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老沈一

一老沈一

网易号

关注
189粉丝
0关注
1820被推荐
IP属地:北京

作家,代表作《激励、活力、凝聚力》

11枚勋章

20次获得编辑精选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今存《尚书》是不是伪书?

    7小时前
    图片
  • 从“王”到“玉”——区别性,是汉字“进化”途径之一

    1天前
    1跟贴
    图片
  • 别动辄吐槽中国古天文学和历法——不是古人不行,是我们懂得太少

    2024-06-13
    1跟贴
    图片
  • 舜的功绩有哪些?

    2024-06-12
    图片
  • 了解下——中国旧石器时代简史

    2024-06-11
    图片
  • 《尚书·尧典》所记尧之“敬授民时”和陶寺遗址观象台 《尚书》,是目前所知最早的上古政典遗文,其首篇便是《尧典》。
    此篇开卷即讲到了上古先民的观象授时制度——帝“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 帝尧命羲、和二重臣敬顺昊天,观测并推算日月星辰运行之规律,敬记天时、以授黎民。 文中还说到,帝尧还分命羲仲、羲叔、和仲、和叔分管春夏秋冬四季,采用“偕日法”观测春分、秋分、夏至、冬至时刻伴随日升日落的东西方地平线的星辰,并依照“冲日法”观测“二分二至”位于南中天的“四仲中星”云云。 尽管如前所说,《尚书》是目前所知最早的上古政典遗文,但其以上内容显然不是有关中国古天文学的起始记录。不过无论怎样,透过此文,可知上古甚或远古先民很早的时候就已建立成熟的古天文学体系。 所谓“偕日法”,即先民最初采用的观象授时方法——观测恒星的“偕日出”和“偕日落”;“冲日法”,则指先民在确认了“子午线”之后以此为背景,观测不同季节那个恒星位于南中天。 然而,此二法的前提,都是须在掌握了测量太阳运行的“立杆测影”方法基础上才有可能。 距今4200年前后的陶寺遗址的考古成果,验证了上述结论。 陶寺遗址,位于山西临汾襄汾县,北距尧都区20公里左右处。 根据考古成果,对应文献记载,加上当地人文遗迹和传说风俗,此遗址与自古所称的“尧都”高度吻合。 《尚书正义》:“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 《左传》孔颖达疏、《帝王世纪》、《通鉴外纪》、《纲鉴易知录》《历代帝王年表》等,皆有尧都平阳之记载。 “平阳”,为临汾古称。周成王之帝叔虞封于此;三家分晋后,韩国都平阳;三国时为魏平阳郡;西晋永嘉三年,刘渊建汉都平阳均为此地。 陶寺遗址分为早中晚三期,早期距今4300-4100年,可与传说中的帝尧时代之时间段相吻合。 以陶寺遗址为中心,向外放射性散布各种有关帝尧的传说和相关遗不遑多论。 最值得关注的,是陶寺遗址发现了相当于帝尧时期的观象台和出土了“立杆测影”的圭表。 陶寺古观象台立有13根夯土柱。通过柱子之间的缝隙,可以观测对面崇山的日出方位,并由此确定季节、节气,以安排农耕劳作时令。 考古和天文工作者通过现场实测,发现通过这个观象台可以测定包括冬至夏至(二至);春分秋分(二分);春夏秋冬之始(启、闭)等共20个时令。 就是说,“分至启闭”八节,通过这个观象台皆可测定。同时,还可确定种植粟、黍、稻、谷的时令,以及此地最热最冷的气候节点。 专业人士认为,此观象台还包括测定重要祭祀日期的功能。见下图二。 另外,陶寺遗址出土了石质水平仪、垂直校正仪和圭表圭尺。其与古观象台相得益彰,对于测定节气时令具有重要作用。见图三。 陶寺遗址一期,发现了六座同一规格的最高等级大墓。或者这正是延续200年的这段历史中的六位“帝尧”。 “帝尧”,或不仅指一人。 同样,《尚书·尧典》篇,明显是将帝尧作为“天帝”或“上帝”来看待的。 这体现的,是上古先民敬天尊祖的传统。 实际上,古代先民的观象授时实践,肯定也要比距今4200年前后的帝尧时代,更要早上四五千年。
  • 想过没,黄帝干嘛叫黄帝

    2024-06-08
    1跟贴
    图片
  • 天文一号着陆三周年之际,来聊聊古人眼里和心中的“火星”

