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辈子断断续续总在画江南。在众多江南题材的作品中,甚至在我的全部作品中,我认为最突出、最具代表性的是《双燕》。

画不尽江南村镇,都缘乡情,因此我的许多画面上出现许多白墙黑瓦的江南民居。

——吴冠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吴冠中(1919—2010),江苏宜兴人,当代著名画家、油画家、美术教育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8年12月6日晚,北京保利2018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收槌,开场四件吴冠中作品全部成交,四件总成交额为1.863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中吴冠中一生最具代表性的《双燕》双壁共拍出1.6675亿元,包揽本场第一、第二名。

其中,率先出场的纸本彩墨《双燕》以4000万起拍,4700万元落槌,加佣金5405万元成交。

其后油画《双燕》以7500万起拍,9800万元落槌,加佣金1.127亿元成交,一跃位居吴冠中个人油画拍卖纪录第二名,为国内2018第一件过亿油画,摘得本场桂冠。

3203
吴冠中双燕
成交价:RMB 112,700,000

布面油画1994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202
吴冠中双燕
成交价:RMB 54,050,000

纸本设色1988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吴冠中是江苏宜兴人,青年时就读于杭州艺专,江南水乡是他最重要的创作母题。白墙黛瓦、小桥流水、湖泊池塘,白亮亮的水乡,带给他无限的创作灵感。

黑、白、灰是江南的主调,也是吴冠中作品银灰色主调的基石。他曾言:“银灰调多呈现于阴天,我最爱江南的春阴,我画面中基本排斥阳光与投影,若表现晴日的光亮,也像是朵云遮日那瞬间。”

他的创作理念,在两件不同材质的《双燕》中体现地淋漓尽致。吴冠中曾回忆,《双燕》最早的构图来自于上世纪80年代,他从苏州返京时,在宁波火车站附近对滨河几家民居的写生。

出处《双燕》描绘的可能是宁波月湖

齐高的山墙,弧形的乌檐,江南的粉墙黛瓦畔,一双春燕飞来。宁波人是否有似曾相识之感?没错,这正是宁波月湖的景色。根据吴冠中先生叙述考证,《双燕》的原型极有可能就是宁波的花屿袁宅,这张老照片(上图)便是佐证。如今,袁宅已改建成宁波茶文化博物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吴冠中《宁波水乡》素描写生1980年

吴冠中生前曾在《文汇报》撰文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初,他任教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期间,带领学生写生实习,“我们离开舟山回宁波,到宁波火车站,离开车尚有富裕时间,我们便到附近观察。我被几家民居吸引,激动了,匆匆画速写。(研究生)钟蜀珩看看将近开车时间,催我急急奔回车站,路人见我们一男一女一老一少在猛追,以为出了什么事故。我们踏进车厢,车也就慢慢启动了。这民居,就是《双燕》的母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1年,天一阁·月湖景区二期升级,此次提升改造将重点打造花屿“双燕”新景点,在花屿临湖建筑袁宅外恢复“粉墙黛瓦,双燕翩跹”画卷。

虽然很匆忙,但这个景象在吴冠中心中久久不能抹去。而这幅作品在他心中酝酿了8年之久,就像一坛好酒。在1988年时,吴冠中终于将其绘成一张四尺整纸的水墨画。他给这幅画取名“双燕”,就是因为画面上方有一对燕子在飞翔。

这幅水墨画与吴冠中的速写稿相比,在构图上发生了变化,他将构图横向拉长、上下压缩,水墨画中此岸的码头和一群洗衣服的妇女被省略了,只留下窄窄的河道与彼岸醒目的一堵白墙,另外在墙中间添了一棵古树。

6年后的1994年,吴冠中又根据纸本水墨《双燕》重新创作了一幅油画。这幅油画的尺寸与水墨画大体相当,构图也基本一致,只是细节上略有变化。水墨画中的双燕在古树左侧,油画中移到了右侧;水墨画中黑瓦之上的马头墙的位置也进行了调整。

审美用抽象结构营造江南意境

同一个江南题材,用心地画了两次,足见在画家心目中地位之特殊。

吴冠中曾详细地谈起过画作背后的意蕴:“《双燕》着力于平面分割,几何形组合,横向的长线及白块与纵向的短黑块之间形成强对照。蒙德里安(Mondrien,荷兰抽象派画家)画面的几何组合追求简约、单纯之美,但其情意之透露过于含糊,甚至等于零。《双燕》明确地表达了东方情思,即使双燕飞去,乡情依然。横与直、黑与白的对比美在《双燕》中获得成功后,便成为长留我心头的艺术眼目。如1988年的《秋瑾故居》,再至1996年,作《忆江南》,只剩了几条横线与几个黑点,往事渐杳,双燕飞了,都属《双燕》的延伸。”

水墨画《双燕》中,吴冠中用纯熟的绘画技法,柔和的色调将江南水乡的春光乍泄景色展现于笔墨丹青之上。画面充满诗意,布局精妙,线条准确有力,枝杆蜿蜒遒劲,富于变化而不呆板。色调素雅的江南民居之外,虬曲苍劲、枝叶茂密的古树,水平如镜的水面,以及自由随意、展翅翱翔的双燕,经由几何形的平面分割和再度组合,横向长线、白色色块与纵向短促的黑色色块之间形成强烈的对照关系。加之中国水墨的墨分五彩、深浅转折,吴冠中在纸本水墨版的《双燕》中完美地传达出具象与抽象、意境与意味之间的高度默契与平衡,继而在增加作品本身东方意境与笔墨情趣的同时,更为清晰地注入了源自西方的形式构成与造型因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吴冠中在写生

定位代表了吴冠中一生艺术成就的高峰

为什么作品《双燕》代表了吴冠中一生艺术成就的高峰?

