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香港《经济日报》等多家港媒消息,恒大许家印香港山顶豪宅遭接管,现趁香港“撤辣”标售。第一太平戴维斯大中华区行政总裁李伟文表示,获接管人命独家代理招标出售香港布力径10号E洋房。物业为一幢三层独立大宅,配备私人花园及室内升降机。实用面积约4933平方英尺。物业以现状出售,截标日期暂定为2024年4月22日。据悉,项目市场估值约5亿港元,每英尺逾10万港元。

报道称,恒大许家印早年买入山顶布力径10号的3间洋房,在出现财困后,其中B号屋已经于2022年末遭债务代理人接管,当时市值约8.8亿港元,其后接管人委托代理行出售,但最终因未达意向价而收回,其后3间洋房亦先后沦银主(法拍屋)。

据悉,许家印把布力径10号C屋及E屋抵押至财务公司欧力士,再加两间离岸公司担保,合共借贷8.21亿港元,而其中一间担保公司与前妻丁玉梅相关。

港媒:许家印前妻向亲生儿子许腾鹤追讨逾10亿港元

恒大集团创始人许家印前妻丁玉梅2月26日入禀香港高等法院,向许家印次子许腾鹤追讨折合逾10亿港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早年许家印和前妻丁玉梅的合影

入禀状称,根据原告与被告于2020年6月16日签订的贷款协议,被告未有在约定还款日向原告人还款,因此原告向被告申索港币7.3248亿元,当中包括贷款本金港币5亿元、利息港币4500万元及每日逾期利息港币逾18万元;美元4097万元,当中包括本金美元3000万元、利息美元270万元及每日逾期利息美元827万元。(星岛日报)

此前报道

许家印“配偶”丁玉梅为加拿大籍,二儿子许腾鹤曾负责过恒大财富

(2023年)9月28日,中国恒大董事会主席许家印因涉嫌违法犯罪,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但因此前的“技术性离婚”争议,市场担心他的“配偶”丁玉梅是否已分离许家印的资产远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在本次公告许家印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前,他的二儿子许腾鹤(Peter Xu)已经被带走,而丁玉梅已在“境外”。

每经记者查询香港公司注册处信息发现,丁玉梅持有加拿大护照。9月29日晚,每经记者以公民身份咨询国家移民局服务热线了解到,如果是持有加拿大护照,肯定是先入籍,但是否已经注销中国国籍或户籍,需要到具体相关部门查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记者查询香港公司注册处信息发现,丁玉梅持有加拿大护照 图片来源:香港公司注册处

财报显示,2021年度,中国恒大总资产约2.1万亿元,而总负债为2.58万亿元,净资产约负4731亿元;2022年度,中国恒大总资产约1.84万亿元,总负债约2.45万亿元,净资产约负5991亿元。

二儿子深度参与恒大众多事务

许腾鹤近年来参与恒大系事务众多,且均属于管理层职位。他担任恒大集团珠三角公司董事长多年,也负责过恒大财富的重要工作。

9月16日,“深圳南山公安”微信公众号发布案情通报,近期,公安机关依法对恒大金融财富管理(深圳)有限公司杜某等涉嫌犯罪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8月31日,恒大财富官微发布公告称,因公司资产处置进度不及预期,未获得资产处置资金,公司无法开展本月兑付,后续兑付安排公司将另行公告。

多位恒大前员工告诉每经记者,许腾鹤担任恒大集团珠三角公司董事长期间,珠三角公司可以不受区域限制在全国范围内拿地,但其个人并未有特别突出业绩。

许腾鹤主持恒大集团珠三角公司时,在嘉兴做过一个代表项目,其营销策略就是持续烧钱投广告,“开盘三年,到2021年中就去化了30%,之后就转给各家中介做包销。”

2021年12月,据海外媒体报道,许腾鹤在出售洛杉矶日落大道一套价格1250万美元的豪宅。2022年年底,许家印还挂牌出售旗下伦敦超级豪宅Rutland Gate(拉特兰门)2-8a,价值约20亿元人民币。

许家印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是今年7月4日,他当时主持召开恒大足球俱乐部管理会议。2023年以来,许家印的两次露面与发言均通过恒大足球方面。

“配偶”丁玉梅持有加拿大护照

8月14日,恒大汽车一笔战投公告引发公众对许家印婚姻状况的猜测。许家印公开的配偶丁玉梅,在协议中却被表述为“独立于本公司及其关连人士的第三方”,她还持有中国恒大已发行股份总数约5.99%。

这一度被市场猜测许家印夫妇已“技术性离婚”。

每经记者发现,在恒大物业今年6月延迟刊发的2022年度报告中,仍将丁玉梅称为“许太太”,且其持有权益的身份表述为“配偶权益”,与许家印、Xin Xin(BVI)Limited(鑫鑫公司)为一致行动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恒大物业2023年6月延迟刊发的2022年度报告中,仍将丁玉梅称为“许太太”,且其持有权益的身份表述为“配偶权益”

但在恒大物业2023年中期报告中,已经没有“许太太”或“丁玉梅”的字眼。

通过离婚,丁玉梅可否在财务上与许家印进行分割,规避债务等问题?

此前8月16日,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杨登基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条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名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所以,丁玉梅不仅作为许家印的配偶或“曾经配偶”,而且还是其创业路上的得力助手,即使他们解除婚姻关系,也不能排除他们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生产经营背负的夫妻共同债务,难以做到彻底隔离风险与规避债务。

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1982年,许家印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河南舞阳钢铁厂工作,在那里认识丁玉梅,二人在第二年结婚。多年来,丁玉梅几乎从未在公开市场露面。2018年12月,许家印、丁玉梅夫妇高调返回河南老家,回到太康县高贤乡聚台岗村,这也是丁玉梅的首次公开露面。记者查询香港公司注册处系统发现,好邦股东是英属处女岛(BVI)注册的佳能企业有限公司。

据报道,好邦持有山頂布力径10号E座屋,这处豪宅被抵押借款,佳能企业有限公司、Xin rong Limited(开曼群岛注册)还是贷款的额外担保人。彼时,许家印频繁被传出售或抵押其个人资产,布力径三处物业分别被抵押给中国建设银行(亚洲)和财务公司欧力士亚洲资本有限公司。

记者查询香港公司注册处信息发现,Xin rong Limited控股天欣控股有限公司,而“丁玉梅”在天欣控股有限公司担任股东,相关注册资料显示,“丁玉梅”持有加拿大护照。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XinXin(BVI)Limited、丁玉梅、许家印于当年11月25日合计卖出12亿股中国恒大股份,每股平均价格2.23港元,套现约26.76亿港元。

今年上半年,恒大实现收入1281.8亿元,毛利98亿元,期内经营性亏损173.8亿元,非经营性亏损(包括诉讼、土地被收回、股权处置及资产评估减值等其他亏损)150.3亿元,所得税开支68.4亿元,净亏损合计392.5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