    2024-06-07
    1跟贴
    图片
  • 中国农耕始祖的考古学视角

    2024-06-06
    图片
  • 端午节,《梦华录》和苏轼词

    2024-06-05
    图片
  • 简说甲骨文与天文天象有关之字——古天文学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源头 和朋友聊起汉字始造之时与天文天象有没有关系。
    其实不用说,不仅有关系而且关系大得很。 比如甲骨文的“日”“月”“星”,显然是天上太阳月亮星辰的象形。 “云、雨、雹、雪、气”等亦是——或象形或指事或会意。 而且极易区别、不会搞混——甲骨文“雨”,是纷纷而落的雨滴;“雹”,是冰凌从天而降;而“雪”,飘落的则如羽毛。 不知道殷商时候,有没有“鹅毛大雪”的说法。 甲骨文的“旦”,上日下口。金文中,下口多“填实”,遂被认为象日影。然其为太阳出生而天明之义无疑。 “朝”,是月亮将落而太阳尚在在草丛中欲升;“暮”,为太阳又回落于草丛。 “昃”,是太阳正午开始偏西,甲骨文为日旁一个歪斜的人形,一看便明其义。 “昏”,在殷商是傍晚时刻,早于“暮”,契刻为“日在人下”,或人下有一点。所以,《说文》讲“昏,从日、氐省”,“氐者下也”。“氐”当为“底”之初文。 总之,甲骨文“昏”或会意或指事——日头已在人所站地平线以下。 当太阳再次升起,甲骨文作“昱”,后来假借来“翌”字,是第二天。 第二天的开始,是“明”,在甲骨文里,为月尚在而日光透窗。 以往过去的日子,则称作“昔”。叶玉森先生生在《说契》中讲,甲骨文“昔”字上面“即古灾字”“乃象洪水”“古人不忘洪水之灾,故制昔字,取谊于洪水之日”。 此说多被赞同。不过,何尝又不是“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之义。 殷人一定极重视观象授时之立杆测影,甲骨文中有“圭表”的“槷(臬)”子,又有“甲”字——或为“+”或为“田”,表示的是根据长期观测日影变化而确定“二分二至”及“东南西北”四方。 殷人认为,“四方”有神为“四风”,是祭祀的重要神祇——甲骨文“风”与“凤”同字,或是假借或为因崇尚玄鸟所致。 殷商历法中,一个“历日”包括日和夕。甲骨文“夕”字,不用说,是由“月夜”之“月”省变而来。 “月”,在甲骨文中,不仅表示天上的月亮,也作为历法中表示二十九天的小月和三十天的大月——太阴纪月。 殷人对于确定太阴月的长度“朔策”,显然是相当下了功夫的。尽管甲骨文“䩗”字,是否西周晚期出现的“朔”字初文,还难一锤定音,但其是西周描述月象“霸”之本字,当无疑问。 而且,“晦朔”相连,甲骨文有“晦”字,也证明了其时对“朔策”的关注程度之高。 甲骨文中,尚未见表示新月初明(每月初三)的“朏”字,卜辞证明殷商历法也未以“朏日”为月首,而就是日月合朔的“晦朔”之日为月首。 “旬”,是甲骨文中很有创意的一个字,既表“十日”,又与“天干”一轮回相合。 殷商以“干支”纪日。除去“十天干”,“十二地支”当为每一新月“朏日”的伴星之象形。 郑文光先生在《中国天文学源流》一书中,有详细考证。他认为,“十二支”非殷人所创,“发明权”应归属夏人。 还有,甲骨文“龙(龍)”字,为东宫苍龙六宿(后来成为七宿)的象形,学界内几无不同意见。 毋庸置疑,古天文学,是中华文明包括汉字的重要源头。
  • 古代的“赏赐”“赏锡”与“加九锡”

    2024-06-03
    图片
  • 夸父是“立表测影”的英雄,而非“妇孺皆知的抗旱标兵”

