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转眼又是一年大雪节气

“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

大雪,代表着隆冬正式开始,正如一天中的暮色降临。

然而,四季各有不同风景,春有百花秋有月,暮色中亦有落日晚霞如梦似幻。

而隆冬,最美的莫过于皑皑白雪,将天地化作一片纯洁无瑕的仙境。

今日大雪,愿你能看到人间最美的风景,也始终都能拥抱世上最暖的感情。

分享十首落笔惊艳的写雪诗词,共度大雪时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浪漫:云自天落

李白/袁绹《清平乐》

画堂晨起,来报雪花坠。高卷帘栊看佳瑞,皓色远迷庭砌。

盛气光引炉烟,素草寒生玉佩。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这首奇特瑰丽的咏雪词,有人将其列在李白的名下,但《全宋词》给的署名却是宋代袁绹。

最后一句确实有几分太白的气魄,但从全词来看,却少了几分“清逸气韵”,历来很难定论。

然而不管如何,这首咏雪之词,豪迈瑰丽,疏放浪漫,想象奇特,不落窠臼。

那瑞雪飘坠,天地覆白,远望旷野如炉烟蒸腾,积在枝头如美玉晶莹。

仿佛是天上的仙人豪饮狂醉,把白云揉得碎末纷飞,落入人间便是漫天银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孤独:独钓寒江

柳宗元《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长安三千里,谪路二十年,是柳宗元曲折颠簸的一生。

霜落长河,雪满千山,寒江孤影,清冷寒绝,是柳宗元最孤独的心。

那个曾经意气昂扬的少年郎,在曲江畔的春风里惊艳了整个长安。

他也曾踏上青云梯,怀着满腔理想和抱负,几乎走近朝堂上最高的位置,却一朝失足跌落云端。

他两次被流放,离京城越来越远,然而不管身心如何受折磨,却从未忘记在一地为官,替一方造福。

唯独在诗句中,你才能感受到他的悲、他的痛,他铺天盖地的绝望。

好梦不回,尘心成烬,枯山冻水寒天地,满目风雪皆是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坦荡:覆尽天地

唐·高骈《对雪》

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

如今好上高楼望,盖尽人间恶路歧。

雪花漫舞,如飞花般翩然,轻轻悄悄地落尽窗户中,落入窗边闲坐的诗人手心。

一片一片,给天地间覆盖上一层洁白,青翠的竹枝变得洁白如玉,险恶的歧路化作一片坦途。

人间多歧路,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只是走错一个方向,将面临什么样的境遇,给人生带来多么巨大的改变。

这一场涤荡人间的大雪,洗清所有的崎岖与污浊,将世界变成坦荡无边的洁白,乾坤朗朗、万物美好。

诗人多想像这大雪一样啊!能够尽情施展自己的理想与抱负,还天地清明,赠人间安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孤高:冷处偏佳

清·纳兰性德《采桑子·塞上咏雪花》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雪花之美,美在何处?是它的晶莹纯洁,还是它的玲珑精巧?

容若的答案是“冷处偏佳”,是出尘脱俗的空灵,是不畏寒冷的高洁。

它是冬日之花,却不像凡俗之花一样,需要扎根于泥土,需要人们精心的呵护。

以六出之姿,以莹洁之色,以轻盈之态,在天与地之间开始了一场短暂却唯美的流浪,美得惊心动魄。

人活于世,难道不也是如此吗?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活法,可以轰轰烈烈,可以平平淡淡,也可以和容若一样守住内心的自由与孤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温暖:对雪共饮

白居易《雪夜小饮赠梦得》

同为懒慢园林客,共对萧条雨雪天。

小酌酒巡销永夜,大开口笑送残年。

久将时背成遗老,多被人呼作散仙。

呼作散仙应有以,曾看东海变桑田。

寒雪夜、风雨凄,与老友相聚,小酌慢饮,促膝叙谈,有诗有酒,夫复何求?

喝到微醺处心境自在,谈到快活时开怀大笑,是人间烟火的温暖,也是自得其乐的欢喜。

一年的冬天,正对应人生的暮年,有人因年老体衰而悲哀,有人却因岁月沉淀而豁达。

正因为曾经历过沧海桑田的变化,才更无畏无惧,永远保持着坦坦荡荡、无愧无惧的少年胸怀。

岁月从不曾将他们打败,他们生得热烈、活得尽兴,面对流年消逝,也能大笑以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深情:悯农怜世

罗隐《雪》

尽道丰年瑞,丰年事若何。

长安有贫者,为瑞不宜多。

世间最深最广的感情,大概就是对人类和天地万物的悲悯之情吧?

