“好吧,你们跟我来。”老古他们跟着她走进了一个房间,正面是一个立体的3D大屏幕。“你们知道地球上的生物有过几次大的灭绝吧?比如,远古爬行动物,恐龙等。”

“为什么?”老古先生问道。

“当某种生物泛滥发展后,就会影响其它生物的存在,也会影响整个地球的进化和发展。这时银河管理委员会的专家们就会出面干预,用彗星打扫地球。”

这时3D大屏幕上演绎着地球被彗星轰击着。

“你是说,地球要被打扫了?”

“是!”她很认真的回答。

“不要这样吗,给人类一次机会吗。”芳田说。

“你看,你们不断的发生经济危机。你们还有干净的食物吗?你们还有干净的空气吗?你们还有干净的饮用水吗?你们的田野,你们的河流,处处都是污染。除了你们人类能得癌症的活着,你们还能看到市郊外的野生小动物吗?”

“我们人类有智慧,可以纠正错误改更和改变我们的发展模式。”

“不可能,你们人类太自私和贪婪了!从你们身上就能看到你们人类的本性。就说你吧,炒股赚了俩钱,娶一个媳妇过日子不就行了,还要娶两个,贪婪是人类的无底洞!”

“我们管不了人类,求求您老人家放了导演他们,让我们回地球吧。”芳田说。

“这不可能!指示不能改变!”

在大屏幕上老古看到了一颗彗星坠向地面,引爆了核武器库和核电站的连锁爆炸。随后是超级大国的误判,相互间的核弹对射,地球上的人类毁灭了。

这时芳田和玄妹都被吓哭了,说:“我们人类不是恐龙啊,都有自我感知的存在,有对死亡的恐怖和对神灵的崇拜,我们已经是智能生物了。”

“但是,银河管理委员会的官僚们不这样看,他们把地球人看成了跟恐龙一样的生物。我给他们打过报告,不要毁灭人类,可是没有被批准。”

大屏幕面一颗彗星正朝地球飞去。

“这不是演示,这是真的!”萨奇娜说:“20分钟后就要撞击地球!”

“这怎么办?还有办法吗?”

“我也不想让人类毁灭,但是这是我的工作,我不能违抗上级的指令。这种彗星其实就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导弹,地球人类根本无力拦截。要想挽救人类,就是在最后一刻将彗星击毁。”

“用什么办法击毁彗星?”

“就是用我们月球基地上的UFO,追上彗星,将它撞裂,让大气压力和热量使它引发爆炸和分裂。”

“哪里有UFO,谁会开?”

“下满就有,需要你们四人去来。只要你们进入UFO的驾驶室,发出追击会彗星的指令就行了,你们愿意做吗?”

“我们愿意!你为什么不那样做?”

“我不能那样做,已经超出了我的价值观。我让你们这样做既挽救了地球上的人类,他们也没理由追究我的责任。”

萨奇娜打死了几个看守,把老古他们四个人送上了UFO。

UFO渐渐地接近彗星。

“妈啊,我不想死!”玄妹突然哭了起来。老古也突然意识到,这不是要死吗?他本能地把手伸向了转弯的按钮。

“不!我们必须击毁彗星挽救人类。”芳田很坚定。

“我就要死了,芳芳,我知道你鄙视我,我请求你,在我牺牲之前能不能让我拥抱你一下?”老古先生说,随后他们互相拥抱了。

彗星在空中爆炸了。人们看到一个明亮的UFO穿越彗星后飞走了,人们只找到了少量的彗星的残骸。

后来在火星上,有人看到过老古先生、芳田、玄妹和金浣。摄影组拍摄了《火星冲浪》,这时的火星还没有彻底地改造,仅仅是开放了部分的区域作为科研区和旅游景点。

老古先生在《火线冲浪》做了一次群众演员,不知不觉他这个群众演员却很火。现在老古先生也是名人了。虽然年龄大了些替人家大企业和大商场开业剪彩、做广告挣了几个钱。人吗有了钱就有了太多的想法。

这日老古先生参加了一个名人的家庭晚宴,席间有人给他介绍了一名女士。此女士也是风流场里的人物,外表是看不出真实年龄大小和真实素颜的。看上去也就是女人第二春的年龄。二十七、八岁是一个女人最美的季节,因为此时身体发育完整,刚刚有些丰腴但是却不过分。

“这位就是老古先生,名人,演过《火星冲浪》。”友人介绍着。“这位是白案女士,行业名模。”老古先生和这位女士坐在了一起,闲聊了起来。

“你看过《火星冲浪》吗?”老古先生打破了僵局先试探的问道。

“看过,没有看完。”她诡秘的回答。老古有些尴尬。他知道下面的话就不好问了。灵机一动问道:“现在我还没有车,想买一辆新车,你给我介绍一些什么牌子的车最好?”

