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方片的病房,加代说:“不着急,养几天伤。等伤好了,哥送你走。”方片咕咚一下跪在了地上。加代一把扶住方片说:“片吧,按理来说,你跪下给哥磕头,哥也能受得起。但是哥们之间不允许这样。你听哥话,站起来。”

方片站了起来,加代把门关上了。方片说:“哥,我方片别的没有,有条命,有点本事。从今天开始,代哥,你叫我干什么,我干什么,你叫我把谁销户,我就把谁销户。我一分钱不要。我就听你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片子,你认为代哥来救你,来办这事,让你平安地走,是为了你的价值?是为了将来利用你吗?代哥不缺人。虽然代哥身边的兄弟没有你这么厉害,但哪个也不差。我想说什么呢?你贤哥活着的时候,我和他是哥们,你是他的兄弟。你贤哥不在了,我拿你当弟弟。喊了一声哥,不是白喊的。你落难了,走投无路了,你把电话打到代哥这边,说明你从心眼里认可我。代哥心里有数,我能帮就帮一下。如果实在帮不了,你也不能怨代哥。既然今天帮你办成了,就不存在那些了。什么叫兄弟?兄弟是相互包容的。”

加代接着说道:“如果有一天代哥落难,你混好了,你也会帮代哥。哥们处得是情,处得是义。哥不要你打任何人。如果愿意走,上南方,自己以后躲着点。如果不愿意走,我给你安排个地方,别过东躲西藏的日子了。片啊,有的时候哥也想过,你挺可怜的。别人不心疼你,代哥心疼你。哥给你找个地方,不管怎么说,让后半生活得像个人。别人不人鬼不鬼的了。代哥能帮的就这么多。不说别的,这辈子既然投胎成人了,成为朋友,成为哥们儿,代哥尽自己所能。下一辈子你我不一定能认识。”

方片红着眼圈说:“贤哥把我当兄弟,你拿我当兄弟。我不能跟着你。哥,你这番话我记一辈子。哪怕我明天死了,我变成鬼魂保佑你。代哥,你得平安,你得长寿。我这辈子在这条道上回不了头了,我不能像丁健马三、郭帅活得那么精彩。哥,我见不了光了。哥,我哪儿也不去,我回长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加代一愣,方片说:“哥,你别管。我他妈回长春找赵三去。哥,你看着,我这个定时炸弹,我就在他妈赵全身边炸了。哥,谢谢了。”方片给加代鞠了躬。

加代说:“不是,你......”

方片说:“哥,你别管了。我马上收拾行李,晚上我就走。其他话不说了。”

加代示能阻挡方片的选择。方片离开以后,没有直接回长春,一直达打听赵三的消息。

加代摆事的第二天,尹森找了一大批人到长春收拾赵三,但是赵三跑了。桑越春出面,就差给尹森跪下了,答应让赵三赔五千万。

赵三在长春请吃饭,桑越春作陪,尹森从大连带了一大批社会过去。赵三当众赔礼道歉,敬酒,把五千万的支票放在老尹跟前。桑越春说:“老尹啊,红林就是我的亲弟弟,你真要把他怎么样了,等于要我的命。”

看在桑越春的面子以及五千万的份上,老尹放了赵三一马。

过后,老尹也打听了加代,听到最多的是仁义,但是到底有多牛逼,没人能说得清。

一次徐老大带着徐老五一起陪老尹吃饭时,老尹问:“老五,我们现在也没仇了,你跟尹哥说句实在话,加代到底多硬?”

老五说:“你不是问了不少人吗?”
“他们都跟我说仁义,但是有多硬都 说不出来。”

老五问:“那你想听哪种的?你想听点简单的?”

“简单的。”

老五说:“那我就简单给你形容一下,你相信光吗?”

老尹顿时觉得CPU温度高了起来,赶紧擦了擦汗。老问:“简单吗?”

“简单,特别简单。老五,过两天把加代喊来,我请吃饭。钱我不能退回去,但是可以一起研究点买卖。”

“行,我过两天约。”老五说道。老尹其实是个挺好的人,挺讲究,挺讲理,后来跟加代处得关系很不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赵三和老尹的事处理后半个月左右,方片回长春了。赵三一看,“哎呀,兄弟,你让三哥担心死了。那天晚上我给你打完电话之后,我的心疼死了。片啊,三哥对你这份心能知道不?”

“三哥,我都明白。从今天开始,我就守候在你身边,寸步不离。三哥,你叫我干谁,我就干谁,我再也不走了。”

赵三哈哈一笑,“三哥要的就是你这句话。片啊,一辈子兄弟!”

“三哥,一辈子兄弟,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要想别人对你真心,你先对别人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