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马树山案件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这位多次实名举报县委书记的退休老干部,成了全国人民热议的对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月2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马树山家中,两人进行了简短的谈话,在被记者问到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时,停顿良久的老马终于开口说道:“我没有,看组织。相信法律是公正的,相信组织。”

马树山的回答让人鼻梁发酸、眼眶湿润,因为过去的一个多月里,75岁的他面对了太多的不公正待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震惊全国的“诬告陷害罪、诽谤罪”的办案过程中,从头至尾,只有他一个人是受害者。

12月6日,县委办将马树山的信访举报定性为“严重破坏了迁西县的政治生态和社会大局稳定”,并干脆果断的书面向县公安局报警。

12月8日,县公安局的民警将老马从家中带走,直到第二天才把刑事拘留的消息通知其家人,警察到家中直接拿人,还不告诉理由,可想而知老马一家人当时有多害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2月20日,县检察院雷厉风行地对马树山批准逮捕。

12月28日,县公安局侦查终结,以涉嫌诬告陷害罪,向县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不知道公安部门的领导同志到底是用什么手段查出了马树山诬告陷害的证据,是有证据支撑,还是个人判断。

1月2日,刚刚放完元旦假,县检察院就迫不及待的向县法院提起公诉,他们还层层加码一般给马树山加了一条诽谤罪

值得一提的是,县公安局的移送时间是12月28日,元旦放假是12月30日,也就是说县检察院仅仅用了12月29日(星期五)一天就核实了马树山的诬告陷害罪,而且又查到了诽谤罪的证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样的办案效率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短短一个月不到,马树山便由一名退休老干部突然变成了行将受审的罪犯,他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唯一表达的诉求是年龄太大想申请取保候审。

近期有律师表示,“马树山本人年龄已经达到75岁,像这样的案件,即使真的构成犯罪,在推进过程中也完全不必要逮捕,是可以取保候审的。”

但迁西县检察院当时却以“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有社会危险性”为由,粗暴拒绝了马树山的申请。

至今我也没想明白,马树山到底有什么社会危险性,难道举报县委书记就意味着有社会危险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直到1月12日,马树山的境况被良心媒体曝光之前,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老马遭遇的全部是来自县委办、县公安局、县检察院的不公正待遇,而且就是权力催生的不公正。

他们没有把马树山当成一个老干部,甚至都没有把他当成一名普通的犯罪嫌疑人,这些人完全是用对待敌人的方式在对待老马,害怕他多说一句话,恨不得早点给他判刑。

迁西之大,竟然容不下一个为正义发声的老人。

所以,当马树山说出“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才会让人觉得泪目,这个做了一辈子好事,为了迁西发展而去孤身举报县委书记的退休干部,他受了太多的委屈。

他的家人甚至只希望能够异地审理,很显然,他们都已经不再相信“当地的”法律了,哀莫大于心死,这该是多大的悲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么,为什么马树山如今有底气说出法律是公正的了呢?

因为很多人回应了老马,给了他勇气。

通过媒体进一步报道,马树山案件之所以迅速180度大反转,最大的原因是最高检第一时间介入,是在最高检指令下,迁西县检察院才做出了撤回起诉的处理决定,请注意用词,指令是指示和命令的意思,态度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应勇的答复更令人欣慰,尤其是他说“我们的检察院是人民的检察院,必须把屁股端端地坐在老百姓这一面。”

反观迁西县检察院的相关领导,在处理马树山案件时,他们早就坐到了人民的对立面。

河北省委也回应了马树山,由省纪委监委、省委组织部、省委政法委、省法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已进驻迁西县,不仅要对“诬告陷害罪、诽谤罪”案件办理情况进行全面调查,还要对马树山举报的问题进行全面核查。

省纪委监委查主街道亮化工程事项、县委办事件定性以及书面报警;省委组织部查县委书记李贵富及县委组织部长郑艳华在人事任用问题上的不正常及不正当问题;省公安厅查县公安局的刑事拘留;省检察院查县检察院的逮捕指示和起诉决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责任追究,一查到底,谁也跑不掉。

不知道面对省里派来的工作组,迁西县委办作出的“无事实依据”,“严重破坏了迁西县的政治生态和社会大局稳定”的结论,是否还能理直气壮的说出来?

更重要的是,广大网友也积极回应了马树山,这次事件关注度极高,网友们的观点也出奇的一致——彻查李贵富、郑艳华,彻查当地公检法。

如果不帮马树山讨一个公道,那么今后人人都可能成为被“特殊对待”的马树山,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人民日报海外版账号侠客岛关于该事件的评论耐人寻味,“如果维护公平正义的公检法机关,成为一小部分人打击异己、另一小部分人做顺水人情的工具,这将是对党纪国法的最大亵渎。”

打击异己的人是谁?

是县委书记、组织部长等被举报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做顺水人情的人又是谁?

是县委办主任、是县公安局局长、是县检察院检察长,可能也是县法院院长。

如今,马树山终于又睡上了家中的热炕,老人家依然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工作组正在紧锣密鼓的开展调查,相信最后也会一个公正、公平、公开的满意答复。

无论结果如何,都不用去对马树山有所非议,那怕他举报的问题真的没有事实依据,那也是他为了迁西百姓的一片赤诚之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无需再去打扰老马,让他好好休息,感谢他为了捍卫人民监督权利而“抱柴拾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