“你需要买什么档次的?中档,50万元左右。低档,15万元左右。高档吗,就是100万到300万元了。”

“中档吧。”老古这是挤着牙缝说的,其实他根本就没有什么钱。

“可以,这是我的名片。”白案女士从小提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老古先生,老古先生在接名片的时候趁机抓住了她的小手。人吗“饱暖生闲事,忍饥守自然。”老古先生有了几个臭钱后,又变坏了。看来“人真是环境的产物”,还有一句话:“饱暖思淫欲”。这不老古先生这个骚老头子又要玩乌七八糟的东西了。

“你们男人没有一个不坏的!”白案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因为你太迷人了。”老古确实有点神魂颠倒了。因为白案女士的服装太暴露了。宽阔的V型领子,三角开到了肚脐眼。两个乳房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尽情地欢跳。超短裙露出了两腿白皙细嫩的大腿,不漏光都不可能。老古先生打了多年的光棍了,本来欲望的火就像过去的蜂窝煤的炉子,本来是封着的,就像爬行动物的冬眠一样,仅仅是保留着一点生命的特征,被白案女士的肉体一挑逗真有火山爆发的感觉。老古先生有一点把持不住了,一下子把白案女士揽到了怀里。

“先生,你失态了!这里不是做爱的地方!”她在老古的耳边说道。老古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发现人家白案小姐无动于衷,异常的冷静。同时老古也知道这是人家主人的客厅,门前不时地有人走过。“对不起,我有点丢人现眼了!”

“这没什么,想跟我做爱吗?我领你去一个地方。”白荌女士说着,起身站了起来。他们一起走出了大厅。随后老古先生上了白案女士的汽车。汽车启动,大概10分钟后来到了一个二层楼的别墅。

“你太老了!需要整形!”她走进了浴室里,说:“现代的医术是可以改变人的外形,但是改变不了人的基因。主要是细胞的繁衍基因和细胞间的传递信息。”

老古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

一会,白案女士赤身裸体的从浴室里出来了。卸了妆的白案女士,真实的年龄也就是四十岁左右了。不过老古先生也是饥渴难忍了,岁数大点也无所谓了。他不顾一切抱起了她,把她放在了沙发上。感觉不对劲,老古一看身下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吓得老古赶紧站了起来。

“你不认识我了?你爷爷都是我自小看着长大的!”老太婆讲:“你还记得白衣庵那间房子里的酒和羊杂碎吗?那是我的!”

老古先生吓得浑身颤抖,舌头打卷,脑袋一片空白。他知道这个老太太过去就住在白衣庵里,也不知道到年龄多大了,后来住进了东门的破房子,靠扫大街为生。旧城改造老街区都拆了,就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他感觉这个老太太至少也有几百岁了。

“傻孩子,别害怕!我也是这座古城的保护神。从今天起你的外形就是一个40岁刚出头的男人。过去的你死了,你的灵魂解放了,我不再保护你了。一切都你自己的故事,你自己演绎吧。”

她消失了。老古一看周围。这是过去白衣庵的二层木楼,一转眼就成了街心公园。老古站在路边上。

“老古,是我。”老古先生一回头看到了王姐站在他的身边。这时的老古先生老实多了。问道:“我刚刚有了点年轻时的感觉,你又治摆我,用幻影来玩弄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王姐严肃的说:“你还记得你在你家的屋檐下,射了北极幽王一箭吗?还有在狼山混战中,你又射了北极幽王一箭,这两箭之仇北极幽王能放过你吗?”

老古先生说:“我明白了。”

王姐接着说:“你先在幻觉的时空里,待一段时间,然后就是你的幻觉一直向北走,要经历许许多多的奇异趣事,然后到达北极幽界。北极幽王就是北天王,他有多个化身,也不会难为你的,你就可以交差完事了,这也是冥冥之中你的使命。记住你从今后就是四十岁的男人了。”

说完王姐就不见了。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3年12月7日星期四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