吴冠中是江苏宜兴人,他身上有浓浓的江南情怀是很自然的。然而秀美的江南风光,却极难以西方意义上的油画表现出来。因为欧洲属于高纬度地区,阳光灿烂,大地上植被的色彩饱满。而江南处在中纬度地区,常年阴雨绵绵,油画家来到江南写生,是经常找不到感觉的。

上世纪50年代,有不少苏联油画家来到中国,指导我们的学生。他们曾断言,在江南画不出油画。而从法国巴黎留学回国的吴冠中却不信这个邪,他一直在探索如何让中国的油画语言实现本土化,尤其是对于他的故乡江南的描绘。直到《双燕》出现,吴冠中找了20多年的那个属于油画的江南终于被找到了。

他于1994年创作的《双燕》油画,与传统的西方绘画不同,油画版《双燕》显得更为洗练,更为质朴,更具有来自东方的审美特质;同时,也与中国的水墨不同,而拥有更多的笔触意味与更为丰富的画面细节,凸显了油画媒介本身的魅力。因此,油画版《双燕》无疑成为一个珍贵的样本,与1988年创作的水墨版《双燕》一起,共同见证了吴冠中于东西方不同语言、不同趣味之间的“各取所需”与“坚守自我”。

从此,吴冠中找到了一种银灰色的调子,并将其作为江南的主调稳定下来,出现在后来所有画江南的作品中。他还从江南的民居建筑中找到了几个基本的形式构成要素,将其概括为点线面、黑白灰。不管是周庄、绍兴、苏州,还是园林、民居、小镇,这些基本元素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特有的“吴氏江南”。

画作采取极为简净的构图,以宅邸白色的墙面为主体,屋前一棵槎枒老树正抽出苍翠青枝,银灰湿润的空气中飞来两只筑巢的燕子。童年时的吴冠中,“并未感到故乡美,只是很喜爱来来去去的燕子”,但这次偶然的机缘,他将典型的江南民居印象纳入自己的画面之中,“江南情调”日后成为他画意的主要源泉。

在最早创作的水墨版《双燕》中,吴冠中有意突出那一堵高大的白墙,她占了画面2/5的面积,成为画面主角。

他说:“主角白墙是画中之王,她的宫殿扩展到画面的极限。她容忍‘黑’,只容忍窄长条形的黑,只是为了顺其势,助其威;她容忍与她逆向的、笔直的、乌黑的门窗,只是为了对照其身段之美,衬托其洁白。门窗位置的安排并非全根据住房主人的意愿,却服从于白墙身材的身段美的准则。树的姿态,左上角的山墙之尖峭,倒影的朦胧,都受制于端端正正、安详横卧着的女王——白墙,都是她顺心的侍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双燕》(水墨版)局部

在此基础上,吴冠中又于1994年创作了《双燕》的油画版。在油画《双燕》中,依旧是江南一角沈静怡然、幽远绵长的景象,白墙灰瓦的徽派建筑,清澈如镜的湖面,刻意留白的天空,饱经风霜、凝酥半面的古树,以及悠然自得、自由翱翔的双燕点缀其中,吴冠中饱含诗意地传达出他对故土的切切深情和无尽眷恋。

与传统的西方绘画不同,油画版《双燕》显得更为洗练,更为抱朴,更具有来自东方的审美特质;同时,也与中国的水墨不同,而拥有更多的笔触意味与更为丰富的画面细节,凸显了油画媒介本身的魅力所在。

在增加作品本身“东方意境”与“笔墨情趣”的同时,更为清晰地注入了源自西方的“形式构成”与“造型因素”,从而最终传达出一种对于南方水景的浓厚深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双燕》(油画版)局部

因为媒介的不同,1988年的水墨版《双燕》清新灵动,长于笔墨情趣,1994年的油画版《双燕》则细节丰富,更显洗练和抱朴。而《双燕》中块面的使用和横、直,黑、白的对比,后来又出现在了吴冠中的《秋瑾故居》、《忆江南》等名作中,体现了吴冠中将西方抽象的概念与东方写意的精神相融汇的创作思想,成为吴冠中“江南水乡”母题的范本。

2020年3月20日,中国邮政发行《吴冠中作品选》特种邮票,其中有《双燕》邮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双燕》中贯穿整个画面的是江南的黑瓦白墙的房屋建筑,由一些简洁的线条和黑灰色块组成,西面中留有不少空白,黑白色块错落有致。画中央有一株淡色的枝叶秀挺的高树;一堵又高又长的白墙,占了画面的五分之二,墙下湖泊平静,倒影朦胧。白墙上窄长的黑色门洞与白墙呈现出明显的对比,几个窄长的黑门位置分布有近有远;画面左上角是典型的江南风韵的山墙尖角。画面中有灵巧的双燕飞来。

《双燕》以江南的水乡美景为题材,描绘了乌黑的瓦、洁白的墙、苍劲挺拔的老树、飞舞灵动的燕子,在真实的景致中高度提炼出意象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