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是世界残疾人日。

2021年的今天,纪录电影《无尽攀登 /To the Summit》正式上映。

主人公名叫夏伯渝。1975年5月1日,作为中国登山队第一突击队的一员,26岁的他首次挑战珠峰。

突降的暴风雪,不仅阻断了夏伯渝登峰的梦,还给他留下了一生的遗憾:双脚冻伤坏死,必须截肢。

可他并没有就此放弃。装上假肢,夏伯渝开始了他43年的珠峰征途。

不光是夏伯渝,在世界的不同角落,还有很多残障人士将自己置身于旁人无法理解的「游戏」之中,寻求人生的意义。

Netflix纪录片《人类的游乐场》讲述了许多关于突破痛苦极限的故事。

残疾的艾米借助义肢参加了世界上最艰难的脚力比赛——撒哈拉沙漠马拉松,相当于7个普通马拉松。

7天、250公里、56℃,艾米在席卷而来的热浪中一步一个脚印。

19岁因车祸小腿截肢后,艾米不甘心人生只能如此。她甘愿冒着极大风险,在竞技中把自己推向痛苦的极限,不断突破边界。

艾米说,撒哈拉沙漠就像她每天都避无可避的痛苦。来到这里主动迎上折磨,她想重写人生故事。

残障人士,他们所需要的究竟是什么?

奥巴马夫妇的高地制片公司出品的第二部纪录片《残疾营地》或许能给出答案。

影片以时间为线索,还原了上世纪70年代残疾青少年夏令营Jened Camp的营地生活。

一个又一个盛夏,天南海北的残疾青少年们聚在营地。玩水嬉戏,喝酒聊天,在湖上划船、游泳,在草皮上打棒球、踢足球,在嘈杂的音乐声中手舞足蹈、又唱又跳。

片中,一位主持人第一次如此称呼这个群体——
Humanbeings with problems.
「出现问题的人类。」

他们需要的,不过是没有怜悯、没有偏见、没有歧视的社会环境,更不想要被特殊对待。

就像在Jened Camp,「残疾」标签被抹去——
You were just a kid.
「你不过是个小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