人人都说“瑞雪兆丰年”,孩子们笑着打雪仗、堆雪人,大人们备好美酒佳肴、围炉煮酒,都希望雪能下得更久一些,更大一些。

罗隐却说:长安城里还有很多贫苦的人,这大雪即使是祥瑞的征兆,也不应该太多了。

是啊,世界上有贫有富,有“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的富贵乡,当然也有“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的卖炭翁,故而才有杜甫眼中“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惨烈对比。

有悲悯之心的诗人,总会看到他们的悲苦酸辛,梦想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温柔:雪落钗头

孙道绚《清平乐·雪》

悠悠飏飏,做尽轻模样。半夜萧萧窗外响,多在梅边竹上。

朱楼向晓帘开,六花片片飞来。无奈熏炉烟雾,腾腾扶上金钗。

宋代女词人孙道绚的笔下,雪花极尽轻盈柔美之能事。

它悠悠然、飘飘然,轻盈自在地飞舞着,偏爱落在清冷高洁的梅花和竹叶间。

它翩然飞入珠帘,被熏炉的青烟暖化,化作融融暖雾,萦绕在佳人的金钗上。

古来写雪诗词无计其数,无一首能在细腻幽微处胜于此词。字里行间,不悲不喜,却写满了对雪花的欣赏与怜惜。

整首词仿佛一片落在笔墨之间的雪花,令人甚至不敢大口喘气、大声叹息,生怕惊碎了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惨痛:雪夜悼亡

李商隐《悼伤后赴东蜀辟至散关遇雪》

剑外从军远,无家与寄衣。

散关三尺雪,回梦旧鸳机。

冬已暮、天正寒,诗人千里迢迢、翻山越岭,去往蜀中谋生,却又被大雪阻在途中。

一袭薄裳、一路风霜,孑然一身,羁旅天涯,这样够冷够苦吗?

李商隐说:不够。天寒地冻、积雪三尺,这样的寒冷又怎能冷过“无家”的内心呢?

他在寒雪残灯里枯坐到深夜,满心都是刚离世不久的亡妻,醒着时想的是再也没有人会为自己准备温暖的冬衣,睡着时梦里也只有她在织锦机边忙碌的身影。

世间最痛莫过于生死相隔,那梦境里一点微弱的温暖,哪里能够抵御雪中孑孓独行的凄寒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清寂:雪晴人闲

郑燮《山中雪后》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

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

冬日的清晨,能让人心甘情愿地离开温暖的被窝,大概只有雪后初晴的美景了吧?

雪花落满山头,初升太阳的光芒,透过淡淡的白云,仿佛也透出几分寒意。

房檐下滴落的雪水凝成了透明冰溜,梅花的枝条被冰雪冻得澄澈,迟迟没有要开放的意思。

这样呵手成冰的日子里,即使没有梅花傲然、没有炉火温热,即使无客来访、无友相会,即使只能与内心的清冷孤寂为伴,但只要能平静淡然地面对一切,眼中自有一番非同寻常的好风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忧愤:国恨难休

向子諲《阮郎归·绍兴乙卯大雪行鄱阳道中》

江南江北雪漫漫,遥知易水寒。同云深处望三关,断肠山又山。

天可老,海能翻,消除此恨难。频闻遣使问平安,几时鸾辂还?

绍兴五年(1135年),南宋朝廷排除千难万险进行的北伐战争,却以失败告终,徽宗也被囚死。

这一年的冬天,诗人冒着大雪行走在鄱阳道中,眼前是从沦陷之地河北流淌而来的易水,水中仿佛还带着北方凛冽的寒气。

地冻天寒,阴云密布,江南江北皆风雪,山外更有重重山。世间似乎总有数不清的艰难险阻,阻碍着收复失地、统一河山的梦想!

面对眼前的困境,向子諲说:即便是天能老去、海能掀翻,要消除这亡国的愤恨千难万难!

然而,词人和无数有志之士难以尽表的沉痛和忧愤,换来的却是朝廷“遣使问平安”这样轻飘飘的表面文章,两相对比,怎能不令人心寒齿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数千年来,咏雪的佳作层出不穷,绝不止这十首而已。

周紫芝的“北风何日挂驼裘,长啸灞桥驴上雪”,踏雪寻梅觅诗情;

张九龄的“不辞山路远,踏雪也相过”,深情厚谊、情致殷殷;

张孝祥的“雪月最相宜,梅雪都清绝”,意境清丽脱俗到了极致 ;

岑参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幻化出了传唱千古的诗境;

当然还有最大气磅礴的“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与雪有关的佳句,你最爱的是哪一首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