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几个敌人冲进阵地,23岁的陈康投弹后跃起,钻进敌群扑向敌军机枪手,抓住打得发红的枪管,调转枪口,向敌群扫去。

陈康于1910年4月7日出生在湖北武穴市,时任红四方面军副营长。

1933年10月,蒋介石一结束中原混战,就驱使四川军阀刘湘纠集140多个团,向川陕根据地发动“六路围攻”,刘湘以大洋激励川军搏命。

徐向前总指挥和31军军长王树声确定把青龙观作为全军大反攻的突破口。

青龙观两侧全是峭壁悬崖,这里正好是刘湘第5路左翼第4师与右翼三个师的结合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突破口选定之后,徐向前问王树声:“把这个任务交给谁呢?”“由274团来作战吧!”王树声回答。

31军92师274团团长叫秦基伟,秦基伟决定由副营长陈康率2营来打头阵。

在一个没有月亮的黑夜,陈康率2营在荆棘丛生的山上穿行了三个多小时,摸到了青龙山脚,然后从西侧向青龙观攀登。

5连1排是先遣队尖刀排。他们一上去就干脆利落地摸了敌人一个岗哨,抓了两个“舌头”。接着,又没放一枪,俘虏了草棚子里一个排。然后,一转身,又干掉了敌连部和另一个排。并从敌人口里证实,东边两华里处的青龙观庙是旅部,并驻有一个营的兵力。

当大家摸到大庙跟前时,敌哨兵听到动静放了一枪,朝4连方向高喊:“什么人?口令?”

陈康回答完从俘虏那里得到的口令:“猫崽!”然后,大模大样一边继续朝前走,嘴里一边训斥说:“混蛋!怎么连自己人都听不出来啦,这还能防止红军夜袭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一个箭步上去就将敌哨兵干掉了,两个排迅速消灭了庙外草棚子里的敌人。另一个排冲进配殿,堵住庙门,敌人正在穿衣,还没顾得拿枪,就当了俘虏。

这时,大庙正殿里的川军听到枪响,正懵懵懂懂,不知怎么回事,5连冲进去,甩出一排手榴弹,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敌旅长周建辰听到枪声,感到情况不妙,只身溜出大庙,抄小路仓皇逃走。敌旅参谋长带着卫兵从窗户爬出来,企图组织反抗。可他的卫兵

这时脚刚落地就被一个战士一枪击毙,吓得他马上跪地求饶:“红军长官不要开枪,我投降,我投降!”

其他人一见参谋长都跪地投降了,“扑通通”一起下跪。

陈康和先遣队仅40分钟就解决了大庙的战斗。

第二日拂晓,川军一个多营向2营发起了反扑。他们一冲上来,2营利用有利地形,就将他们打得屁滚尿流,留下了30多具尸体。

过了片刻,川军又以两个多营的兵力,分两路发起进攻,6连一个排的阵地被敌人突破了,排长赵怀喜身负重

伤,趴在地上仍然坚持指挥战斗。战士们与川军短兵相接,展开了肉搏战。

川军两次反扑不成,就加大赌注,用一个多团的兵力向2营阵地发起更疯狂的进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康打仗是敌人越多,他就越有劲。此刻,大喊:“我们一定要守住。人在阵地在!”

他这一喊,2营干劲倍增,虽然已经夜战通宵,相当疲劳,但士气高涨。但是,川军由于人太多,就像打不死似的,倒下一批,又涌上一大批,一批比一批多,但是,2营并不怕,当敌人逼近阵地前面时,大家突然开火,步枪子弹和手榴弹一起向敌群倾泻过去,打得敌人一片一片地倒下。

川军团长仗着人多势众,组织了一个督战队,驱赶着敢死队上去,他们拼命地跳着向上扑来。5连在与他们反复争夺中伤亡较大,阵地出现了一个缺口,有几个敌人跳了进来。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陈康地向他们投出一颗手榴弹,突然,一把跃起来,像一只猛狮,不顾枪林弹雨钻入敌群,扑向川军的机枪手,一手抓住打得发红的枪管,硬是把机枪夺过来了,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还击毙了一名对他亮刺刀的川兵,然后,他调转枪口向敌群扫去。敢死队全吓懵了,督战队也被这一幕吓呆了,等他们清醒过来,没死的大喊着逃命。

正当敌人蠢蠢欲动,准备第四次反扑时,秦基伟率领团主力上来了。

大部队迅速插入敌人侧后,断敌退路,青龙观阵地得到了巩固。随后,陈康又奉命配合1、3营的兄弟部队进行反击和追歼逃敌。

青龙观一战,红军全歼敌周建辰一个旅和刘育英旅一部,共毙、伤敌人千余名,俘虏近4000人,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

战斗结束后,陈康见到徐向前,笑嘻嘻地说:“总指挥,刘湘说抓获了红军一个团长奖大洋三万,你是不是也学学他?”

徐向前一笑:“全团每人发一套新衣服。”

当大家笑嘻嘻穿上新军装时,纷纷说:“刘湘尽吹牛皮,还不如徐总指挥奖衣服实用呢!”

陈康全程参加了八年抗战和三年解放战争,立功殊伟。

新中国成立后,陈康任第13军军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2002年5月23日,陈康将军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