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年可以称得上是土地革命时期,工农红军发展历程中的“至暗时刻”,第五次反“围剿”斗争的失败使中央苏区的红军队伍,不得不走上战略转移的道路。

然而因为战争对通信的破坏,当时苏区周边的一些根据地,并没能及时知晓中央苏区红军开启长征的消息,他们还认为如今苏区红军已久在阵地上坚守,所以有些部队还在中央苏区外围伏击敌人,为苏区减轻压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湘鄂赣革命根据地

长期活跃湘鄂赣地区的红16师,便是如此,1934年10月,全然不知中央红军开始长征的湘鄂赣苏区负责人陈寿昌做出重大决定,重建此前遭受重大打击的红16师,以策应中央红军行动,保卫中央苏区!

一、坚持最久革命根据地

湘鄂赣革命根据地,又被称为湘鄂赣苏区,是土地革命时期全国范围内,坚持最久的革命根据地。早在大革命初期,这里便建立了党组织,以策应国民革命军的北伐战斗。

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进行开展农民运动最早的地区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秋收起义)

在蒋介石叛变革命之后,该地区先后发生了秋收起义、平江起义等大大小小的武装斗争起义。此处位于罗霄山脉北段,长江流过,位于三省交界,又有三条铁路,山峦叠嶂,十分有利于工农红军的长期革命斗争。

1930年6月,红三军团建成,之前的红军独立师改为了红军16军,这便是红16师的前身。到9月份,其他部队相继离开这里前往中央苏区,唯有16军留在这里继续战斗,成为了湘鄂赣地苏区的武装斗争绝对主力部队。

因地理位置紧邻中央苏区,加之周边强敌环伺,在蒋介石发动的五次“围剿”战争中,湘鄂赣苏区都是反动派军队的“重点关照对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红军战斗)

红16军将士巧妙的利用复杂的地形与敌人反复周旋,一方面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以保卫根据地人民的安危,另一方面他们的运动战,极大牵制住了反动派的一部分主力,减缓了中央苏区的反“围剿”斗争的压力。

然而在1934年中旬,已从“军”改为“师”的红16师,遭受了一次重大打击。几千人的队伍打到只剩下几百人,部队一时间“没”了编制,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二、关键时刻

1933年9月,蒋介石发动了第五次“围剿”战争,这一次他可谓使足了劲,想要将江西一带的“朱毛”红军一网打尽。面对长期以来与反动派周旋的湘鄂赣革命根据地,蒋介石派出八个师又四个旅对根据地进行围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红军长征)

也正是这一时期,陈寿昌与徐彦刚带着46人的湘鄂赣省工作团,从中央苏区突围出来,历经艰险之后来到了江西小源。这刚来工作没多久,反动派军队就打到门口来了。在接下来的四个多月里,陈寿昌带着省委工作人员四处奔波,躲避敌军追捕。

在这一过程中,陈寿昌总结了湘鄂赣根据地上一阶段工作中的问题,尤其是一些同志,让他们能够尽快返回到工作岗位之中,为红军抵抗反围剿做出贡献。

然而老蒋这一次“围剿”是真的很猛,陈寿昌带着省委一路跑,敌军就在后面一路追。到最后整个根据地都被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红军与省委机关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终于在龙门山区与16师完成了会合,而刚刚会合问题,就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蒋介石)

此时红16师的情况也十分不乐观,红16师在小源遭遇重创,红16师原师长孔荷宠因为指挥不当被调回了中央学习。没想到这个过程中,孔荷宠直接倒戈,他在红16师工作多年,他的倒戈给根据地与红16师都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红16师一遍掩护省委机关撤退,一边与敌人周旋,终于在四个月后于龙门山区与省委回合后。然而还没等大家喘过口气,国民党军的四个师就包围了过来。这是一场惨烈的突围战役,最终红16师与省委机关共伤亡、走失一千余人,整支部队只剩下一个营的兵力。

经历了这次事件后,整个湘鄂赣根据地被分割为了11块,最大的一片黄金洞区域也仅仅有二三十里长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红军游击战)

在这种情况下,陈寿昌依旧坚持抗争,只要手里还有一个兵,党旗也绝不能在这里倒下!

三、重建红16师

因为电台损坏,陈寿昌并不知道红军的转移任务。所以他依旧坚持,刚刚从苏区出来时的命令,要在湘鄂赣地区搞武装斗争,以保卫中央苏区外围阵地。

此时整个根据地唯一有建制的便是独立3师7团,这支队伍也只剩下了800多人,这成为了重建红16师的基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徐彦刚)

在过去五个月的战斗中,根据地中各支部队大多失去了联系,纷纷上山打游击。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许多部队都被打散打垮,陈寿昌在10月份的湘鄂赣省委工作会议上,决心将这些部队整合在一起重建红16师。

到11月中旬,省委又发布了一个半月的“扩红”任务。八百多人的部队一路与敌人打游击一路吸收当地居民加入红军,此外也积极吸纳俘虏加入红军部队。这让与红军打交道的反动派部队很是疑惑,为什么这支红军部队越打越多,越打越打不完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百姓加入红军)

到12月的时候,红16师就发展到了1200多人,周边乡县的适龄青年都踊跃报名想要参加红军。红军每到一个村都能受到当地居民的热烈欢迎,征兵处往往是人头攒动。而许多俘虏也被感化,弃暗投明。

到1935年4月,红16师已有2500多人。在师长徐彦刚的带领下,浴火重生的红16师力克,原东北军组成的国民革命军105师。一战将敌人打回县城,还吸纳了不少愿意与共产党一起守卫家园的东北好汉,既打出了威风,又实现了“扩红”任务。

然而这一幕陈寿昌却没能看见。1934年11月,也就是省委召开完“扩红”会议后的一个月,陈寿昌在一次遭遇战中不幸中弹,当晚便因为重伤不治而牺牲,年仅28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寿昌雕像 咸宁市)

到1935年6月份,原本被打到只剩一个营的红16师又恢复到了5000多人的规模,湘鄂赣根据地的革命烈火更加旺盛,陈寿昌的扩红机会实现了里程碑式的突破。

如若陈寿昌能知道红16师的飞速发展,定能含笑九泉,安然离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寿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