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妈账户里有10几万的存款,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就只剩84元了。”12月9日,毛女士向晨意帮忙记者求助称,她13岁的女儿小宁(化名)将老人家银行卡里的钱全部通过充值的方式,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在回森APP上充了10多万。

毛女士很气愤:“主播们告诉我女儿,先给他们打赏,然后会把钱还给我女儿。事实是,我女儿打赏了6位数出去,他们只还了1000出头的钱回来。我现在质疑这些主播在搞诈骗,而且平台方也存在监管不力的问题。”

12月9日,直播平台客服表示:“如果确实是未成年人打赏消费,我们会按照国家法律法规相关规定,申请未成年消费退款。至于是退全款还是部分,需要看具体情况。如果我们给家长发了消息打了电话,那么我们已经尽到监管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人6位数存款被外孙女花光?5分钟内发生多笔千元交易

毛女士在长沙县黄花镇打工赚钱,13岁的女儿小宁(化名)则在湖北老家与老人家一起生活。2023年10月底,毛女士接到家人电话称,59岁的母亲银行卡里6位数的存款仅剩80多元。毛女士说:“我赶快回去了解情况,得知是我女儿干的。她用外婆的手机,不停的在一个名叫回森的APP上面购买钻石币充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宁说,自己已经不记得充了多少次钱了。“外婆之前在家里说过她的手机密码,我就记住了。后面我就用外婆的手机,在通过微信支付的方式充值。如果充得多,我可以升等级,涨粉丝,还可以拿回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小宁和主播们的聊天中,一位主播表示“一分不少给你,我确实心寒了。我虽然很缺钱,但是也有骨气。”另一位主播则在10月4日和5日给小宁发了红包,10月15日,还有主播给小宁转来350元。对此毛女士气愤不已:“主播们说可以把钱还回来,事实就是我女儿充了6位数,他们还回来的钱才1000出头,这不就是欺诈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毛女士向晨意帮忙记者出示了微信交易记录。在10月21日早上6点55到7点这短短5分钟的时间里,产生了6笔名为“回森充值”的交易,总金额为7228元。其中前4笔交易金额均为1688元,后2笔分别为288和188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毛女士说:“我现在都不敢和我妈打电话。她在10月30日知道这个事的时候就进医院了,现在一直睡不好觉。一打电话我就怕她问这个事,我不想让她担心。”

家长质疑平台监管不力,回森客服回应

晨意帮忙记者下载了回森APP并进入一间歌房。记者发现,许多歌房写着“学生进”的字样。在歌房里,如果想要送礼,需要花费钻石来购买礼物。在直播间里,1枚钻石的价格是1毛, 1元钱起充。此外,通过微信搜索“回森充值”,搜索到名为回森APP的公众号,该公众号同样也能提供钻石充值服务,1688元可以购买16880颗钻石,最高可以单笔充值10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晨意帮忙记者发现,虽然回森APP内和微信公众号在付款前均提示“充值即代表同意《回森充值服务协议》”的提醒,但都没有强制要求点开该协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晨意帮忙记者点开协议,该协议发布于2022年4月1日,协议中用加粗字体写着:“回森不鼓励未成年人使用充值服务,未成年人请务必在监护人明示同意下操作或委托监护人操作,否则请勿使用本充值服务。”

毛女士说,此前回森APP客服曾告诉她,愿意退还50%的费用,遭到自己拒绝。“他们说7月9日解除了相关限制,因为有自称是孩子母亲的人接到电话,但我提供了当日的通话记录,没有接到相关电话。对于小孩充钱一事我并不知情。我希望平台方能够做到全额退款。”

12月9日,晨意帮忙记者联系上回森APP客服并说明毛女士的相关情况。客服表示:“如果确实是未成年人消费打赏,我们会按照国家法律法规相关规定,帮助家长申请未成年消费退款。”当记者问到是全额退款还是部分退款时,该工作人员称:“这个需要看具体情况,如果我们提前给家长打了电话并告知,我们发现孩子在回森上面有消费,那么我们作为平台,已经做到监管责任。给家长发了消息并打了电话,家长如果不去监管,是否也有点不恰当?”

关于此事,晨意帮忙记者将持续跟进。

律师:家长、平台方都应加强监管

就本次事件,晨意帮忙记者咨询了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律师的意见。刘明表示,在本次事件中,如果毛女士所言属实,那么家长和平台都要加强监管。

刘明说:“未成年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民事行为,不承担责任,但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有对银行账户,密码等信息妥善保管,以及监管,防范未成年人进行大额不理性消费的业务。若监护人将银行账户密码告知子女,那么就要承担可能存在的高额消费产生的风险。”

刘明表示,平台方也应完善监管流程。“比如使用电话验证,身份证人证合一拍照,或者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规避未成年人充值行为。如果平台并未尽到类似义务,对于未成年人家庭所受的经济损失也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潇湘晨报记者王胤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