    2024-06-02
    图片
  • 先秦古人如何算圆形周长——《九章算术》的“开圆术”和圆周率 从距今约6000年前的红山文化牛河梁方丘和圜丘来看,当时的古人,绝非“拍脑袋”随便设计建造的。
    作为祭祀天地的最高等级祭坛,牛河梁方丘的边长、圜丘的周长,都极有讲究——经过了精心计算,既遵“九九之术”,又尚“十之数具”。 而且,证明当时的古人已懂得“根号二”的开平方,还基本掌握了计算圆周之法,尽管还不够精确。 关于圆周率的“π”值,先秦古人曾徘徊于3-4之间。牛河梁圜丘的计算“π”值,应该接近4。 但这也是极其了不得的成就。 《周髀算经》和《九章算术》中,取“π”值为3,这无疑是一大进步。 来看看《九章算术》卷第四《少广》中的“开圆术”例题,其“π”值即为3。 原文—— “【一七】今有积一千五百一十八步四分步之三。问为圆周几何?答曰:一百三十五步。 【一八】今有积三百步。问为圆周几何?答曰:六十步。” 译成白话—— 今有面积1518又3/4(平方)步,作为圆形,问其周长是多少?答:周长为135步。 今有面积300(平方)步,作为圆形,问其周长是多少?答:周长为60步。 如何计算,原文说—— “开圆术曰:置积步术,以十二乘之,以开方除之,即得周。” 译成白话—— “开圆术(由圆面积开方求周长的算法)”:将圆面积乘以12,开平方求其根,即得圆周之长。 计算此题的先决条件,是取“π”值为3。 依此条件,按现代方法计算,其结果亦为135步和60步。见下图二。 《九章算术》,最早由曾任秦朝旧吏后为汉高祖朝重臣的张苍,搜集先秦“算简”整理编纂。 所以,仍以3为“π”值。 东汉张衡,将圆周率确定为“3.162”。 三国王蕃,进一步计算为“3.155”。 魏晋时的刘微,在整理《九章算术》时,在《注》中提出了新的计算圆周率的方法——割圆术,其值近似“3.14”。 之后,南朝何承天又计算得出“3.1428”的“π”值。 稍晚于何承天的祖冲之,“一飞冲天”,“独绝文远”,不仅于在天文历法、机械制造、文学音乐等等方面成就卓著,在数学上更是一骑绝尘。 他将圆周率之“π”值,计算到小数点后第七位,在3.1415926和3.1415927之间,并提出了圆周率的两个分式——22/7(约率)和355/113(密率)。 祖冲之的圆周率成就,被称为“祖率”,精确度延续了千余年,15世纪才被阿拉伯数学家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 中国先秦古人首创了“开平方”计算——《九章算术·少广卷》例题

    2024-06-01
    图片
  • 中国古代有没有哲学——《说文》中可见的先秦古人之“认知体系”

    2024-05-31
    1跟贴
    图片
  • 以“妇”或“婦”的字形来说解“妇”字本义,大概率会不得要领 网上不少文章通过拆解“妇”或“婦”的字形,来说解这个字造字之初的本义,而且争论不休。
    这大概是意义不大的事情。 甲骨文里有“妇(婦)”字,极像篆体的“女+帚”。 于是,《说文》里,对“女+帚”做了一番解释。 可惜的是,许慎无缘见到甲骨文——甲骨文的“妇”,或是类似“女+帚”,或就是“帚”。这个“帚”,卜辞里还用做“归(歸)”义。 甲骨文“妇”字,是郭沫若1933年破译,并迅速为学界所承认。 郭氏于《卜辞通纂》及《古臼刻辞之一考察》中的这一成就,大大推动了甲骨学中关于对商代“诸妇”或“妇某”的研究。胡厚宣、陈梦家、张政烺、钟柏生、宋震豪等等一众学者,共统计出,卜辞中“商代诸妇总数达到204位”。 徐义华在《甲骨刻辞诸妇考》中说,“妇”在殷商,“并非专指商王的配偶,如果将诸妇看作一个团体,那么这个团体的构成是复杂的,他们有王的配偶,如妇好、妇妌等;有诸侯大臣的配偶,如望乘妇、亚侯妇、师般妇等;也有诸子的配偶,如子宾妇。也就是说王、诸侯大臣、诸子的配偶都可以冠以妇称。那么妇这一称号,应当是对拥有较高社会地位的女子的一种称呼”。 这是关于卜辞中的“诸妇”,经历约七八十年考证后的成果。 甲骨文中的“妇”,是一个高等级贵族女子的集团——这是用《说文》的“妇,服也。从女、持帚,洒扫也”所不能解释的。 卜辞可以证明—— 殷商之“妇”,具有“王妃”及“世妇”一类的社会身份,是“高贵”认定的“称号”。 当时的“诸妇”,参与国家大事,包括但不限于王朝的祭祀和占卜、狩猎;参与商王朝的对外战争,领兵打仗;参与甚至主掌政务、外事、管理农业、主持重大建筑建设、负责大宗贸易等等事务。 顶级的“某妇”或“妇某”,如妇好、妇妌等,还可受商王“诸妇之封”,类于或高于对诸侯的封赏,包括土地、臣民甚至可以有自己军队。胡厚宣先生统计,卜辞记载的“诸妇之封”者达六十四人。 这也是与“妇,服也。从女、持帚,洒扫也”之义所悖逆的。 许慎在《说文·叙》中讲到了“笔意”和“笔势”。 他认为,古文(比篆体更早的文字)“厥意可得而说”。这个“意”,即“笔意”,就是更古之人造字之初的“笔画意义”。 他又认为,汉字形体不断变化,笔画日趋约易,加以书法取资,致使原有的“笔意”漫漶不明,已不能单纯依靠字形来分析其意义了,这就是“笔势”。 “妇”字,应该就是如此。 甲骨文“妇”字,或有“女”或无“女”,但皆有“帚”字。说明“帚”字非常重要。 然而,甲骨文的“帚”,或用于“妇(婦)”或用于“归(歸)”,丝毫没有洒扫的“帚”义。见图二。 徐中舒先生说,这可能是古代某种植物,篆体“帚”的上下,不过是甲骨文原字之讹,成了上“彐”下“巾”。 这是很可能的——甲骨文原字,本为商族很珍惜甚或崇拜的一种植物,用来代表高贵女性,于是有了这个字。 发明篆体的周族,对商族很不以为然,自也不会喜欢这种植物,反而将其制作成打扫庭除的“帚”,也就有了篆体这个字。 而且,商代自武丁之子即位后,女性包括贵族女性的地位大大下降。至周,以男性为世系的血缘继承制度周密建立,女性地位进一步下降,《说文》所说的观点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许慎在《说文·叙》中,讽刺了以隶书字形解说字义的现象,如“马头人为长”“人持十为斗”“虫者屈中也”“苛之字止句也”等等,认为是“未尝睹字例之条”,也就是弄不清笔意、笔势乱讲。 不幸的是,他本人对“妇(婦)字”的解读,很可能也犯了类似的毛病。
  • 忽必烈为何选择建都北京?

