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钟薛高创始人林盛被限高后坐绿皮火车来京,称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

新浪财经CEO邓庆旭4月21日发布微博称,钟薛高创始人林盛在被限高后,坐了一晚上绿皮火车来到北京,他表示,就是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邓庆旭微博截图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今年3月,林盛被限制高消费。

此前报道

命悬一线的钟薛高:代工厂停产,经销商等货,员工讨薪

3月13日晚7点半,钟薛高上海总部上千平米的办公区依然亮着灯。Tech星球到现场探访发现,相比4个月前,这里愈发不像一家在健康运转的公司。

公司办公室内部,数十排的工位都空着,只有靠窗的零星几个工位上坐着员工。办公桌上随意摆放着快递箱。大厦一楼的钟薛高展示柜也不再运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透过玻璃看到的钟薛高总部办公室内部场景 本文图片均来自Tech星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钟薛高上海总部办公室大厦一楼摆放的钟薛高展示柜

4个月前,钟薛高就因拖欠工资、账号停更、经销商甩货等传闻登上热搜。

钟薛高没放弃自救。过去4个月,钟薛高还是积极稳定核心经销商,研发新品,对2024年有自己的期待。

但据Tech星球了解,目前,钟薛高在生产上仍存在困难。4个月时间,钟薛高没能度过危机,部分在职员工工资也发不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钟薛高上海总部办公室两处大门,上图的大门仍开放,下图的大门已对外关闭

钟薛高创始人林盛曾在2023年3月接受采访时表示,钟薛高曾经跑太快,要让钟薛高慢下来。一年过后,钟薛高不仅仅是慢了下来,而是几乎陷入停滞。

依然信任钟薛高的经销商

"至暗时刻 向光而行",这是钟薛高2024年经销商大会的主题词。

2023年,传闻缠身的钟薛高,一度被认为不会撑到2024年的夏天。不过,深陷危机的钟薛高并没有放弃。

和往年一样,钟薛高在2023年底,召开了2024年的全国经销商大会。当时的钟薛高已经接连曝出欠薪、办公室退租、裁员等传闻。

这场大会像是给经销商的定心丸。那些曾跟着钟薛高赚到钱的经销商们,也成为钟薛高最后的希望。无论是自身还是市场环境,新消费品牌很难在资本市场再拿到资金来续命。

要想维持运转,经销商们手里的预付款对钟薛高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碳。即使资金紧张,钟薛高还是带着全国百位经销商来到贵州荔波户外徒步。

许久没露面的林盛,出现在大会上。

"林总说得很诚恳",参加了这次大会的经销商张继告诉Tech星球。钟薛高对经销商没有太大要求,能打款是最重要的,"当时说好了,他们今年不压任务了,能卖多少就卖多少。"

2022年,钟薛高经销商人数是500位。去年底参加大会的百余位经销商,是为数不多对钟薛高还有信任的一批人,在冷饮行业都至少有10年时间。

张继心里虽然认可钟薛高,但也不敢多打款。20万,是他对钟薛高的信任值。据张继了解,钟薛高从经销商手上拿到了数千万的预付款。

今年1月,钟薛高在杭州继续开了区域经销商大会。官方抖音账号停更两个月后,也在今年1月重新发布视频,为年货节做宣传。但在3月,账号只更新了一条视频,因为降价等话题登上了热搜,账号底下上千条评论都在讨论"2.5元的钟薛高"。

钟薛高在消费市场的一大危机是,经历清仓后,消费者已经不认其高昂的价格。钟薛高目前还未明确要降价。

张继告诉Tech星球,2024年的具体价目表目前还没出来,售价可能和往年差不多。钟薛高淘宝旗舰店客服也回复称,今年的新品还未定价。

在社交平台上,有经销商流传疑似钟薛高的新品图,钟薛高2024年会推出第四颗苹果棒冰、粉红椰耶、苹果枫糖肉桂新口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社交平台流传的钟薛高2024年新品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钟薛高官方旗舰店客服回应新品上新相关事宜

钟薛高淘宝旗舰店客服回复称,第四颗苹果棒冰、粉红椰耶已经确定会今年上线的新款。粉红椰耶前一阵有售卖,现在缺货。这两款产品目前都在生产中。

积极沟通经销商、继续研发新品,在外界看来,已经陷入危机的钟薛高,还在坚持运转着。

经销商等货,离职员工等补偿金

在市面上,也很难找到日期新鲜的钟薛高商品。热搜上"2.5元的钟薛高"是经销商最后的库存,今年4月将到期的临期产品。

事实上,在线上多个渠道,钟薛高的价格并未出现大的波动,大多在9-11元之间。比起价格,缺货是钟薛高现在更大的问题。

在钟薛高淘宝旗舰店,钟薛高所有商品都是预售状态,15天内发货。在美团买菜、京东等线上渠道,钟薛高都无货。Tech星球走访了上海市区的多个雪糕批发店,冰柜都已经没有钟薛高。

