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父亲是军人,所以我小时候就住在部队的家属大院里。

部队家属大院就是一个来自五湖四海的联合国,又是八卦大本营,天热大家在屋外乘凉,各地的轶闻趣事哪家的婆媳吵架夫妻不和,从国际国内大事到针头线脑鸡毛蒜皮,就没有什么事能藏得住。

某一天,他们开始议论一位姓齐的老太太:对门二婶又生了个女娃娃,家里好几个孩子忙不过来,所以请老家的婆婆过来帮他们带孩子。这位齐老太太梳着一个“巴巴”头,就是圆髻,一丝不乱,穿件青色的夏布衣服,整个人干净利索,但是面黄肌瘦的,眼窝深陷,说是老太太,其实感觉不出多大年纪,我上学时有时候也碰到过,她不太爱说话,只望我笑笑算是打招呼。

每次我经过她身边,总感觉怪怪的。她们说怪怪的就对了:这老太太会“过阴”。“过阴”是北方的说法,就是能和已经死去的人沟通,人死之后化为鬼魂存于世间,会过阴的人可以让鬼魂附在自己身上,死者的家属就借此死去的人沟通。

过阴这东西历史上就有,汉武帝的时候,他很宠幸李夫人。李夫人死后,汉武帝对她思念不已。方士李少翁,说他能招来李夫人的魂魄,他在夜间设置了帐幕,点亮了灯烛,请汉武帝在另外的帐幕中远远地望着。只见有个美女在帐中,像李夫人的模样,来到了篷帐中坐了一会儿,又起身走几步,汉武帝却不能走近仔细看。

汉武帝更加悲哀伤感,为此作诗词道:“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婀娜,何冉冉其来迟?”这就是成语姍姍来迟的来历,不过据说李少翁是个骗子,他根本不会过阴,他是用皮影子戏,用个假人糊弄了汉武帝。

可是齐老太太不一样,据说只需把你想找的人生辰八字告诉她,她就能让对方上身,说起活着的事情,分毫不差。齐老太太本来是帮带孩子的,拗不过大家答应了过阴。

最先找齐老太太过阴的我家邻居叶阿姨,她的父母健在,也没有什么至亲去世,只是有个表姑,因为家里没女儿,从小对她很好,过世没多久,叶阿姨老梦见这表姑,还跟活着的时候一样来她家看她,于是她去找齐老太太看看。

结果她到处说太灵了,“我表姑说,你看你,天天打麻将,还喜欢赢“绝张子”,要不是我经常帮你看着,你哪里能赢钱了”。冯科长就笑她:这灵什么,谁不知道你爱打麻将,这话谁都会说。冯处科长是保卫科科长,部队转业的,当然不信这个。

叶阿姨说,不是呀,你不知道,那个口气,跟我表姑一模一样。两个人争来争去,就有点急了,冯处长就说,他要去过次阴,揭穿齐老太太的真相。

大家都去看热闹,我妈说我太小,容易丢了魂,不能看这些,但是这么大的热闹,我哪里舍得不去,偷偷钻进人群里看齐老太太怎么过阴:她家屋正中已经清空一大块地方,摆了个条桌当香案,她点上一排白色的蜡烛,又点上一把香,在一个铝盆子里烧了一大堆纸钱。过了一会儿,似乎有风,又似乎是冷气蹿过来,就见蜡烛的光左右摇晃,齐老太太开始自言自语,好像在和人说话,又过了一会,齐老太太突然几步冲过来,把冯科长一把抱住,放声大哭起来:

我的儿呀,我对不起你呀,几岁就把你丢下了,让你受那么多苦,那个女人心好狠呀,下这么狠的手打我的儿呀,一边摸着他的后脑勺,一边哭,这么大的个疤,好狠的心呀。

再看冯科长,一个山东大汉中年人,也抱着齐老太太哭个不停,我正看得起劲,被我妈揪着我的小辫子把我扭回家了。

后来听人说,冯科长请的是他的妈妈。冯科长五六岁亲妈就去世了,他爹娶了个后妈,后妈虐待他,不给他吃饱还天天打骂,有次生炉子熄了,后妈抄起捅炉子的炉条,狠狠抽在后脑勺上,头都打破了,留了个大疤。人家看他可怜,十四岁的时候帮他改了年纪偷跑出来当兵了。

他是北方人,当兵辗转来到了千里之外,平时也没有提过家里的事情,被齐老太太一勾起往事,也伤心不已。这事越传越神,影响也大了,最后部队开了大会,告诫要管好家属不要搞封建迷信。于是二婶把齐老太太送回老家去了。

这是我十来岁时候发生的事情,我到现在都没有明白,齐老太太到底是真会过阴,还是演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