    2024-05-30
    图片
  • 看看先秦古人交易牛羊猪过程中的“三元方程”算法。 数学,一定是在生产生活实践过程中发展起来的——比如,市场交易,都要算账。
    《九章算术》卷第八,即收入了买卖之中的典型例题。 原文—— “【八】今有卖牛二、羊五,以买十三豕,有余钱一千。卖牛三、豕三,以买九羊,钱适足。卖羊六、豕八,以买五牛,钱不足六百。问牛、羊、豕价各几何?” 译成白话——如今有人卖牛2头、羊五只,用以买13头猪,还余下1000钱。卖3头牛、3头猪,用以买9只羊,钱正合适。卖6羊、8猪,用以买5牛,就差600钱。问牛、羊、猪的单个价格是多少? 原文—— “答曰:牛价一千二百;羊价五百;豕价三百。 术曰:如方程,置牛二、羊五正,豕十三负,余钱数正;次,牛三正,羊九负,豕三正;次,牛五负,羊六正,豕八正,不足钱负。以正负数入之。” 译成白话——答:牛价每头1200钱,羊价每只500钱;猪价每头300钱。算法:按照“方程术”。列出牛的头数“+2”、羊的只数“+5”,猪的口数“-13”;余钱数“+1000”(放于右行)。其次,列出牛的头数“+3”,羊的只数“-九”(放于右行),猪的口数“+3”;再其次,列出牛的头数“-5” (放于右行),羊的只数“+6”,猪的口数“+8”;不足钱数“-600” (放于右行)。用正负算法来计算。 以上计算方法,与现代将牛、羊、猪单价设为“x、y、z”,列方程组,然后计算是一致的。见下图三。 前面说到了,数学一定是在生产生活实践过程中发展起来的——第一,小国寡民、自给自足状态大概率不行,只有在古代中国这种“广土巨族”条件下才有可能。第二,必须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水平,生产生活都有了对数学计算的客观要求才有可能。 让人奇怪的是,有些人见不得说中国好,说古代中国的长处也不行,总要千方百计挑些毛病,总要想方设法证明外国也有。 如果是某些西方人,这样做大可理解,可偏偏个别中国人也是这样。 这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你难道不是生于斯长于斯么?即使能证明某些方面古代中国不如西方,你也变不成白皮肤呀? 网上不难见到这样的人。 所谓“不问立场,只看事实”,西方不顾事实、只讲立场地抹黑中国还少吗? 我们可以大度,绝不妄自尊大,但自信自豪不能没有——没办法,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历史悠久、从未中断的文明。 现在已经够低调了。 尤其是,绝不能妄自菲薄、数典忘祖——甚至“数西方之典”,“忘自家之祖”。
  • 先秦古人如何解“线性方程”——《九章算术》给出了方法和步骤

    2024-05-29
    1跟贴
    图片
正在载入...
正在载入...