一位山东的冻品经销商告诉Tech星球,他今年已经没继续代理钟薛高,"钟薛高还欠我货款,不敢继续做了。"

没人敢卖是信任危机,而面对已经打款的经销商,钟薛高却交不出货。

"他们资金链好像有问题",经销商张继向Tech星球分析,按照冷饮行业的惯例,经销商们在年底打款后,会在年初收到货,而三、四月已经到了往下级经销商铺货的阶段。

但现在已是3月中旬,张继手头都还没货。"3月十几号提报了,但也不知道能不能正常发货",张继对钟薛高开始迟疑,"资金链好像出问题了,内情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资金,还是钟薛高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即使如期召开了经销商大会,但2024年的整个生产节奏还是被打乱。

钟薛高的一家代工厂工作人员告诉Tech星球,他们与钟薛高已经签订2024年的合同,但目前还未投入生产。

上述代工厂和钟薛高合作多年,为钟薛高开辟独立的生产车间。"具体跟公司高层还在谈判,好像资金链有问题",工作人员透露。

而有消息人士告诉Tech星球,钟薛高另一个合作代工厂目前已经小规模生产,每天产量大概在8000箱左右。

钟薛高的高管团队无疑很想带领公司走出危机,但似乎比想象中要难。

即使收到上千万预付款的钟薛高,还是没能正常投入生产。而经销商在等货,钟薛高的离职员工在等补偿金。

一位钟薛高离职员工告诉Tech星球,去年8月协商离职后,一直没能拿到补偿金。"驻外销售近百人的团队同时协商离职,每人欠薪金额在2-4万不等"。

钟薛高曾两次延后发放赔偿金时间,从去年11月改到今年1月底。但到了3月,离职员工还是没能拿到补偿金。"年前HR通知要延期发放,现在联系不上,我们正在走劳动仲裁的流程。"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3月12日中午,记者间接从一位在职员工处了解到,钟薛高已经连续几个月没有发放工资,员工也不再强制到岗。记者就此事向钟薛高公关人员确认,对方表示,自己并没有接到可以不到公司上班的通知,至于发薪情况则属于个人隐私,并不方便透露。

3月12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林盛被限制高消费,执行法院为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关联案件流程显示,此前,该公司已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81.81万元。此外,该公司旗下分支机构已全部注销。

命悬一线?

钟薛高的危机,早有端倪。早在去年6月,经销商们就已经在半价抛售钟薛高。

从事行业近30年的经销商刘也告诉Tech星球,在去年5、6月份,他负责的区域终端,钟薛高销量同比下跌70%-80%,"终端摆完货以后,基本上卖不动,所以进完一批货压根就不进了。"在刘也印象里,他手底下有的销售终端,去年整个夏天甚至连一箱货都没卖出去。

一箱箱货都压在经销商的冷库里,着急的经销商纷纷甩货。恐慌引发连锁反应,冲击钟薛高的价格体系。

去年10月,员工讨薪事件在网络上发酵后,市场才意识到钟薛高可能出现了危机。

在2022年经历了"雪糕刺客"、"烧不化"等舆情危机后,钟薛高一直想修复品牌形象。去年3月,钟薛高推出定价在个位数的平价系列,并在线下推出专有冰柜。但从结果来看,市场并不买单。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因素是,2023年的雪糕市场,不止是钟薛高卖不动。FoodTalks联合马上赢发布的各地区雪糕销量排行榜中,2023年,位列前10的雪糕都在5元以下。

刘也告诉Tech星球,去年雪糕市场都不好,品牌都有库存积压。钟薛高是最突出的那个。

尽管去年清仓甩卖,但经销商以及圈内人对钟薛高并不抵触。在业内看来,钟薛高算是为数不多给这行业带来创新的品牌。只是在品牌发展过程中,钟薛高步子迈得太大。

"没人想当老赖,从内部了解来看,林盛还是想把事做成的",刘也告诉Tech星球。

眼下,对钟薛高而言,能否保证正常生产、售卖,都还是个未知数,维持高端品牌定位已经不是最要紧的事。

据《食品内参》报道,钟薛高2024年的销售目标是3亿。如果按正常12元一支的售价,3亿的目标意味着,2024年要卖掉2500万支雪糕。这对巅峰时期的钟薛高来说,压根不是事儿,但现在钟薛高需要去找到依然认可自己的消费者。

或许,过往积累的口碑,将会是钟薛高最后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